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赵刚:给逝去的人留一个永远的后窗  

2008-06-06 09: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生命中,给逝去的人留一个永远的后窗

胡玥

 

赵刚总是无力自拔地陷进一种境地:他常常忘了他现在身在的世界,他的心这时又游走于他已逃离了的那个世界中

(我去采访赵刚的时候,看见他正趴在窗子那儿独自一个人想心事,他在那儿站了很久,我们在他的身后实在不忍打搅,于是就在门外等, 摄影郝帆悄悄地拍下了这个镜头.后来他说,窗外的那座山,跟震前的龙门山真像.)

 

矿区的一个院落。微笑,挥手,和告别就像阳光里的一种叶子自然的飘动,有些微笑和挥手就站在死亡的前边,死亡以各种姿势和面目跟活着的人做着某种暗示。活着的人,无论如何看不透藏在这美丽世界背后的死亡。

微笑和挥手的人,是赵刚的上级也是赵刚的同事,李队长,还有一个民警赵刚叫不上名字,他们几乎是前后脚到的矿区。赵刚和老姜是早上8点半从自己的单位绵竹公安局汉旺分局出发,临走时,赵刚怕山上冷,顺手拎上一件警服外套就上路了,他们是来龙门山矿区检查爆炸物品,李队长他们是9点出发,他们的任务与赵刚他们的同又不同,虽然都是奔着检查爆炸物品工作,但,赵刚他们是检查物,而李队他们是检查赵刚他们的检查工作是否落实。

2点15分的时候,李队长他们要去下一个矿区检查另一组的情况,临走时,李队长说,你们俩个查的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一块走?赵刚和老姜那时正发现一处账有些问题,就说,你们先走吧,我们再核实一下!

然后赵刚出门,送李队他们走出院落,走到公路旁,他们彼此微笑着挥挥手,赵刚看着他们的车子开出很远,开进他看不见的山凹里去了,他返身回到了院子里。

午后2点多的光景,山峦显出倦怠的美和一种过分的安谧和闲散。赵刚在跨进办公室之前看见不远处一个矿工和他的妻子在院落里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像树枝上栖息的两只鸟儿,说着什么他听不清也听不懂。可是,这院子里有树有鸟有他们就显出一种美好。赵刚于是就不想进屋了。

他就坐下来,坐在门槛处,从外面的阳光里看赵刚的身后,赵刚的身后,房间里就像是一个黑洞,那黑洞隐约的还有人影晃来晃去,那是老姜,矿区里的肖副总和矿区的一个干事,而从屋里看外面,赵刚就成了明亮阳光里的一个剪影,是阳光和屋子中间的一个勾勒着明边的黑色剪纸。

远处的山峦如黛,赵刚掏出烟点上一支。屋子里的小干事正拆一盒玉溪烟的封条,他把封条撕下来往垃圾筒里扔,那个金色的封条还在空中飞的时候,赵刚感觉身子猛烈地摇晃起来,这时他就看见远处的山谷里哧地冒出一股黑烟,他的第一反映就是,弹药库炸了!这矿区里,那么大的黑烟,只能是弹药库炸了才冒得出来。而紧接着,他看见了石头在跳舞,看石头跳舞,是一件多么恐惧的事情,一人多高的石头,满院子地先是左右跳,然后,就是上下跳,跳过人的头,跳过房子那么高,这时候,赵刚才意识到不是炸药库炸了,而是地球这个混球炸了,地震了!石头和房子和人和山,左右晃不是太可怕,可怕的是上下的跳和晃,完了,一定是毁灭性的了。他冒出这想法的瞬间,他被迅速摧出七八米远,一道门,已经被震变了形,他一脚就踹开了那道门,身子一下子就被耸进去,进去后他才发现这是厨房,他真是晕了,他怎么能往房子里跑呢,不行,他得想法往外面冲。他看见外面有人抱着一棵树不停地喊他快出来啊。他怎么不想出去呢,可是,他的身子腿都不听使唤了,就像电脑的主机坏了,零部件也散了。可是,不知是哪儿有一股巨大的力又把他抛出去了,他以为这就九天揽月去了,而他睁开眼,恰被抛到抱着树的那个人的身后,大地在跳,树也在树,人当然不得不跟着跳,他本能地抱住抱树人的腰,这时他一回头,看见了他刚才看见的坐在院落里的矿工的老婆在二楼的转角,山上滾下的一块大石头正砸在她的头上,砸得脑浆四溅……

这都是转身之间的事,那个矿工,傻了一般看着他的老婆就这个样子走了。他想骂狗日的地震,龟儿子石头,可是,他的嗓子根本发不出声来!

