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北川啊北川  

2008-11-12 15: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是醒转  死是安眠

中国作家重访灾区采访团在北川中学的废墟上.

从左至右:张宏杰 刘兆林 北川县委宣传部部长郭志武 胡玥 袁敏 赵玫 马小淘

夏申江 范党辉 郁葱 邰筐 武翩翩

大雨中的北川中学

被泥石流淹及的北川老县城

 

胡玥

窗外有风,鸟儿在枝叶间自由地来去。在这明丽的秋日午后,我总会产生一些错觉拟或是幻觉。那个小男孩独自一人在墙跟处玩儿。他将山石摆成锅和灶,把树枝放在灶底下,假装烧。然后,他将新鲜的湿土和雨水用小手揉捏了又揉捏,将它们捏成泥小鸡或是泥小鸭混在一起玩耍。看上去,独自一人他并不孤单。

高高的青石台阶上,坐着一个忧郁的少年,他的目光停驻在那个墙根儿处,小男孩已转过了身子,面朝着他,后退着小身子,紧贴墙根立着,不望他,望天。

天空纯静,无风无尘,有大鸟飞过。

而女孩也是独自一人。她就坐在临窗的那个座位上,女孩儿十五、十六?教室里一个同学都没有,他们都去了哪儿?她不知她们都去了哪儿。时光漫流,她的笔尖却停驻在那个小小的日记本上,日记本的纸页上有隐隐的山和水,每一纸页上都印着“你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我是你身边的河床。”

河水清洌,映照着一个女孩子姣好的睡眠。

这是幻觉吗?还是我的梦?它们一直就这样跟随着我,从北川,到北京。

我知这幻觉并非始自今日。

9月26日,暴雨,洪水,泥石流。任什么也没能阻挡中国作家重访四川采访团向着北川的行程。北川,在暴雨之中,在洪水之中,在泥石流的一而再而的冲刷和掩埋里……雨雾迷茫,河岸边的田地里,站着凝止不动的人群,他们雕塑一般身子和脸朝着一个方向,我朝着他们身子朝向的方向看,河岸边上,陈列着逃过地震的劫难却没能逃过暴雨洪水泥石流劫难的乡亲……暴雨哗哗着,洪水滔天,我们站在山石之端,默立,无言,像雨中那一块又一块心里有泪的石头。在许许多多人的转身离去里,有一个人,一直不肯转身,伞就在他的手中,他却任雨从头浇到脚……天地之间,人,雨,泪水,花草,都是相通的一脉又一脉,我看见他从怀中取出一束鲜艳的花朵,俯身放在了雨石之间,每一朵花儿都朝着北川县城的方向。我听见他说,这花儿是献给我妻子的。我的妻子是八月十五的生日,刚过去没几天……她,就在北川老县城里……就在青山之下那一片草石之间……

跟我说话的人是北川县宣传部部长郭志武。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是低低的,平素而无泣声。好像他的妻子正在睡觉,他怕声音大了会吵醒她。他,要让她安睡。

我知花儿终会凋谢,而芳香留在,我知人时会尽,而爱却像这草石里的草石,素朴恒常永世相依……

回转身的一条路通向北川中学。暴雨更加浓稠密集,北川中学就在不远的前方,可是,我的腿就像被万千暴雨的腿给捆住了,每向前迈动一步都是艰难。我无法透过雨看清前方,稠密的雨雾似一道又一道冰冷厚重的帘幕,我必须穿过并撕开一道又一道的冰冷和厚重,而即使暴雨在瞬间就停息了,所有的冰冷和厚重即时消散,我知我还需跨越最后一道沉重,那就是我的心:我的心一直都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废墟、倒塌、钢筋、水泥、断砖、碎瓦、碴玻璃,还有望天残存的空洞的窗支架,曾经,那窗里有着怎样鲜艳活泼的青春世界?玻璃窗上曾经映照过怎样的欢笑欢聚以及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向往?那么多的青春那么多年轻的生命那么多青春的渴望和热情,它们全在一瞬间碎了散了被毁掉了?他们曾经是这个世界的风云雷电雨石花鸟鱼草木,他们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阳光空气水,是不老的青山不衰的大树,是生命的一场又一场延续啊,他们,是我们也是世界的未来和美好,我们这些活在的人,万难面对他们戛然而止的全部未来和美好啊!

