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一世我曾来过,爱过……  

2007-09-12 10: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世我曾来过,爱过……
 

 

 


胡玥
旧年里的一座庄园,灰色的石头城堡,窗是黑漆的木头格子窗,它们细瘦单薄地被嵌在那一片铁灰而又冰冷的石头群里,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在那片黑里,黑便成为灰色城堡之中惟一让你想探头贴近一看的明亮。
庄园久已无人居住,领我来的友人说这是阿沛 "阿旺晋美管家的庄园宅邸。我贴着那个黑窗站立着,一个看上去也挺像管家的人手拿着一大串叮铛作响的钥匙领我走进一扇紧闭的大门。
一扇巨大的木门,嘎嘎吱吱地被开启。一堵门,墙一样,将一座庄院与外面的绿色分成了两段历史。两段历史,就犹如一段旧梦和一段新梦……
我踏上木楼梯的时候,窗外的光线仿佛一条大虫从树枝上掉下去,我完全看不见它了,自己也便突然就掉进了一片黑里,有一会儿短暂的寂静,静得仿佛能听见浮尘就在看不见的黑里飘着的声响,一根火柴哧地一声,然后便是一束烛光亮在黑里,这烛光的微黄而暖调的光照着的好像也并非就是眼前,迷离间,总能看见旧人旧事在烛焰里无声地来去,它们就像是六七十年代的新闻纪录片,一律灰的色调,偶或从境头里能看见阿沛" 阿旺晋美的影像,知自己将儿时看到过的这一个管家侍奉的那个主人和这一处宅子在记忆里作了一次新闻链接,儿时的记忆是有限的,但,在这藏地的工布达江,它们被无限地放大着,虽说这放大看上去是虚飘飘的,因为无论主仆,我都没见过他们真人。而记忆这件事,有时并不全在眼见的真里,它还存乎于你的想象的空间里,想象的空间从不占我们生命的内存,它们对我们的生命没有任何的挤压,漫步于那个想象的空间里,人是轻松而又灵透的,甚至于,我们可以超越了我们自身,而与我们所不知的另一界自然地融合……
我在一处古旧的壁画处停住步子,我看那些壁画里的古人的时候,他们也在看我。在这无人的暗黑的角落里,他们衣袂飘飘,面色鲜艳润朗,无论他们会是谁家的祖上,我看见了那些祖上的人脸上的荣光。跟我进到这一处的其它人都转到别的屋子里去了,我独自一个人在靠窗的角落里坐下来,仔细而又认真地打量他们,我发现,我其实已经穿过他们看见了更远的不被我所知的那些神秘的历史和世界,我看见了在过往的岁月里他们的自由自在,他们的劳作、生息、游牧和美食,那一切在我的眼前逼真地再现:绿野、仙踪、雪脉、河谷、鸟儿的莺唱、有关爱恋的歌舞以及互酿互敬的青稞美酒,它们足以让一个逝去不再的历史永保光鲜美丽充满生机……
我多么想就这样坐在历史的一角里,虽然我是独自一人,虽然独自一人是多么的苍白软弱渺小而又万般的孤独,而我借历史的这一角,还想起了这一世的许多人、许多事,我对这一世心怀着大爱,竟无一丝怨艾,而如若能将这一份大爱交割留在一个永恒光鲜美丽的记忆世界里,我愿从此黯淡地离开,不必让谁记得我是谁。
这一世我曾来过、爱过……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