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时间之夜之安平镇4  

2006-11-13 20:45:00|  分类: 《时间之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面人儿
面人是傻大娘的儿子。
傻大娘其实人不傻,只不过平日里与人相处有些缺心少肺,说起话来不知三多两少,村人便说人家傻,傻大娘便不知由谁的嘴里叫出来、叫开去了。
傻大娘就面人这一个儿子,面人小时候皮肤白的就像是从面缸里爬出来似的,谁见谁都说,睢这孩子多像个面人儿呀。傻大娘给儿子取的名字反而没人叫了,面人儿这名字便被人从小叫到大,连面人自己也不知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名字。只是长大以后的面人儿跟小时候简直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小时候的白好像倒真像是面粉一样被洗掉了,露出粗糙的黑。面人儿不但越长越黑,而且是往横里胖里长,整个面人便成了一个黑胖黑胖的蠢家伙。早先他还知道跟傻大娘闹着讨件新衣服穿,头发也总是拿猪油抹得油光锃亮的,见到街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他总是背过身拿出随身带着的一个小镜子偷偷照几眼自己的模样,然后再悄悄收起小镜摆出挺胸抬肚的样子特臭美地走过人家,引得大姑娘小媳妇捧腹大笑。他就以为人家那是喜欢上他了。村子里的媳妇们见他这样子,就合意要编排他。
有一天,春生媳妇和一群媳妇们在当街做针线活儿,看见面人进到我奶奶家,就都紧随其后跟着进来了,奶奶家的那个西厢房便挤满了人,奶奶说,哟,都挤我这儿是要唱哪出戏呀?
春生媳妇便笑着说,大娘,我们想给面人兄弟说个媳妇,好几天也见不着他,这不,瞅他上您这儿来了,我们还不赶紧追过来。那啥,面人兄弟,给你说个媳妇你愿不愿见见?
面人就挺拿架儿地问:长得什么样儿呀?配得上我吗?
春生嫂上去就拧面人的肥耳朵不高兴地说,睢你这德性,还挺挑捡啊,告诉你啊,人家姑娘长得可是在人堆里都挑不出的好看,那可是大眼睛双眼皮……
一群媳妇听到这儿就笑。面人面带了羞色,扭捏着胖身子不好意思地再问,那姑娘叫什么名儿啊?
春生媳妇一愣,旋即就一拍脑门说,你睢睢我这记性,人家告诉了我好几遍,我光顾看人家姑娘长得好了,差点把人家叫什么给忘了,那姑娘名叫魏宝娟,名字也不错吧?
面人傻呵呵笑着说,不错不错,姓魏名宝娟,那就全由嫂子给做主吧!只是我不知她在她们家行几呀?
春生媳妇说,睢面人兄弟心这个细哟,她呀在家行三,人很腼腆,老实巴脚的不爱说话,从不到外面疯跑去,这样吧,咱早见早踏实,就今天晚上怎么样?
面人说,今晚就今晚。那在哪儿见呢?
春生媳妇真是心花怒放的样子跟身后的一群媳妇说,就在我们家后院吧。又转身对面人说,傍黑天,你吃了晚饭就到我们家后院吧,我让那姑娘在后院等你啊。
面人高兴地合不拢嘴,他竟忘了他到奶奶家原是给他妈傻大娘借做活的顶针来的。一边连说谢谢嫂子,一边退身出了门,准备着晚上去见那魏宝娟。
面人相亲的事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就传得一条街的人全知道了。
那是面人儿平生的第一次相亲。面人回家先到井里打了水,用猪胰子洗了脖子和那张黑皴皴的脸。头发依样用猪油抹光亮,然后,他穿上老早就为相亲预备的那件的确良汗衫子,腿上配一条人造棉的灯笼裤,一摇一摆地走出了家门。
一路上,面人见谁都要告诉人家他这是去相亲,他还生怕人家不相信,必站住告诉人家他要相的那对象名叫魏宝娟。他走过傻子的时候,本来不想告诉傻子,可是走出没多远,他又忍不住转身回到傻子跟前,又告诉了傻子一遍,傻子听了嘿嘿地笑着,嘴里咕哝了一句:嘿嘿,喂饱了,圈圈……
面人本来一心高兴要与傻子共分享,哪知傻子这么说他,他气极败坏地打了傻子一拳骂道,他妈的你个二傻子,原来你也会说一句人话呀。傻子抱紧了头开始害怕得咿呀乱叫,面人说,我不能跟你这个傻东西一般见识,回头误了我的好事。便径自去了。
面人到春生嫂家的后院时,天光里尚有一丝亮儿。面人转了一圈并没见有一个女子等他,他便解心宽给自己说,人家姑娘一定是要等到天全放黑了才来呢,这大亮儿的天,碰到个熟人多不好意思啊。懂得害羞的姑娘肯定本份稳重,持家过日子的还是要本份稳重的好。
这样一想,他越发地有耐心等那天全黑下来。
他看着眼前那两垛麦秸垛,就像两座黑乌乌的小山包。他是先看出麦秸垛黑了才发觉天也黑了。他想象魏宝娟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他该怎么对她说话呢?
