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汶川诗抄》引起强烈反响  

2008-05-28 09: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6月3日
星期
《汶川诗抄》引起强烈反响 - 胡玥 - mvhuyue的博客
 

灾难面前,诗歌成为全民“心灵火把”

本报记者 桂杰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08-06-03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去天堂的路/太黑了/妈妈怕你/碰了头/快/抓紧妈妈的手/让妈妈陪你走”——在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一首名为《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的诗歌第一时间在网络世界走红,被人们在博客上、论坛中、短信里四处传抄。与此同时,众多网友纷纷写诗哀悼震灾中的遇难者,歌颂抗震救灾中感人的事迹,表达灾难面前人们的爱与坚强、温情与希望。在网络中爆发的诗歌潮,成为这场灾难当中最温暖人的“心灵火把”。

    在这次诗歌回暖的过程中,不仅绝大多数诗人写了,许多本来跟诗歌没有关系的人也写了,夸张点说的话,几乎又到了“大跃进时代”“全民诗歌”的地步。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诗作从人们的心底涌现出来,而且在各种各样的媒体上发表出来。很多报刊都在第一时间出了抗震救灾诗歌专号或专辑,有的虽然不做专版,但也给了诗歌以相当多的版面,甚至是破天荒地刊登诗歌题材。除此以外,在网络世界,博客和一些诗歌网站的论坛扮演了最为积极而且迅疾的角色,即时地传播了诗歌,使人们的写作冲动相互感染、激励。

    一首抗震诗被点击600多万次

    平时极少发表诗歌的报刊、电台和电视台,这次也相继推出了为数众多有关震灾的诗歌。山东蒙阴县青年作家李世英于2008年5月13日晚10时写下《汶川,今夜我为你落泪》这首抗震救灾诗歌后,贴在了新浪博客上,被朗诵家雨音女士制作了配乐朗诵录音。该诗被中国播客网站和新浪网站推荐到首页,点击率达到600多万人次,并被三十多家报纸转载、二十多家电台及电视台朗诵,影响之大,让作者始料未及。

    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群众参与到诗歌创作中,诗歌也第一次发出如此响亮的声音。

    诗歌不仅被创作,而且在行动。诗歌最大限度地跟朗诵等表演艺术形式结合了起来,从北京到外省,各个地方、各个部门都在搞专题朗诵会,即便本来是别的主题的活动也被纳入这个主题,如5月17日在中国诗人俱乐部举行的散文诗朗诵会、5月19日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的朗诵会、5月25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的专题朗诵会以及5月26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两岸诗歌朗诵会,等等。电视和广播等有声媒体也在尽量传播诗歌的声音。

    诗人们不仅在后方看电视、写诗、读诗,还付诸行动。在中国作家协会组织的两个慰问团中,都有诗人的身影。中国诗歌学会还专门组织了诗人志愿者采访团,在副秘书长祁人的率领下到灾区奔波慰问。

    《诗刊》编辑部的编辑蓝野告诉记者,地震发生之后,由于投稿数量众多,他们的公共邮箱已经爆满,编辑部每天都能收到几百份乃至上千份诗歌投稿,还有很多稿件是用特快专递送达的。短短半个月,他们收到的抗震诗歌已经超过万首。与此同时,《诗刊》迅速作出反应,加班加点,一周之内推出两期8个版的《诗刊抗震救灾诗传单》,同时,把已经编好的6月号撤下,准备在6月份上半月推出《诗刊·抗震救灾专号》。

    而出版社面对灾难,动作也十分迅速。5月24日,由群众出版社编辑出版的《汶川诗抄》已经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首批2000本通过四川省新华书店捐献给灾区。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选的诗集《有爱相伴——致2008汶川》也已经面市。这本诗集从近二百首诗作品中遴选而成,分为“哀痛:生死不离”、“挺住:有爱相伴”和“感动: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三部分,共近60首诗歌。

    诗歌,惟有行动才有力量

    诗人潘洗尘在地震发生后,迅速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以及诗生活网站发表倡议书,呼吁“诗歌,也惟有行动起来才是力量,才是永远的爱!”