赵刚,老姜,老肖,还有接赵刚他们来的矿区的司机,他们在石头的舞蹈里茫然而又机械慌乱地一起往公路上跑,这时候,矿坑里的许多矿工都仿佛是从地缝里冒出来的,一群大山里灰头黑脸的矿工们也一起往公路上涌,因为大山通往外面、外面通往大山,就只有这一条路,一条只能容一辆车身的狭窄小路。公路的边上还有一条河,可是,眨眼的功夫,不见了河,也不见了路,公路两旁原来的两列山脉不知在什么时间紧密地挨在了一起,把所有的人夹在更窄的缝隙里,他们仰头,那些石块就像天雨飘飘,就像雷声滚动,一刻不停地朝着如蚁一般弱小的人砸下来,什么叫天崩地裂啊,从小到大,谁不是从词典上看这个词的释义,现在,他们无需谁的帮助和解释,他们就身在山崩地裂里……在山崩地裂里的人,是多么的脆弱,多么的无助,多么的苍白无能啊,这个时候的人,有脑子也是无用的,这一具肉身在山崩地裂里全凭运气了,人啊,甚至不如一块石子,一粒沙,有处钻有处躲有处去,即使被埋被砸它们仍然沙是沙石头是石头。他们,每个人都像无头的苍蝇机械地,本能地抱头乱跑,往回跑:什么叫遮天蔽日啊,当赵刚回望所来之地,他什么都看不见了,浓黑的烟、尘,密裹掩埋和覆盖住了从前的全部山清水秀……世界翻覆,那个熟悉的世界已然消失,他们是被甩进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与世隔绝了的陌生的世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他们深恐,他们害怕,如果他们不想办法走出去,他们将成为与他们有过联系的曾经身在的有亲人有朋友的那个世界里的一个谜……

而,他的两个同事战友呢?他们,他们刚刚走出去10分钟,他们怎么可能逃过这厄运啊!他的心一抽一紧地疼和痛起来,刚刚还跟他微笑着挥手告别的两个人,顷刻之间,就成了一个无解的谜啊!

走出去,即使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也要试。可是,往哪儿走?怎么走?是一个人?两个人?还是这黑压压的一群,是两百?抑或是三百人?无论多少人,大家要一起走,死,大家就死在一起,生还,大家就一起生还。这个时候的赵刚和姜明全,没有想过他们身外的亲人们怎么样了,是来不及想,也顾不上想,因为他们知道并且明白,想也没有用。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逃出去,逃出死地而后才是真正的生还。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前路是生还是死。他们的面前有三条路,一个是往北翻两座山去北川,肖副总提出往北川平时只需半个小时,赵刚说你看看那两座山,还是从前的山吗?半个小时能出去那是活鬼!一个是往东北去安县,可是,安县路途遥远,不知得用多少天才能走出去,最后赵刚提议沿着河床朝清平乡走,这样最近,也不会迷路。

赵刚用对讲机宣布集体转移的决定,他说,工友们,你们要是信任我和老姜,你们就跟着我们一起走,只要有我们在,就有你们在!

赵刚在向着工友们宣布的这一刻起,他就再也不能把自己当作是一个人,几百人的命就维系在他的命里,他的命担当得起这么多条命吗?可是他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他赵刚现在并非就是赵刚,几百名矿工之所以信任他,把重生的希望系结在他和老姜的身上,是因为他和老姜是警察!

此后,赵刚和老姜,他们一个在前,一个断后,将这两百人,后来是五百人,最壮大的时候是800人,紧紧地护卫在他们生命的中央,引领着他们东扑西扑,河床走不通了,他们改走滑坡区,在滑坡区,巨石从天而降,赵刚只能把头藏在另一块巨石的后面,砸不着他算是捡命,砸着了就认死吧。三个滑坡区都闯过去是杨家沟,杨家沟过去是芳草地,芳草地,是一座山的山顶平坡,即美又令人充满期待,几天里,他们找不到一块平一点的地方放一下身子,他们白天在暴雨中走,晚上就在一块又一块石头上坐一下,烤烤湿冷的衣服和身体,吃山野里还能找得到的野菜野草和树皮。有时,他们刚刚走过一座山,那座山在他们的回头里,整座上翻倒垮塌了。他们已经不知道心悸和后怕了,有许多的人,实在没有耐心和耐力走下去,他们绝望中选择另择它路,许多的人永远再也没有走出那个陌生的世界。他们期冀找一块平整的地方休整一下自己,可是芳草地全裂了,裂成一个又一个崖壁,这还是矿工里的“钻山豹”们给提供的生死突围路线,本来可以不过那个导流洞的,现在,导流洞成为不得不走的一个险地,导流洞的水抹胸高,赵刚在里边站了12个小时,他要维持秩序,让大家有序地出洞,谁都不愿在冷冰的水里多待一分钟,可是,一旦乱了,洞外就是300米的悬崖,下了悬崖还有70米软梯,哪一个环节不慎,都是死无葬身之地啊……下了软梯还要渡堰塞湖,会游泳的都过去了,不会游泳的也不能丢下不管啊,赵刚他们就在湖水上拉一条高压线,将一个人又一个人运过去,山体不断地在滑坡,谁在最后,谁随时都有可能被埋被砸死,他只能把死留给自己。

