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夜晚的寂静中有无数条路……  

2008-06-04 15: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晚的寂静中有无数条路……

胡玥

这夜有多深?在李跃进的眼里,花园是梦境,一个虚假的存在,众多的迷离灯盏的后边,是更黑的所在……

此刻的他坐在我们中间,目光盯在我们看不到的一个深邃处,用一支烟丈量着从这夜的寂静返身回到家的距离……

 

                            

我坐在他近旁的左侧,看见他的眼角蓄满了泪水,他努力隐忍着,隐忍着不让泪水在我们的面前掉下来,而他手中的烟雾不停地抖颤着,烟雾魔法一般,将他眼前的邃以及邃里的寂静撕开:一道门,就像黑夜里裂开的一道口子,灾难像闪电一样迅疾地重现……

北川的老城-----断水河------北川的新城------丁字口。他住在老城,他上班的公安局大楼在新城,这是他每天从家里到班上必要经过的地方。

在丁字口。突然间,他的车身剧烈地摇晃起来。发生了什么?车胎掉了?一定是汽车的轮胎掉了!他减速,车子还没有停下来,他发现他和他的车子已陷在四围房屋的垮塌里,高压线就像混乱的蛛网,将他和他的车子罩在其间,他惊恐了,他害怕了,世界发生了什么?其实他无法用惊恐和害怕表达自己,世界正在经历的是一场毁灭。毁灭!没有比毁灭更准的一个词形容他眼前看到的一切:地叫的声音就像地狱里的大鬼小鬼从油锅里爬到地面上来了,它们能量巨大,兴风作浪,卷起滾滾的尘土和沙石。何止是沙石,他看见了整座山上的石头像发疯的困兽张牙舞爪迎头砸来,它们不仅仅是要吞掉他,它们好像拼力一口就将他生长的北川吞没,吞不掉也要砸掉砸烂……

这时,天空像一盏摇晃不定的灯盏突然就被一只手给扯灭了:这是在2008年5月12的14点28分,世界陷进一片黑白混肴里,有那么一刻,世界还完全陷进了黑,陷进了浑浊、混乱和人世的分不清看不见……

又有那么一刻,天光放出了一道眩晕的亮,他努力打开被强力紧闭住的车门,他出来了,而在风中的他,就像一根草,随时都会被风吹到一个不可预知的黑洞里去,他也睁不开眼,他只能等一下,待他能睁开眼时,他更不知所措了:河堤崩塌,看不见地上的路了,他先是听见了哭声,叫声,然后才看见奔跑的人影,所有的奔跑都是没有方向的乱跑,因为世界已被扭曲了变形了,甚或是原本熟悉的世界即已消失,人能怎样?人出于本能,仍机械而又慌乱地要在消逝的世界上空抓住点什么……

这一个丁字路口在那一天的那一刻,永远地消失不见了,没有城,也没有路。他站在的地方,只是一个见证,见证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毁灭和灾难。

他在站在的地方,要多孤独有多孤独,他也想朝着没有方向的人堆里跑,他用手使劲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他要确认自己是真的还活在,他眼见的一切并非是虚幻或是错觉,其实,他宁愿他是突然生了一场病,一切都是病中的臆症和错觉,他拽自己衣襟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他身上穿着的是警服,他是一个警察,他低下头,看见了033068,这是他的警号,这同时,他想到了另一个警号033138,这是他的儿子的警号,就在午时,他还和儿子通过电话,他问儿子回不回家吃饭,儿子在电话里说,他在外边办事,不回家了!他们父子俩,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通一个电话,不管有事还是没事,这成为一个习惯。

儿子在老城的曲山派出所工作。他心中闪过一道念头,儿子,他说他在外边?他是出差了?儿子出差了!这是他给自己的眼前竖起的一道绿色的墙,也就是他心中所愿,儿子根本没在这一场灾难里,儿子,在墙的另一面,在绿色的屏障保护里……

他快步走到人群中,他高声地对着没有方向的人群喊,大家听我说,我是警察,不要乱跑,都站到空地上来!人群开始朝着他的跟前跑,他成为了没有方向的人们的临时方向……

安置好这样一群人,他便想法涉过废墟中的废墟,朝着自己的单位公安局的大楼寻去……

局长就在震裂的大楼前的空地上站着,他不断地招呼着,警察都到这边集合!