    潘洗尘说:“诗人曾是一个最富担当精神的群体,我们的先人屈原就曾‘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但不知为什么,今天的诗人们却似乎都失缺了肩膀,怯于担当甚至羞于担当了,好像诗人一‘担当’,就会偏离某种自以为是画地为牢的象牙塔了。殊不知,诗人远离了时代和社会,就像人类远离了空气和水。人一旦远离了空气和水就会变成尸体,诗人一旦远离了时代和社会也就变成了一个个干枯的‘死’人,死人又何谈创造力?这也就难怪今天的大多数诗歌会散发出霉腐气了。”

    他说,希望发生在以四川汶川为中心的这场我们本不愿意看到的灾难,能够激发出人们久囤于心底的爱与热情,但愿诗人们能就此走出狭小的书斋,忘掉个人的得失,把目光投向那些正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生命,以及灾难过后每个生命的复原与复苏。

    地震发生之后,亲临灾区的《诗歌月报·上半月》主编王明韵说,很多诗他都是在现场直接写在手机上的,是流着泪写的。他说:“诗歌在危难、悲悯的时候,能够传递一种感情,而人在这个时候最需要情感的慰问,诗人此时此刻是不应该缺席的。”

    北京电视台导演、主持人田歌5月27日临时策划并制作了《共荣绽放抗震特别节目》,该特别节目完全以诗歌贯串整场,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感染效果,创造了收视率的新高。田歌说:“约诗人作家写根本来不及,而网络当中遍地都是,这些诗歌都是我从博客上找的,有的是从中国军人网等网站上找的。这些作品都是他们从血液里面流出的情感。”

    “中国人的文化里,有一种诗教的传统,关键的历史时刻都会大量的呈现出来,起到物质起不到的作用。”《作品》文学月刊副主编、著名诗人杨克说,“灾难来临的时候,只有诗能够表达情感的沸点。比如美国的‘9·11’之后出了很多诗歌,现在很多人还经常聚集在一起朗诵,诗歌在此时能够起到表达内心、宣泄感情、抚慰心灵、相互关爱和支持的作用。”

    一次爆发,无力改变整体命运

    震后诗歌的爆发,也让人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关注着诗歌的兴衰和命运。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其时诗人们享受着明星般的待遇,各种诗歌刊物的发行量也大得惊人。但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商业经济的日益高涨,诗歌刊物的发行量开始大幅下降,很多诗人也弃诗而去。诗歌逐渐小圈子化,在公共媒体上很难占据重要地位。尽管近年来,有关“梨花体”的讨论十分热闹,而诗人们策划出来的“裸体朗诵”、“极限写作”、“诗人手稿”拍卖等事件层出不穷,但这些偶尔的喧嚣也难改变诗歌整体的命运。

    “现在很多诗歌都远离生活,写人与人之间的小感情,写生活的边边角角,一些诗作纯粹就是文字游戏,只能让作者自我欣赏,很难引起别人的共鸣,更不能点燃其他人的心灵。”田歌说,“诗歌其实也需要和生活紧密相关,但日常生活往往不是激动人心的生活,只有激情澎湃的社会内容才能给诗歌供养,地震是整个民族甚至整个人类的灾难,是我们共同的情感焦点,诗歌一下子就蹦了出来,成为抗震救灾中人性凸显的一部分。”

    除了写诗,诗人们还让诗歌在公众面前发出声音。

    《诗歌与人》主编、广州诗人黄礼孩联合广东几个城市的诗人,举行了数场广场诗歌朗诵募捐活动。在5月17、18日,广州、深圳两城市共为灾区募捐8万多元。他们在广场上饱含热泪面向社会、面向民众朗诵,每一首诗都诉说着内心的哀伤、爱、祈祷和坚强。这些从纸上走出来的诗歌,这些从网络上走下来的诗歌,感动着观众。很多观众落泪了,更多的人伸出仁爱的双手,连外国友人也来捐款。

    “这一刻,诗歌是一个行动者,一个爱者。”

    黄礼孩说,地震后,他们开始在诗生活网站上发出倡议并征集诗稿,一时间大量的写汶川地震的诗歌奔涌而来。“在这个悲伤的时刻,每一个拿起笔的人都是诗人。毫无疑问,在灾难来临时,诗歌是最敏锐的文学先锋,她比所有的文学艺术都来得快。”