在最饿的时候,有矿工偷偷给了他10粒黄豆,他一颗一颗慢慢地咀嚼,平时,谁吃这破豆子啊,可是,这时候,这豆子就是救命的豆啊。在生死未卜的8天8夜里,他还吃过最奢侈的一顿饭,有三个养蜂人,给了他几口蜂蜜,三四根面,十几粒米,那是他以为的这辈子吃的最好的一顿饭啊……

还有一次夜里,他渴得不行,下到崖壁下面掏水喝,上来的时候迷了路,他趴在岩壁上不敢动,他大声地喊,有人吗?四个矿工背着一个受伤的矿工的家属走过这里,四盏矿灯同时亮在崖壁的上空,那是他这一生见过的最温暖最救命的灯盏啊!

他在这8天8夜,不是没有动摇过,不是没有想到过退身出来,一个人走。可是啊,这些厚道朴实的矿工们,这些信任他不断给他以默默支持和帮助的老大哥们支撑着他,无论怎样也要坚守下来,坚持到最后……

在芳草地,他们看见了九顶山,山顶上全是积雪,有水源了,水在泥里,他们把野竹子砍下来,插进泥里,让水顺着竹子的管壁淌出来……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的酸痛苦困难都尝尽了!

接赵刚和老姜的司机一直不离左右地跟着赵刚,他说,你能坚持,我就能坚持。

最后,在赵刚走过了那个是生也或就是死的8天8夜之后,他的口袋里竟装着矿工们悄悄塞给他的许多根烟……

8天8夜里,赵刚的老婆和老姜的老婆徒步往他们所在的山中走着,死活也要找到他们。她们身背着矿泉水火腿肠一路走啊走,走到南磨沟就再也走不动了,不断能看见从山里逃出来的灾民,她们就把矿泉水和火腿肠拿出来分给他们,可是,每一个走过他们的人,都只喝一口矿泉水,只吃一口火腿肠,他们说,后面,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好多天没吃没喝了,省着给他们吧,他们的老婆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满面泪流啊!

赵刚和老姜活着回到了亲人和战友们身边,跟着赵刚和老姜的500多名矿工除了两名在导流洞里精神崩溃失常,其他的跟着他们的人都安全地一同走过了死,回到了生……

可是,从死里逃出来的赵刚没有心情为自己庆生,他忘不了他的两个战友最后的挥手和最后的微笑……在逃生的第四天,有一个水电站的工人跟他说,他看见过一辆被砸扁的车,按赵刚描述的模样,他说那个李大队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听说,那两个战友他们的家属跟局里说,如果能找到他们,如果条件允许,就地埋了……而如果,还要以牺牲民警的性命为代价,她们绝对不干,她们也不同意再去找了……

他实在无颜见那两个战友的家属啊!

这一生,这一世,他可能再也不怕什么灾和祸了,可是,他怕他是再也走不出失去战友的悲和痛了,走不出那最后的挥手最后的微笑最后的一场告别……

这一生,还有很长的路,他知道,无论短长,他都会在生命中留一个后窗在,他会时常停下来,站在后窗前,看看他的战友,他要让他的战友们永远停在后窗前那一片青山绿水里,他们微笑着,像阳光一样明媚的微笑着,谁也不许挥手,不告别。

就这样,让那微笑伴随着他,比他的生命还要恒久:像永恒的空气和水。

 

 

 北京军区医护人员正在抢救被困8天带领500名群众自救的警察赵刚(卫枫 摄)

      

我采访赵刚的时候,他始终沉在失去战友的悲和痛中.

                                                                                           

赵刚自幼随父母从东北迁到四川  棉竹市汉旺镇警官,他和战友姜明全5月12日正在龙门山深山里的一座磷矿上检查防爆物品,两个极其平凡的民警,被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阻隔在深山,他们以头上顶着的国徽的力量,拖着患病之躯,守护着500个惊恐的生命;尤其是,在饿了6天后,他们却把食品分发给500个村民,两人仅仅分食了一包方便面……

 

最新博文《梦是有温度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8bc2f0100af7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