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布朗山还有这样一处原始村落  

2009-06-10 15: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朗山还有这样一处原始村落 

胡玥

 

(右一陈俊,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

曼班三队,中缅边境深山中一个只有17户人家67口人的拉祜族寨子,它是那么的小,小到我们在地图上很难找到它,但是在行政区划上,它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布朗山乡曼囡村委会的辖属,距布朗山乡政府驻地45公里,可是,陈俊他们一行须涉过10条河翻越了19座大山才抵达。

 

曼班三队又是那么的原始。原始到全村没有一人读过书,只有4个人会说些磕磕巴巴的汉话;寨子不通水电,也没有一条路通向外界

 

陈俊一次又一次带领着他的官兵不断给他们送去衣物被褥药品盐巴婴儿食用的奶粉还有山外边各种各样他们见所未见食所未食过的食品…… 

陈俊近身去看每一户人家,大多人家,一家老老少少八九口人就那样密密地挤在一个窄小的草窝棚里,他真想领着那一家又一家的老老小小,一起走出这原始状态的贫穷和落后,去见识大山以外的文明富强与繁荣……

飞翔的陀螺

胡玥

在陈俊的眼里,这布朗山上的每一棵树木都有自己的天空。它们即古老又年轻。它们,广阔,无垠,深邃,远大。鸟居于其中,从任何一棵树出发,都能置身于它们想要置身的树上。置身是一件自然而又洒脱的事情,自然的就如雨雾,溪流,青青的山草彼此的一种融和在。

鸟儿在我们看得见以及看不见的树上唱歌,说话,然后,像树的一个梦,在漂飞的云絮和蔓青的山草间飞翔。

风就泊在溪里,像一条懒懒睡去的船,被溪水推着,载着花香,在阳光细碎的照耀里,一漂一摇着。

这样的时候,总会有花仍开在无人的境地里,若尘世之中一个寂寂的梦。

它们绽在溪水很难接近的山畔或是崖边,奇异地绽在。而那香氛却又是在山林的万般寂静里漫漫地泅开,若中国画里的水墨在纸背上的有层次的那种透,由浓而淡,及至泅到澄明的空气里。

浮苹沉醉。天目纯白,清浅处露着石子的山。逶迤的山水翻越无尽的山石之后,最终落进沉静。沉静,是不需要再开花的花,也是无需再结果的果。它们,就在那儿。

陈俊看见小的小孩站在老的老人身旁,他们看看得见的茅草和泥士,也看雨和雨后的彩虹,茅草的房子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全部世界:茅草有时会在有风的夜里被风吹跑,他们就躺在没有灯盏也没有衣被裹身的木板或是席草上,透过没有屋顶的天空看星星和月亮,那是他们在黑夜里惟有的光明。那些老的老人有一天会离他们而去,他们的离去就像树上早早晚晚总要飘落的叶子一样,他们也不认为那就是死,而是被风刮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了。生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生就是一粒种子被风刮到了泥土里发出芽子。

一株小树在春天里生长,树心洁白。

陈俊站在离他们的不远处,他是看见了他们内心的洁白的,可是,他的心,就像山顶上的云彩和云彩绞结不清的纠缠,有一些厚重的阴影和痛像山一样压下来。

这儿,曼班三队,中缅边境深山中一个只有17户人家67口人的拉祜族寨子,它是那么的小,小到我们在地图上很难找到它,但是在行政区划上,它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布朗山乡曼囡村委会的辖属,距布朗山乡政府驻地45公里,可是,陈俊他们一行是涉过10条河翻越了19座大山才抵达的。向导岩香儿,曼囡村委会支书,是惟一一个曾经进到过寨子里和村民有过交流的人。

它又是那么的原始,原始到超出任何一个面对他的人的想象:全村没有一人读过书,只有4个人会说些磕磕巴巴的汉话;寨子不通水电,也没有一条路通向外界,过日子所需的盐巴物品要步行3个小时到曼囡村委会去拿。村民的衣服几乎全靠扶贫捐赠,晚上睡觉并非从来不用被子,而是根本就没有被子,从小到大,他们就躺在铺着草席的楼板上……

寨子里的人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陌生人。他们心怀惊惧和疑惑四散着逃开去,跑得动的逃到有掩蔽的树木山草石间,跑不动的就躲进茅草屋里,透过草隙,他们看见每一个人都像一棵会走路的树,因为他们穿着树皮一样的东西走走停停着。

日后,他们知道那不是树皮而是迷彩服。

日后,他们渐渐热爱上了迷彩服和穿迷彩服的这一群人。他们还记住了那个肤色晒得跟他们一样阳光的西双版纳边防支队支队长陈俊,是那个叫陈俊的人一次又一次带领着他的官兵不断给他们送来衣物被褥药品盐巴婴儿食用的奶粉还有山外边各种各样他们见所未见食所未食过的食品……

