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最爱的两位钢琴大师  

2008-06-23 10: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日一直在看侯玄同学推荐我的鲁宾斯坦 写的自传《我的青年时代》,令我震惊的不仅仅是这位钢琴大师的音乐才华和成就,而是他的文学天才,我甚至以为,鲁宾斯坦 一定是找了当时代的最有才华的作家代笔写了这部自转,当然,当我看完整部书,我彻底推翻了这疑问,因为,没有人可以替代得了鲁宾斯坦,也没有人可以胜任写他的自传!鲁宾斯坦就是最有才华的!他的文学才华一点也不输给他的音乐才华!听鲁宾斯坦的唱片,读他的《我的青年时代》,我会以为身在这尘世,灵魂已站在天堂的门口,什么都不必想,聆听,就是升进天堂了!
 
 
 在此,
转我儿子侯玄同学的一篇博文:
 
 
我最爱的两位钢琴大师
侯玄

    我相信,在任何一个热爱钢琴的人心中,霍洛维茨(Horowitz)和鲁宾斯坦(Rubinstein)在他们心中,都有着一份特殊的地位。

    

鲁宾斯坦

   

霍洛维茨 

    认识鲁宾斯坦要比霍洛维茨早一些,最初的一张鲁宾斯坦的唱片应该是肖邦的协奏曲,之前听过很多人的肖邦,也有很多我喜爱的演奏。可是当我听到鲁宾斯坦的肖邦时,那些从他手指下发出的音符瞬间征服了我。我有一种强烈而清晰的感觉:别人是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演奏肖邦,鲁宾斯坦则是用肖邦的方式演奏肖邦。

    鲁宾斯坦在音乐方面的天才是毋庸置疑的,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掌握一首作品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经常疏于练习,所以,在他的录音里能听到很多的错音,但这并不影响什么,因为他对音乐的那种极度敏感和热情远远比音符本身重要的太多了,他的音乐光芒四射,以至于几个错音也让人不以为然。人们会觉得,如果没有了那些错音,就不是鲁宾斯坦了。

   

    霍洛维茨是毫无疑问的大师,我也与他有着不解之缘,最早我看到他的唱片曾经不以为然的扔到了一边(参见《我爱那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他著名的在维也纳的音乐会录像我也漫不经心的每个曲子只听一部分。然而最后,我还是因为他疯狂的改编曲注意到了他。我在2001年克莱本钢琴比赛的录像上听到了他改编的李斯特第二匈牙利狂想曲,当时看来曲子中的那些技巧对于我是不可能被完成的,当全曲结束,我已经完全被那些极其繁复的技巧和最强音与最弱音的对比,以及极度激烈的节奏所全部淹没了。从那以后,我开始花了大量金钱和时间来找所有与他有关的信息,找来所有他的录音来听。

    霍洛维茨对音乐的处理非常细腻,同时他本身也是一个敏感的人,并且有最非凡的技巧,他的演奏中音量有非常令人佩服的对比,在他弹弱音的时候,你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当他演奏强音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要爆炸了一样!

   

    鲁宾斯坦和霍洛维茨相差近20岁,同时活跃在当时古典音乐的舞台上,他们彼此非常清楚对方的存在。当然,他们彼此是朋友,可是却总有一种说不清的隔阂。
    两位大师曾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有过一段密切的交往,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是知心朋友。但是鲁宾斯坦渐渐感觉到,他们之间存在着微妙的距离。鲁宾斯坦在自传里写到:“他对我友好,就像是君主对臣子的示恩,他只不过是用友好的态度对待我而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在使用我。一句话,他并不把我看做同他一般高下的人。”

    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这确实让鲁宾斯坦感到很丧气,因为其实在对音乐的理解上,鲁宾斯坦当然比当时的霍洛维茨要成熟很多。鲁宾斯坦说霍洛维茨向他表达友好的方式就是毫无难色的接受他的款待。当然鲁宾斯坦也说过很讽刺的话:“霍洛维茨当然是个大演奏家,而非大音乐家”。

 

    曾经有一度,霍洛维茨在我心中的地位要高于鲁宾斯坦很多,他的演奏能给人带来听觉上的极大快感,并且拥有无与伦比的技巧,能完成各种各样最复杂的技巧,在他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时,他那爆炸般的强音和水滴般的弱音(弱而明亮)让我完全着迷了,而且,没有任何人能用那么快的速度演奏那段著名的八度。

    然而现在,两位大师在我看来,是完全平等的。因为,技巧只是一部分,可以说并不是上升到内涵意义上的一种因素,它当然能让人感觉非常过瘾,然而往往内涵并不多。真正重要的,是演奏要能使人感动。在我聆听这两位大师的演奏时,激动的地方我会浑身感到一种震悚,仿佛一股暖流冲过了我的身体。而那些哀伤的部分,让我感觉仿佛看到了一望无际深蓝的海洋,我在海水里,永远在下沉,却永远沉不到底。正因为我在听两位大师的演奏时,都有类似这样的感觉,所以对于我来说,两位大师的演奏都能触动我的灵魂,那么他们又有什么高下之分呢?

相关博文链接:

 

我爱那个其貌不扬的老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23cbe010008g4.html

 

听郎朗的爸爸讲那过去的事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8bc2f0100ai9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