    这大概是三十年来中国诗歌最为动人的景象。

    在黄礼孩看来,诗歌从来没有走远,优秀的诗歌,一直存在于人们的心灵之中,她是担当、道义、关怀、仁慈、照亮和力量,只不过,在衣食无忧的日子,人们漠视了她。

    2007年的青海湖诗歌节曾经发表了一个《诗歌宣言》,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很多人重新翻出了它。宣言写道:诗歌是人类话语领域最古老的艺术形式,因而也是最具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艺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诗歌都是不可或缺的。它是滋润生命的雨露和照耀人性的光芒,只有它能用纯粹的语言,把一切所及之物升华为美。诗歌站在人类精神世界的前沿并且永远与人类精神生活中一切永恒的主题紧密相连。

    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诗歌在每个人的心中复活,是诗歌选择了我们。

    “诗歌是一种永远存在的力量,在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出来歌唱,但是也不要夸大诗歌的作用。”搜狐博客副主编老愚在第一时间组织了一批诗人推出诗歌专辑,他说,“现在,诗歌和评论一样都可以表达出整个社会的心声。”

    文学评论家谢有顺也认为,这一次诗歌的勃兴,不过是国人深受重创的心灵需要有一个情感的出口,从而短期借用了诗歌这一形式,它的意义更多的在于表达情感,而并不意味着这种语言形式获得了新的生长空间。当灾难的创伤过去,诗歌又会恢复常态的。

 

 

华夏时报:用诗歌纪念汶川
 
5月20日,汶川8级大地震发生96个小时之后,杨锦在家中收到友人通过手机短信发过来的一首诗:《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放声朗读之后,这个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非常活跃的诗人的情感一下子迸发出来,随即写下《那一刻——给地震中的一位警察》,同时,身为群众出版社社长的他决定要出一本与汶川大地震有关的诗集。5天之后,《汶川诗抄》出版发行。
 
