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警察美学话语实验 胡玥的戏剧式诗意叙事…  

2007-04-03 09: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打开在博客这里公开的邮箱看到陈来的信。我不认识陈来,正如陈来首先声明的,我们不认识。然而看完陈来的信和陈来留给我的文字,我为不认识的陈来而感动。

清晨五点钟的光景里时,我在写一条河流和另一条河流,它们是不认识的两条河流。在一个涡井的深处遇,有长着黑翅膀的鸟儿从涡井的深处里向天上飞,从涡井的深处向天上飞的鸟儿羽毛是不沾水的。我们在看得见的天空里看不见这样的鸟儿。可是,鸟儿确是在天上,鱼儿确是在水里,我们,在鸟和鱼儿中间活着,行走,我们像不认识鸟儿和鱼儿似的,也不认识我们自己。可是,我知道一棵大树,开白色的花,结红色的果实。我说出来了,我的声音就像一只鸟儿落到了一棵树上,这像是一个寓言。树活在寓言里真好。

我也愿意像树一样活在美好的寓言里。

人世间,人和人的认识不是天天和你见面的人。人和人的不认识,也不是从不曾跟你谋过面的人。认识在一个我们自己都不曾到过的维里,认识不是一个平面,认识在一个度里,度有深有浅,谁在那个度里帮你认识你自己的,谁就是认识你的人!认识也是一个寓言。所以我要在此谢谢陈来!

附陈来的信和他的文字:

尊敬的胡玥女士:您好。

首先,我们不认识。:)

对于您的(警察)写作姿态,我个人认为它们遵循了一些严格并且自尊的操守,这是我对您的作品尊重并且关注的原因。很多东西也不是言语可以穷尽的,而所谓“戴着镣铐跳舞”的女侦探小说家——这一生动姿态的背后我想是智慧与温和的坚毅、努力、苦恼、探索。

这是一种非常人文并值得尊重的态度……

《警察美学话语实验  胡玥的戏剧式诗意叙事》是与您的对话。

不对的地方请您见谅。

同时,这也是向一位警察作家,女性作家,现代人文女性的全方位致敬。

 

    请原谅我的直率与鲁莽。

    谢谢。

 

           顺祝 清凉 琉璃 随顺。

 

 

                          陈来。

                              公安文联会员

                             

                            2007/3/30


 
《警察美学话语实验  胡玥的戏剧式诗意叙事》

僵硬的话语方式与粗浅的思维探究,附加上简单的价值评判,以“高大全”与丑恶到海枯石烂的单一配对,再从容略过社会观察与艺术蕴味的开凿——敷衍叙事,试图引领着警察美学文本步入到一个千篇一律的标语式写作状态;而为了作出有效的突围,一些新作又不幸落入了奇、险、怪、偏的窘境——在“向艺术要生活”的态势下构思过度。人们看到叙事者们在福尔摩斯身后一个素材广阔的领域里的失语焦虑,而更沉重的焦虑在于警察美学文本对现实与意识形态的手术刀正在丢失,或者说正在被迅速的快餐消费。正是在这样敷衍叙事与构思过度符合成的失语焦虑中,胡玥为人们带来了她戏剧式的诗意叙事以及一个警察作家的社会担待。

 

胡玥早先曾经推出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侦探推理),《守身如玉》、《大吃一惊》(悬疑推理)等等,语言质朴流畅且具有散文诗的质地,情节波澜婉转,在颇具时代感的语境下简洁而自然的调度起戏剧、电影手段,这使群众读者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现场感”;而基于胡玥多年的警察人生经验,她的作品同样带给警察读者一种强烈的“真实感”,充分展现了“艺术来源于生活”的真正魅力。