警察的队列中,有断了胳膊的,有扎了眼的,有被砸了头破了面伤口上还在流血的,大家都寻着组织集结在一起,做一切力所能及的自救与互救工作……

这城啊,哪儿哪儿都是废墟。任何的一片废墟里,都有活着的人的求救和呼叫,像平地一样的废墟,是几层楼高,也就是说,那些还活着的人,他们在几层楼的挤压里,等待着被救。而站在废墟外面的人,只能靠手挖,只恨自己这一具肉身是这样的无用脆弱和渺小,几天几夜都掘不出一个人来……

大雨滂沱啊,呜咽声遍地。

一座城,渐渐地,求救的声息弱了,渐渐地,陷进无声,最后,是默。

而活在外面的人,比死去的人,还要难受百倍千倍。

从前熟悉的邻家,友人,有的,甚至是一大家子人,就在救时的指缝间,互相的回应里,共同的呼吸中,悄没地走了。

一座城,一下子陷在寂里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死去的人,是梦想着醒转来世的人;而醒着的人,却不敢梦想眠。

李跃进从他身在的抗震指挥部里走出来,沿着上下错位高达六七十米高的公路上走走停停,通往老城的路全部垮塌了,不断地有山体滑坡,不断有大火从各处冒出来,他往儿子和家的那个方向望,一个民警跟着他,那个民警告诉他,在老城,他看见了他的儿子!

他不信。他认为儿子出差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可以供他加以确认的。所以,他在心里时常又修正一下,就是儿子也可能没有出差。但,没有出差的儿子就一定会像整座老城一样悄没地消失了吗?然后,他就问自己,儿子,究竟是出差了还是没出差?

直到,那个民警默默地递给他儿子的警官证,直到他得知这个警官证是那位民警从儿子的衣服口袋里找到的,他便不再问自己什么了。

他又回到了指挥部,他告诉局长说,有人见到了他的儿子。

他说话时,语气异常平静。可是,局长仍然听得明白见到是什么意思,局长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你去看一看儿子吧!

是的,他行走在了去看儿子的路上。他就像废墟上的一个虚影,空空的,在废墟的上面飘荡着,把没有的路走成了路。不断地就会看见一张又一张绝望的脸仰在废墟的某一个缝隙间,有残缺不全的手指高举在苍白的天空下,这是5月14日的16点多钟,他走在去看儿子的一段路程中,平时用十几分钟就可以走到头的路,这一天,他走了两个多小时,接近傍晚,他终于走到了老城的废墟上,老城已不在老城的位置,它被山推移了两三百米远,又被山顶离地面六七十米高,再被山掩埋住,老城成为一场不可寻觅……

他有家的钥匙,但已经没有家门了。他知道儿子派出所在这座城中的确切位置,可是,城都没有了,他参照什么可以找到儿子呢?

傍晚的天边剩下最后的一线余烬了。这时候,他看到了一辆被砸扁了的警车,他认识这辆车,是局里的一个民警开的,车号是571。他朝着这辆砸扁的车跟前走,离车大约有十米远的地方,他看见了儿子的遗体!

不,他不想说那是儿子的遗体,他看见了儿子。儿子是那么年轻,才25岁。就是因为年轻,所以他才跑得快,可是,四周全是房子,他无路可逃。他的手高举着交叉地护着自己的头,那是房子垮塌砸向他时的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他看见儿子的前胸全烂了,腰带也断成了两截,他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检阅着儿子,最后,他的目光停在儿子英俊的脸和带着血痂的额头上,颅骨很深很深地陷进去了,他轻轻轻轻地触摸着……

他心疼。

他是一个人走进老城的。他无法为儿子做什么,即没有力量把儿子背出废墟,也无力把儿子就地掩埋,他只能看看他,陪他坐上一会儿,说说话儿。后来,他在地上,儿子的遗体旁写上儿子的名字李宇航,多大了,警号是多少。最后,他把儿子的警号从胸前解下来,擦干净,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为儿子整整警容,向儿子默立了一会,折身融进了夜的黑暗中。

自此,李跃进是真正地孑然一个人融身进黑暗的孤独里了:他的妻子,他的70多岁的老母亲也都在这场大地震中永远地长眠在了北川老城的这片废墟中……

我知道,这夜晚的寂静中有无数条路,而哪一条,才能让李跃进再次找到回家的路呢……

 

(李跃进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 他的 25岁的儿子李宇航是北川县公安局曲山镇派出所民警。地震发生后,李宇航等8名公安民警被巨石和泥土掩埋。 除儿子遇难外,李跃进的母亲、妻子在大地震中被倒塌的建筑物掩埋,至今仍杳无音讯。)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