我的身外,大雨仍然下着,可是,我听不见一点雨声。仿佛真的有一种神奇的力将雨声人声嘈杂声喧闹声以及不远处洪水的滔滔声全部隔绝阻断了。世界突然就沉在一片大寂静里。

我看见了一只好看的红鞋子。平绒的布面,红是山枣色的那种红,红的通常红的沉实红的素妍而不扎眼,百纳的鞋底儿,一针一线都是浓厚细密,一双粗糙的手,一双经年操劳磨有厚茧的手,一双为母亲的手,顶针顶过针脚,针尖借力穿过浆得梆梆硬的鞋的底衬和里儿衬……万树绿了,万花开了,这是又一个春天,一双红鞋子又做成了,她站在自家的半山坡,看着穿着红鞋的她的好看的女儿从山道上一路温暖地走进学校……我的身后,就是学校的那个大门,我看见了许多穿着百纳鞋的女孩儿背着书包从外面向里走着,我想真切地听见布鞋底踏在砂石上的摩挲声响,可是,一切都悄没无声,连手掸过衣服都没留声息,好在她们都衣着整洁,面色光鲜,一滴雨水都不曾侵染,大雨,的确是她们身外的大雨,她们在天之上,没有什么可以再摧毁再侵染到她们!

在红鞋子的旁边,有一只被压挤得扁曲的无法再还形的白色喝水瓶。我把它从雨泥里捡起来,我的幻觉就是在这一刻生成的,我看见了那个小小的男孩子,他独自一个人在墙根儿处玩,而那个坐在高高的青石台阶上的少年就是那个小男孩儿的长大啊。他有一双忧郁的眼睛,即使他去了那样高的高处,他仍然忧郁,他转头看我,看我手里的那个喝水瓶,那是他的喝水瓶?虽然它已经扭曲变形,可是,瓶身上有他的指纹掌印,瓶口处有他的唇温齿热,生命曾经的流转在瓶水之间……我看着那个少年,用心跟他交流,我问他,你没有去过北京对不对?他向我点头,是的,北京,打小我就一直向往,想长大了考进北京,可是,终没有去成……

我说,好,我要把你带到北京去,我要带着你坐上汽车坐上飞机,然后,我要把你带回我的家,让你看看北京,让你跟我一起享受北京的阳光和空气……

这时候,我听见有人喊我:嗨,快过来,这儿有一个日记本。

招呼我的是中国作协创联部的副主任夏申江,作家采方团此行的带队副团长。他站在倒坍的钢筋水泥间,正将一本混成泥样的日记本搭救出来,好在,它有严实的一个塑料皮外壳,里面的纸页和文字丝毫无损,日记本的第一页记着一个日期是2008年4月6日,那第一篇日记记着这样的话:真悲哀啊,他真的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了,互相看都不看一眼,突然觉得自己为了PQJ跟他绝交真是不值得,算了,绝都绝了!

接下来,“等待,在时间的对峙中等待。等待,是为了他人选择你,而不是你选择他人,若他不会被流言所攻陷,那他就会在尚未明了时走近你……那些再见,究竟是告别,还是再一次见面呢?”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日记本。本子上没有留下名姓,我们无从知道她叫什么,可是,我们读懂了她的生命里正在发生的爱情。爱情,一个多么美丽的字眼,它就发生在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的生命里,这便是一件最美丽的事情,虽然这爱情就像春天大地上的一粒种子刚刚滋出的细芽,虽幼稚青涩但却鲜嫩,鲜活充满生机。爱有牵扯有纠缠有揪心的伤以及痛,有忧郁有烦恼有妒忌怨怼无言的悲与恨,爱,有缘与无缘有喜乐也有无奈和挣扎,可是,爱,也是一个人的长大,我在最后的纸页间看见了这个女孩子的长大:我觉得我们挺好的这样挺好分开挺好距离挺好字迹了草挺好说脏话挺好活着挺好死去挺好永不超生挺好爱你挺好恨你挺好记得我挺好忘了我  也挺好。

女孩静心地把一份爱放下了,把一颗心放下了,把一份若花朵一般的少女的温馨温暖和芬香留在了这有山有水的纸页间,也把一份无私广大的自我超越一并放下了,我看见她将笔插进本芯里的那个平静平常的姿态,她就那样一直看着她苦苦挣扎过的爱碾转着经历了这么多的时日被发见并被交付到我的手里,然后又一直看着我将她的爱带在身边带上飞机一直带回我的居处,她才安然安心地伏在没有一个人打搅的大教室的课桌上睡去了。我相信她的睡里一定会有一条清澈的小河,她做了那条清澈小河永远的岸。

如今,我静心地生活,静心照料着我从北川中学的废墟里带回的男孩子女孩子生时惟有的遗祉以及爱的信物……我没有见过他们,可是,我却时常想念他们。想念,是死去的人和活在的人彼此能够往来的一个通道。我在这一条通道里洞见了生者的死也洞见着死者的生。每一个活在的人都将会死去,每一个死去的人,都曾经活在。善待生,即是善待死,善待死,也即善待生,如此,活着的人才可静心地活在,死去的人才可静心地死去。天地日月斗转星移,物华天泽,生命流转,没有生,也没有死。

生是醒转,死是安眠。

我愿离我们而去的孩子们在天之灵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