   新华社在5月24日的报道中称:《汶川诗抄》真实展现了在这次灾难中折射出的人间大爱与人性光辉,再次证明了在国家危难时刻民族团结的伟大力量,真切表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对在汶川大地震中遇难者的无限哀悼。
                             诗歌在地震中爆发
杨锦亲自参与了《汶川诗抄》的选编。他说,中国是诗歌大国,诗言志,在任何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面前,诗歌这种文学形式从未缺席过,也不会缺席。地震发生后,杨锦所认识的诗人朋友,无一例外地写下了众多纪念诗歌。
    诗歌,这个曾经被归为小众的文学形式,在地震灾难之后,伴随着民众人性回归的脚步而重新降临。它褪去了一切华丽和脱离民众的雕琢与矫饰,真正做到“诗言志,歌咏情”,用最朴素的文字,记录最多面的场景,书写最复杂的感情。
    诗歌不再是“诗人的专利”,或者说,在真切的情感的支配下,人人都是诗人。因为包含着感情的文字最有生命力。
    有人直接把这一时段出现的大量与地震有关的诗歌统称为“地震诗歌”。
    地震诗歌最先在网络流传,很多作者无从考证,杨锦推测一些广为传颂但是找不到作者的诗歌很可能是网友群体创作。
    网络是“地震诗歌”的根据地,国内知名网站新浪和凤凰网都开辟诗歌专栏,加上原本已有的百度“诗歌吧”、天涯的“诗词比兴”和“天涯诗会”中,与地震有关的诗歌新作更是层出不穷。 “天涯诗会”曾经在一天之内有360多首与地震有关的诗歌新作贴出。
    这些诗歌的创作者大多是普通的诗歌爱好者,也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写诗。
    一位重庆网友在诗作前写下了一段话:“温总理慈祥的面容、凝重的表情、疲惫的身影、坚定的指挥,使我深为感动。从来不写诗的我,也写下了一段自称为‘诗’的文字,献给在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的温总理和仍在抗震一线的广大将士和灾区人民。”
    “草根诗人”们激情喷涌,表达了对灾情的关注、对死难者的哀悼、对救援者的崇敬、对未来的期盼、对国家的信心。诗歌,成了表达感情的最好方式。
    由此,地震诗歌的草根性表露无遗,但是这丝毫无伤于它的艺术性。因为随着诗歌爆发的还有满腔的热血,以及人性的理性回归。原本我们都习以为常的人与人之间冷漠的假象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击破,我们终于明白,原来我们内心是如此贴近和相互挂念,当诗歌书写的是我们内心的声音时,无论作者是谁,无论文字美不美,都会同样感人。
    “草根诗人”们的作品,大多直抒胸臆,诗作中不乏大白话,但读者却并不介意,有人说:“诗都发乎情,只要情真,不工整些都无所谓。”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赵丽宏也同意这个说法:“有些网友的诗作虽然语言很朴素,但感情却非常强烈、真挚,所以能激起读者的共鸣,而诗歌最能打动人的正是情感!”
    面对这些感人的文字,《汶川诗抄》的另一名选编者、诗人苏历铭在选编诗歌的过程中面对不得不作出的取舍总是觉得很为难,在他眼中,这一时段出现的地震诗歌,即使是业余作者所写的,也都很感人,因为真情流露的文字最有力量。
    《汶川诗抄》既汇集了国内知名诗人叶延滨、张学梦、徐敬亚、王小妮、高洪波、韩静霆等,也有战斗在一线的解放军官兵、公安干警、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等的激情创作。
    苏历铭说,在大地震发生之后,他就一直在想,除了物质之外,还可以为灾区做些什么。他说在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作为一个诗人的无力,思索良久,他认为:“我们现在给灾区的应该不只是担架,也不只是帐篷,还应该有心灵温暖。”
    他把这种温暖的实现寄希望于诗歌身上。
    无论作者是谁,无论对于这场灾难来说,他是在“前线”的亲历者还是一个在后方的“支援者”,所写下的文字都是真实的情感宣泄,这种宣泄比新闻报道更感性,比小说更直接更迅捷。虽然我们并不能说中国人写诗的才能一瞬间爆发了,但是这些诗歌的涌现证明了一点,只要投入真情实感,文学的宝石就会熠熠生辉。
诗抄:在悲怆的泪水中“决堤”
5月12日之前,没有人会想到天府之国会发生这样的惨剧,更没有人会想到5月12日之后,诗歌会在地震灾害中重新迸发活力,重新回到民众的视野中。
    地震面前,诗歌的命运似乎有了转折。
    中国不期又迎来了一个诗歌创作高峰。
    在这些地震诗歌中,那些饱蘸着感情的文字,或像低语,或像高呼,似倾诉,又似聆听。
    中国最著名的诗歌杂志《诗刊》的投稿邮箱爆满,互联网上的诗歌版块成为诗歌爱好者的大本营,大量诗歌在人群中通过即时通讯工具、手机甚至是口口相传而被人们所熟知。
    在这样的创作热潮中,有冷静的观察者,将此次“汶川诗抄”与32年前的“天安门诗抄”相提并论。在他们看来,“汶川诗抄”可以视为同“天安门诗抄”一样的文化事件或者说是文化现象。
    1976年的“天安门诗抄”,民众通过诗歌表达自己对于“四人帮”的强烈不满,发出了对公平正义的强烈呐喊,那些抄写在纸上的诗文是一个民族以自己的悲痛冲决“禁区”的勇气和理想。
    在那场前进与倒退、光明与黑暗的生死搏斗中,人民是胜利者。人民用自己的行动乃至鲜血,显示了自己的力量,那就是永远追随光明,永远不齿黑暗。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张贴的成千上万首诗词的作者绝大多数是普通工人、学生、农民、战士、干部……他们以不可遏止的激情,在自己诗词中表达了人民对周恩来总理深沉的爱和对“四人帮”的无比的恨。正因为有如此的感情,它们在亿万群众中就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诵者声泪俱下,听者热泪盈眶,读者奔走相告,抄者废寝忘食。“天安门诗抄”更多的是一个文化现象,即民众通过诗歌的形式宣泄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奋争。
    时光流转,32年之后,面对汶川大地震灾害,看着被损毁的家园,看着在废墟中挣扎的同胞,看着救援人员奋不顾身的营救,看着全体民众对于灾区的援助,“诗人们”纷纷以自己的感情出发,捕捉诗意,表达心底的哀痛、信念、感动、沉思……等等复杂的情感。无论是怎样的情感,都直指人心,那就是对人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
    对人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就是汶川诗抄的中心思想。
    与天安门诗抄相比,汶川诗抄流传速度更快,范围更广,创作群体也更为庞大。学者张颐武将其原因归结为网络时代的到来,更深一层的含义即是时代的发展与进步造成了文化的繁荣,诗歌曾经的低潮并不意味着诗歌的没落与死亡,而只是在沉默中积蓄力量。直到有一天,在一个特定的时机,重新爆发。这延续诗歌血脉的,就是其中蕴含的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生命的尊重,对理想的追求,对信心的坚持,还有对于未来的无限向往。
    与天安门诗抄相同的是,汶川诗抄同样是民众的感情宣泄,同样是在用诗的语言记录历史。如果说1976年是为了保卫(周恩来)与反抗(四人帮),那么2008年则是为了悲悯(受难者)与赞扬(救援者)。
    诗人大卫认为这次的地震诗肯定会在诗歌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他说,诗人就像在虚拟的第一线,应该相信自己的诗歌也有抗震的力量。
    在大卫看来,这次的诗歌,与天安门诗抄时代的诗相比,兼顾了艺术性与现实性,更耐读。“我想五百年后,人们会从诗中看中国地震。”大卫说。
    张颐武认为,从天安门诗抄到汶川诗抄,可以做一个推论,每到重大事件发生,也许是社会事件,也许是灾难,民众对于诗歌的需求,包括作者的创作欲望都会空前高涨,因为在那一时刻,诗歌以它那凝练的语言、饱满的激情、铿锵的韵律、直白的倾诉显示出其他任何文学形式所无法比拟的亲近民众的优势,从而站到了记录时代变迁的高位。诗歌其实植根于民众当中,植根于创造历史的普罗大众中。对民众的深切关怀是使得诗歌能够生生不息的土壤和母体。诗歌的形式是小众的,但是诗歌的魅力却是大众的。
    从天安门到汶川,时间改变,地点改变,甚至事件也全部改变,但是不变的一点,就是参与者的心。
    云南诗人于坚说:“心是什么,这个中国文化独有的说法很难概念化。离开具体的现场,很难说什么是心。但我今天可以明确地告诉人们,中国四川汶山大地震是发生在人类身上的一切,完全可以证实心的存在。”
    大地震之后,人性开始回归了,这个回归不同于以往生命个体的回归,而是作为社会整体的回归,是民族精神的回归。
    杨锦说,古人说“国家不幸诗家幸”,灾难给诗人带来了创作灵感,但是如果要他做选择的话,他宁愿不要这样的灵感。
    “大地震使我们重新尊重生命。痛心,就是痛惜生命,尊重生命。废墟下的待救者没有高低贵贱、富裕贫穷、性别、年龄的区别。对他们只有一个字,救。生命高于一切。对于二十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这样的认识来之不易。这才是最根本的救。当我们拯救受难者的时候,其实是在拯救我们自己。最终得救的,是心。”于坚说。
    地震诗歌的涌现,代表了心的复苏和回归。
    我们更希望看到诗歌的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本报记者  岳巍) 
                             
