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回望是有灵魂的  

2008-08-29 13: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说明:抗日战争时期,尽管四川是居于抗战后方,但仍有30万川军出川抗战,300万壮丁奔赴前线浴血奋战,为八年抗战做出了特殊贡献。《回望》是建川博物馆里抗战博物馆系列之川军抗战馆中的一幅图片,照片中的勇士们,无一生还。2008年4月28日,我随中国作家采风团一行参观了坐落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的“建川博物馆”。站在历史的这张照片前,站在他们的回望里,心生震撼和感动。感谢张明远给我拍摄下这张照片。

回望是有灵魂的

胡玥

时光老旧,黑白交映。黑白都是淡淡的。一个隐约的有月光的晚上,隐约的草,隐约的树林,它们,是一群人默不做声的隐约的背景。默不做声里,却似有生命鲜活的心跳,还有轻重缓急粗重不一的喘气和呼吸,风像夹着尾巴的小狗,从人群的背后尾随而至,草以及树叶子发出被风触碰着的稀疏碎响,它们有先有后,杂乱而又无序地落进人心深处,在这静默的令人有些窒息的夜晚,每一声碎响,都是瞬息里的惊心一跳,它们快得连波纹里的痕都来不及留下就消散了,像一个梦景叠加在另一个梦景之上。

这儿,真像一场梦。许许多多的人的梦的集结场。梦里的他们面影模糊,17岁?18岁?19岁?20岁?密密的草绿色的青春啊,多像一棵草紧挨着又一棵草,一棵掩住了另一棵,看不出谁比谁年长,也看不出谁比谁更年青。

人影婆娑啊,草木律动。草木一岁一枯荣,而他们,没有谁再次回到这里,也没有任何一双脚印留在草木丛中,只有回望,这众多如一的惊人相似的回望,奇迹般地留在了历史这面黑白分明的墙上。

我知道一面墙是白的,我知道一场战争早已经结束,我也知道,这是过往岁月里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他们,没有留下姓名,也没有留下我们今天可以寻查到他们的任何线索,因为谁也没能活着回来。这是他们对他们身在的世界最后的回望:这回望,长短不一,有的人,也许只回望了一分钟,有的人,也许仅仅回望了几秒,是谁在瞬间按下了他们回望的快门?使得每个人的回望在瞬间即成为历史的一场永恒?

我知道,这回望,是穿越了万水千山的,青山在,水长流,而他们却早已成为时光中的一种飞逝;这回望,是穿越了与亲人的难舍难分和对故土的依恋的,情深,意重,心长;这回望,还穿越了与日本侵略者搏杀的战场和生死壕沟,阴阳已有隔……

我还知道,我以及众多的人,也都在他们的回望里,许许多多的人,就在我的身后,当他们跟我一块站在这回望里时,所有的喧嚣就像水滑进了更深的水,只有幽深连着幽深:寂静,凝重,哑然。

我在他们的回望里站了很久,泪水一遍又一遍湿过衣襟,我是一双目光又一双目光地寻睃过去的,我不知,多年以来,他们生命里这最后的回望辗转经由过多少个地方?被积压或是被丢弃在历史怎样的一角?或许它们被夹在某一个厚厚的本子里,独对历史的一份空白,也或许它们被封存在某一个老旧的抽匣里,抽匣的锁头早已经锈死,蜘蛛或是虫卵从木头的缝隙爬进爬出,有的就趴伏在他们望不见天日的回望里,也许它们跟无数的资料和案卷堆在一起,脸上蒙积着厚厚的尘埃……

当我站在这片密密的回望里时,我在心里感念那个叫樊建川的人将他们的回望从历史的喧嚣和遗忘里找出来,安置他们到这儿。安置,就是给他们的灵魂找一个落脚的地儿,让他们的灵魂安歇。我相信回望也是有灵魂的。我就是被他们眸光里令我们无以为躲的干净、单纯的灵魂所震撼,无论历史是背身还是转身,灵魂一直活在。我甚至忘记我自己身在的是建川博物馆,我只想一步一步地走近他们,我甚至听见了在他们脚下不远处,有溪水的流淌,溪水的这一头站着我,有一座小木桥可以通往他们,我想就站在背后背着一顶斗笠的那个人的身后,用手触摸一下那斗笠是竹编的还是草编的,那斗笠,带着他们亲人的温度和温暖。我还想在每一个人的跟前站上一会,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回望有一个实在的落处:我愿意承接住每一个人递过来的回望,如果他们已没有亲人在世,我愿是他们在这世上众多亲人中的一个,因为,在我的身后,今天,明天和后天,还会有更多的人,在平凡朴素安静安心的生活里,心怀震撼和感动站在他们面前,亲人一样应接住这回望:侧耳细听,我好像真的听见了他们彼此细小的说话声,细小的就像夜里的草跟草轻轻的诉说……我闭上眼,生怕他们在这样平静的细语和低诉里走掉了。我希望他们一直就这样诉说下去,一直就站在原地,站到天亮,天亮以后,一场涉及生死的战斗或可避免?可是,出发的口令还是从我们根本望不到的前方一个人经由了另一个人,口口相传过来了,这出发的口令,就像平地里旋起的一阵旋风,迅疾地旋遍人群。什么样的风都可能在人群里造成小小的一片混乱或是骚动,人群在这片小小的骚动里整装待发的时刻,风丢下这一群人高旋自己到远天以远的天空去了。接下来,再无低声的细语,原地踏步的细细碎碎密密的声响像草追赶着草……他们走了,把自己绵延成静默的山脉,这匆匆的一瞥回望,还有这最后的一个背转身,就像是他们自己为自己留在这世间的墓志和挽歌。

我背转身离开他们的时候,看见大片的阳光正透过春天的葱绿从敞开的窗子照射进来。阳光是一点一点走进来的,一点一点地靠近,一点一点地汇积成片,普照到历史的这面墙上:阳光轻轻的、静静的、温暖地抚摸着每一个人的回望!

回望在渐渐里有了感知,血色,呼吸,生气以及活力。这阳光是他们在生前想见而没有见到的。

今天的阳光,多么和平,多么美好。

 

 

樊建川简介:樊建川,四川省政协常委,1957年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插过队、当过兵、教过书、做过官,后辞职经商.,创建建川博物馆, 2000年,他将10年收藏写成书《一个人的抗战》。他坦言,建馆目的———为和平收藏战争。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