你好,魏宝娟同志。不,不,这样太生硬了。
你好,宝娟!这样要亲切一些。
你好,娟!这不行,太轻浮了,人家姑娘一听就会吓跑了。
面人儿情不自禁地出声地演练着。
那一夜的面人儿是认真的,纯情的,忘我的。他并不知春生嫂和全镇的人合计好了一块拿他开涮,他期待着真的有一个叫魏宝娟的女子走进他情窦初开的爱情里。
他也不知麦秸垛里埋伏着镇子上看他热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或许并不是恶意的,充其量也就是恶作剧,闹着玩儿,看一个笑话。可是,这玩笑分明是玩过了火,日后,它涂炭了面人心中纯洁无比的爱情。
是暗夜里那一声接着一声嗤嗤地笑声将他从爱情的无限暇想里拽回到了现实中。
嗯?是魏宝娟吗?他大声地问。
笑声是一片又一片的。
春生嫂吗?魏宝娟到底来不来呀!
就有几个人影从暗处跑出来,他们一下子就把面人儿给围住了。
人影里的一个声音拿腔拿调地捏着嗓儿从暗处发出来:你找喂---饱---圈--啊,走,我们带着你找去啊。走啊,往东走几步,对了,就到了。你瞧这猪圈里长得最好看的那一位就是你的魏(喂)宝(饱)娟(圈)呀!
我就像小五叔的一个跟屁虫,小五叔从麦秸垛里一跳出来,我也跳出来。一群小孩子都蹦出来了,嘴里还喊着:都看魏(喂)宝(饱)娟(圈)来呀,大眼睛双眼皮喽。
面人儿满腔的恕火和激愤都淹没在人声里了。
那一夜之后,镇子上的人好多天都没见面人儿在街里露面。来奶奶家串门的人说起话来老是呵欠连天打不起精神来,起初谁也没有意识到大家心里其实是惦记着面人儿,后来,说着说着话儿就不由得念叨起面人儿来。
您说这面人儿是怎么啦?这么不识闹!赶情儿脸皮还挺薄儿。春饼似的。
这人要脸,树要皮。你们呀把人家的脸往破里撕,让人家还怎么出来见人呀!
春生嫂子跟人家小叔子辈的开玩笑是有点没深没浅的……
过了些日子,奶奶领着我去傻大娘家串门。奶奶小脚不怎么去别人家里串门的,她是惦记着面人儿,不知面人儿到底怎样了。
面人儿家是镇子上顶穷的一家了。屋子里除了锅台灶炕也就没什么了。奶奶在门口喊了几声没人应就挑帘进去了,我跟在奶奶的身后往里瞅,傻大娘盘腿正坐在炕上掉眼泪呢。面人儿在炕的另一头懒懒地躺着,头发蓬乱得像个草鸡窝,脸上竟长出了满脸的胳腮胡,不仔细看,根本就认不出是谁来。
奶奶说,面人儿啊,睢你这出息!起来起来,往后呀该干嘛干嘛,你说,你整天这么着,不想想你妈拉扯你容易吗?
面人儿听奶奶一说,眼圈一红,眼泪哗哗地就淌下来了。他说,大娘,您说,这往后,谁家的姑娘肯跟我呀!春生嫂她们也太会糟践人啦!我跟我妈招她了还是惹她了?啊?
奶奶看见面人儿哭,自己也哭起来。奶奶说,面人儿,听大娘的话,一个大老爷们儿咋能跟老娘们一般见识呢?回头大娘替你数叨数叨春生嫂,解解气儿不就得了?别什么事总没完没了的,啊?
面人儿再在街里头露面的时候已不是从前的面人了,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头不疏,脸不刮,衣服扣子也不扣,敞胸露怀的,露出黑胸脯上黑蓬蓬的黑胸毛,小孩子见了他连喊带叫的吓得乱跑,很快,不知是谁给面人起了一个新的外号叫花和尚鲁智深,他便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真就像花和尚鲁智深一样。
春生嫂给面人儿的最大重创就是他自此再也不信媒訋之言。
但爱情在他的心里还没全死,剩下的那一点点热情他准备自己去自由地争取和追求。而他的自由的争取也以惨败而告终。
入冬时节,傻大娘为了让儿子散散心,就打发他去天津的姨家住几天。面人儿以睡觉为主,有一天,外面下了大雪,他在睡梦中忽然听见外面有个女声在唱白毛女喜儿的那句:北风那个吹……声音凄凄婉婉,令面人大动感情,面人儿就像大春一样闻声起舞冲到院子里接着唱道:雪花那个飘啊……
那二楼晒衣服的女子看着黑黑胖胖的面人儿故作大春状,禁不住笑得前仰后合。面人痴痴地看着那个女子,以为那女子就是他梦中想往的人。自此,面人陷进了无限的相思,他每天站在院子的雪里唱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而他不是大春那女子也并非是喜儿,那女子和女子的家人见如此痴疯的面人,吓得不敢露面。面人的姨只好把面人送回了镇子。
回到镇子上的面人儿念念不忘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他每见到一个女子都会痴痴地看着人家,人家要是一跑,他就会声情悲伤地唱“喜儿喜儿你快回来……”
我不相信面人是镇子上的人所说的花痴。他偶尔会来奶奶家,来了就坐在正对屋门的那个墙柜处,面对着那面镜子里的自己泪水纵横。
我站在他的背后,用小手递给他一条毛巾,他唏溜着鼻涕接过毛巾拍拍我的头说,你叔这辈子就算废了!你叔我心里苦啊……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