                          读者:让我们来读《汶川诗抄》吧
汶川地震发生后,一首首饱含深情的诗歌,迅速在互联网上、在手机短信里、在赈灾募捐活动的现场流传。人们在用传统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震惊,表达对生命逝去的痛惜,表达对父母、老师、救援者以及其他拯救生命的人的赞美。这些诗结成集子就是《汶川诗抄》。
    读抗震诗,能沐浴爱的光辉
    这些日子,在中华民族的语言中,只有一个最神圣、最崇高、最动人,具有无与伦比价值的词,这便是“爱”。爱是亲情,翻腾着华夏儿女的心房;爱是人性,呈现出生命美好的光芒。母亲们其言亦善是出于爱,孩子们其声亦柔是出于爱;党和国家领导人梦魂为萦、念兹在兹是出于爱,普罗大众高呼“汶川挺住,中国加油”是出于爱;子弟兵、志愿者不计个人得失,不顾个人安危,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做百倍努力”是出于爱,全国人民自发捐款、献血,海外赤子为祖国加油,国际友人为中国加油,灾区人们互相帮助共渡难关,全都是出于爱……在这场重大的灾难面前,为了爱,人们愿意长歌当哭。
    读抗震诗,能吸吮民族价值的馨香
    震灾考验政府的决策和动员能力,考验民众的价值取向和参与能力,考验民族的文化价值与国家的软实力。在生死攸关之时,在同胞利益与共同的人性面前,中华民族固有的精神之光——责任、爱心、关怀、真诚、勇敢、正义,得到了空前的发扬。危难时的民族精神品质,缩短了各部门、各地区、各群体的距离,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欣赏和支持。国旗已为苍生而降,救灾中展现的高贵民族精神却不能一闪而过。洋溢在抗震诗里的民族价值,是我们历经磨难而生生不息的强大精神支柱,我们有责任让已融入国家文化价值体系的民族精神品质,散发出永恒的馨香。
    读抗震诗,能鼓舞于民魂的宝贵
    鲁迅先生说:“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它发扬起来,中国才真有进步。”生灵涂炭,举国哀悼;一方有难,八方驰援。国人的集体哀伤、感动和奉献,除了为同胞之情,除了为生命之重,别无他图。大灾中的“民魂”是什么?概言之,就是“重大义轻钱财”的利义观,就是“以纾难为己任”的使命感,就是“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大无畏精神。“谁不属于自己的祖国,那么他就不属于人类。”国人爱的奉献,证明了自己无愧于祖国,当然也无愧于人类。抗震诗字里行间跳动着的民魂,理应得到呵护与珍惜,以成为我们未来前进的不竭动力。
    诗歌在抗震救灾背景下的复苏,既然是人性的回归,人性的再现,那么,她就有着超拔与绵延的力量。——陆湘敏
 
