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等一只鹤回来找我  

2007-02-07 19: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等一只鹤回来找我

胡玥

雪花从天上剥脱,没有回望的路。

一只雪鹤穿过漫天的雪花孤绝地站在我身旁,这时的雪塬上除了我还有一只雪鹤。

雪花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和雪鹤也没有要离开这雪塬的意思。天空中没有留下雪鹤飞翔过的痕迹,雪野里也没有我来时的痕迹,雪花不停地落在雪上,雪是雪花的痕迹吗?还是雪花是雪的痕迹?

我跟一只雪鹤在雪地里一起失忆。

广袤的雪白不过就是一个冰冻的盲点,盲点是黑的。我被那个黑色的盲点包裹得越来越紧,抑或是我在黑色的盲点里不停地收缩着,收缩成比黑色的盲点还要小的一个盲点……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的身体越来越暖,因为冰冻的黑色的盲点一圈一圈地化着,一圈一圈地向外扩延着……一只雪鹤从我的衣领里探出头来,它的头上散发着不知是我的还是它的身体里的热气。

一只雪鹤,它是什么时间钻到了我的身体里的?是我即将冻僵了的时候还是它自己即将冻僵的时候?

一个人或是一只鹤肯定都会在冰封的孤绝里独自死去。

而现在,我借着鹤的体温活过来,鹤也借了我的体温活过来了。

我们穿越的那个黑色的盲点,是一个冰封的奇迹。

黑点消散。河渠里的水在歌唱。遍野的香花已经开了。

我朝有炊烟的庄户里走,鹤在我的头顶盘桓,雪已经化了,它不知雪化之前它还去过哪儿。

我凭本能朝有人烟的地方走。

一个上年岁的老婆婆在水渠里抓黄蟮,黄蟮的身体滑溜而又冰冷,老婆婆逮不住它。鹤用它的嘴一叼就是一条,一叼又是一条……

老婆婆就把鹤留下了。

鹤能帮老婆婆捉黄蟮。平日里不捉黄蟮的时候,鹤跟一群鸭生活在一起……鹤有吃的有住的有玩的地方,鹤便知足长乐了!

我离开那只鹤已经很久了。这人世还有我没有走过的许多地方。

我又走过了许多的村庄,看见了许多的老婆婆的驾鹤西归……

驾鹤而逝的就是仙逝吧?

那么一只鹤命里担负有几次这样的善举?

我的命是鹤给的吗?

我没有想过要活很久,我只是一地一地地行走,在日出的时候看日出,在日落的时候看日落……

我静心等待。不是等年老,而是等一只鹤回来找我。

当我已经走完了这人世,黑色的盲点会再次重现,一只鹤会循着我渐渐变凉的体温找到我,因为它的身体里残留着我的最后一点体温……

这是我跟一只雪鹤相互温暖过彼此的惟一证明。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