胡玥小说文本的展开,首先借助她优美的语言质地使得读者眼前一亮,接着隐喻的情绪牵引或者生动的符号造型,几个电影长镜头的快速交接旋即将人带入复杂却并不混乱的情节中,这娴熟的叙事手法就如同她作品中多人称的各自生命一样,生动自然的展开独白与交流,却毫无含混敷衍;内部构成她作品底蕴并突破其女性话语特质的是警察—警察美学的同构关系:英勇无私的“大我”精神,于是其作品呈现了细腻与阳刚的互补,而诗意闪烁其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胡玥的作品在道德评判与社会观察方面非常着重于后者,她明显更感兴趣于一件事物形成的渊源历程,以及是什么因素与心理应对机制导致了人放弃善的选择。这一点对一个讲求社会意义的作家来说尤为重要,因此在报告文学《女记者与大毒枭刘招华面对面》之后,她再次以小说形式《大毒枭自白》对犯罪心理进行了探索,事实上她始终执着于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文探索……

 对词语的锤炼,对逻辑的修炼,对美好与诗意的诉求,对善与恶的甄别以及对人生意义的探索是胡玥刻意整和的叙事重点,也是她试图达到的一种形式与内容互通并合二为一的叙事姿态,从中人们不难发现一种新的警察人文美学文本呼之欲出。

在胡玥不久前公布的两个作品中这个趋势开始明显:《始于妓女妖绕》(推理小说)以戏剧式的出场与结尾意味深长,一个警察深夜回家在胡同里被一名垂死女子从身后抱住,而当110警察赶到之际女子已死亡,于是这个无辜警察陷入了这名女子的死亡包围,在引发警察身份与警察行为的一些焦虑后,这个作品同样揭示了现代人的某种普遍焦虑,结尾没有任何提示,却表达出具有强烈现实意义的思考,复杂,混沌却绝不暧昧;《花街失踪的女人》(侦探推理)讲述了一位名叫唐的警察无意间破获一起旧案的故事:富有女子邢影儿走失在历史烟海中,唐在浏览历史档案中透过灰尘仿佛听到了这名女子的呼唤,而实际上这里隐藏着一起多年前的丑恶谋杀。整个作品诗意盎然并弥漫出博尔赫斯式的哲学意味,在表面淡化警察视线的同时对凶手开展了数十年的灵魂拷问,自然的彰显出正义(法制)穿破历史烟云的力量,而胡玥在此并未见好就收,她大胆的将这个命题成功提升到哲学的高度并将其整体的化之为博尔赫斯式的玩味喟叹:

  当一切就要过去了的时候,谁能承想唐却一而再而地不放过花街也不放过他们……

一桩旧案就是这么了结了。

唐偶尔有闲,会去那个新辟的公园走一走看一看。有些花树已经死了,有些花树仍然在春天里开花,秋深里凋谢……

 

——《花街失踪的女人》   作者:胡玥

接下来,胡玥在小说《时间之夜》中将思维高度、灵魂独白与戏剧式诗意叙事进行充分融合,很多人都说这是胡玥最好的作品(实际上《花街失踪的女人》也应该是形成其特有警察美学话语品质的一个标志),《时间之夜》最大限度的调取了戏剧场景的各自展开与群体交流的对话方式,将作家的人文与悲悯轻灵的投射到回忆言辞之上,诗意在此超出了修辞范围而频频闪现于句号与句号的空白段落处,这一切皆源于这位警察作家突破警察题材的束缚转而向人生与社会的全视点的关注,众多宵小人物与琐碎命运映射于一个遥远村镇的女童双眼,囊括了人生记忆与生命体验,乡土社会的淳朴与窘迫,法制薄弱地带的人性呐喊,这所有的画面与声音展开了与一位现代女性以及警察作家的深刻对话。

《时间之夜》在超越警察题材的同时,以戏剧诗意的实验获得了内容转嫁于形式的深度叙事(深入考察的话一样可以发现该作品本身就是一出真实的戏剧再现与词语的真实戏剧的双重的诗意存在),言说中具备了流水的动能与内在旋律的势能,并在回归生命—社会—法制—善与童贞的朴拙境界中完成了一个警察作家的细腻悲悯与温沉担待,呈现出提请警察美学话语创新的严肃思考——扣问心灵,以及,向生活要艺术进以照亮社会与生活的端正姿态。

 

 

                                             陈来

                                             2007/3/30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