附配乐诗朗诵网址http://www.qzcbs.com/xxzs/News_view_zzh.asp?gid=22

《汶川诗抄》出版发行


  新华社5月24日电群众出版社编辑出版的《汶川诗抄》正式出版。首批2000本诗抄捐献给四川省新华书店,由他们代发往灾区,其它的将从今日起陆续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汶川诗抄》真实展现了在这次灾难中折射出的人间大爱与人性光辉,再次证明了在国家危难时刻民族团结的伟大力量,真切表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对在汶川大地震中遇难者的无限哀悼。本诗抄汇集了众多因这次灾难自然而生的原创诗歌,近100首。这些诗歌作品感人肺腑,动容天地,如《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一经在网络上出现,便被广为传诵。《汶川诗抄》既有国内知名诗人叶延滨、张学梦、徐敬亚、王小妮、高洪波、韩静霆、金波、潘洗尘、程宝林、杨榴红、谷禾、大卫、林雪、张作梗、何小竹、荣荣、南人、江非、朵渔、哑石、李轻松、叶舟、洪烛、潇潇、凸凹、蓝野、沈苇、黄亚洲、车延高、冯晏、陈应松、胡玥、池凌云等,也有战斗在一线的解放军官兵、公安干警、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等的激情创作。

 


  

那一刻

——给地震中的警察李林国

                                               杨锦

那一刻
无数个稚嫩的声音在废墟中挣扎
求救声中就有自家的娃儿
你肝肠寸断 泪流如血
你是娃儿的父亲
是父亲怎能不把自己的骨肉牵挂
可你又是一名警察啊
是警察又怎能只顾自家的娃儿

那一刻
在父老乡亲们的眼里
警察就是遮风蔽雨的天
警察就是托起生命的地
地已陷了
可天不能塌啊
哪一个娃儿不都是
咱自家的娃儿
那一天,你挖出一个又一个娃儿
那一夜,你抱出一个又一个娃儿
生与死之间
也许只有一步的距离
二十个小时过去了
三十多个娃儿被救出来了
可就是没有自家的娃儿

那一刻
你终于见到了自己娃儿
却再也听不到呼喊声了
雨在哭泣 风也停止了呼吸
终于可以无声地坐下来
用布满伤痕的手
为永远睡过去的娃儿
擦去脸上的污泥
把失落的课本和书包
一一捡起

那一刻空气也仿佛凝固了
你就这样看着娃儿
向黑夜的深处飘去
你不知道
去天堂的路有多遥远
却知道匆匆上路的娃儿从此再也没回过头

那一刻
你多想再牵一次娃儿的手
把童年的儿歌唱起
伸手,却不见五指
夜幕下,星星一闪一闪
像娃儿的模样依旧那般调皮
人群中,总有亲切的脚步走过
像娃儿的身影那般熟悉
父亲的娃儿
警察的娃儿
深埋在父亲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