陈俊近身去看每一户人家,大多人家,一家老老少少八九口人就那样密密地挤在一个窄小的草窝棚里,他真想领着那一家又一家的老老小小,一起走出这原始状态的贫穷和落后,去见识大山以外的文明富强与繁荣……

陈俊真想做这样的尝试和努力,可是,他知道这仅是他的一厢情愿,生于斯长于斯的这儿山寨的村民,他们再穷也愿守着祖辈留给他们的这片贫穷和落后。他的民警告诉他,为了给村民们履行低保手续,需要给每一个村民办理户口簿和身份证,边防派出所特意将采集相片的设施搬到通车的村委会,然后进到山寨邀他们出来配合派出所采集他们的照片,可是他们谁都不肯离开自己的寨子,于他们,寨子里的许多老人,从出生到死亡,他们没见过跟自己的一生有关的那些证件,从不知出生证结婚证身份证和户口本跟他们的生活和生命有什么关系,他们更愿意像大山里的树木和花草那样自然地活,自然地死去。后来,还是请村支书岩香儿以约他们出来喝酒为名,才将寨子里10名村民“骗”出来,顺利采集了相片。
受了以喝酒为名“骗”村民出来办身份证的启发,陈俊有了一个彻底改变村民意识的计划:既然村民喜欢喝酒,就经常带着酒和食品去将村民“骗”出来,让他们感受到现代文明的生活,再把他们整村搬迁出来扶持发展。

长期以来,寨子里的村民只会种一些旱谷和靠采摘野菜为充饥,但年年的雨季里,大人小孩不得不扎在一堆忍饥挨饿度日如年。

二次进曼班三队,陈俊聘请了3名精通拉祜语的翻译,以便跟村民有一个良好的沟通和交流,这一次,他带领了一支八十多名边防官兵的队伍,每个人都身背肩扛着,为村民们送去了锅、碗、茶壶,陈俊期望从生活用具开始改变村民落后的生活方式;为了改变村民们靠天收旱谷的生产方式,他们同时还送去了锄头、砍刀等生产工具。

曼班三队的原始和贫困,使每位近身走进曼班三队的边防官兵的心灵都受到了强烈震撼,那一次临别时,他们默默将身上所带的全部钱款凑起来,一共4800元全数捐送到村民手中,他们知道这点钱于深陷于贫困落后生活里的村民们起不了多大作用,但生命和生命不再隔着那十条河十九座大山,从此以后的岁月里,他们,跟他们的支队长陈俊一样,生命中多了一份惦念也多了一份难舍难分的牵挂。

在许许多多的一个人的夜晚里,陈俊常常看见站在茅草屋前空洞而又空茫地望着他的那些个孩子们,他想,孩子们,他们应该有一条通向教室的路,他们应该在无尘的阳光和风里像千千万万如他们一般大的孩子们一样读书习字,有一天,他们应该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他们有权利明白和懂得什么是活着以及为什么活。

但是,有时候,他也常常陷于忧虑和矛盾中。他一方面倾尽全力加紧奔波,把他所了解的曼班三队那个原始村落的一切及时汇报给各级党委政府,以期通过党委政府并集合全社会的力量使陷在贫穷落后境地里的村民们早日融进现代社会的文明进程里,另一方面,他真怕在这个过程中会丢失掉许多宝贵的东西。

他无法忘记那一次进寨子,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整一个村子的人,站在宁静的天地间,面带平和、幸福和快乐放飞他们手中的陀螺。

小的时候,在福建的老家,小孩子们聚在一起在地上抽陀螺,北方也有把这件玩事称作是“抽汉奸”,这是属于小孩子的一种玩法和游戏。用木头削制的陀螺在平坦或是坑坑洼洼里完成它们自己的旋转再旋转,总会有那么一刻它们会被一些石子绊倒或是由于自身的乏力而不得不停下来,中止一轮的旋转。小孩子们会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抢救或是延缓那正在旋转着的陀螺的倒或是停……虽然谁都知道不可能有永远旋转的陀螺,可是,小孩子总是希望这不可能的事情能够发生。

让陀螺在天空上飞翔是陈俊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事。而且全村无论老幼都像孩子一般仰脸看着他们自己放飞的陀螺,阳光就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每一个的脸上都好像正升起了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他们的眼睛单纯明亮,也许他们都做过飞翔的梦,那一刻,看见从自己的手中放飞的陀螺在天空上飞,他们满足而且陶醉:陀螺的高度就是他们幸福的高度,幸福是什么?幸福是单纯快乐,明丽,幸福是简单。简单到哪怕那陀螺一刻就从天上跌落,然而,它们飞过。那是他们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