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与黑社会老大徐伟面对面  

2006-08-28 13: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黑社会老大徐伟面对面

胡玥
在长春第二看守所,我随看守民警去提黑社会老大徐伟。
铁门开启处,我按下相机的快门,拍下了徐伟出现在我面前的第一个镜头。我看见徐伟看我的眼神,想起传说中的徐伟父亲喜说的那句“大伟不高兴了”的话,我心下有些想笑,因为我从徐伟的眼神里分明看出我的拍照惹“大伟”不高兴了!有些不高兴的徐大伟拄着双拐,走路仍一瘸一拐的,他由远而近且充满敌意地审视我,我想缓解一下他的“不高兴”便首先说,徐伟,是警察抓你那天,你跳楼摔的吧?还没好啊!他见我揭他的疤儿和底儿,由不高兴转为不好意思,然后冲我一笑说,我进来,其实是我们家人送进来的,我吸毒,我们家人打电话让公安的带我走想强制我戒毒……(长春警方告诉我徐伟是由于吸食了过量的毒品,神情恍惚,家里人担心他出事,要求公安机关对他进行强制戒毒,这给了专案组一个抓捕徐伟的绝好机会。当晚,禁毒民警来到他的办公室,徐伟在看到警察之后,条件反射般想跳窗逃离,结果摔断了自己的右腿…… )
我说,我知道,报上也是这么登的。警察抓你你就等着,你跳什么楼啊!我潜在的意思是说,你还老大呢,怎么一点也没有老大的风度。这一句,我怕令他全没面子后边不配合我的采访,所以没说出来。
徐伟就很戒备地问我,前一段,有关我的报道跟你有关系没有?
我说,没有关系,我第一次来吉林长春,你的报道我还是从网上看到的。
那你是哪的?
我见徐伟仍像一个“老大”那样的思维模式在反复严查我的身份,我就笑了,我说,我这个人从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北京人民公安报的,我叫胡玥。
徐伟听我这样说有些释然,但,他好像对有关他的报道仍耿耿于怀,他说,你看我的报道了吧,说我有两起命案,说那两起命案都是我幕后指使的,那两起命案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若说有些关系我就是把自己的枪借给人家了,我要知道他们后来闹出人命,我肯定就不借给他们枪了……
我说,徐伟,我来见你之前,先去了你的出生地恩育乡富家村,我想告诉你徐伟,我不是探究你都犯了哪些罪来的,你犯下了什么,你心知,也自有证据链在,法律最终自有公断,我来,是想跟你聊聊,想听你说说,你是从哪儿把自己一生的路给走叉了,走到了今天……
徐伟听我说去了他的老家就有些兴奋地打断我问,你去我老家富家村了?你见没见富家的村支部书记?
我说,那个书记是你的表弟吧?你姨家的孩子是吧?听村里人说他挺优秀的,干的不错,我还真想见见他,想听听你的亲人们是怎么评价你的,可惜那天他没在……徐伟,你是从农村长的,我想知道你小的时候在老家记忆最深的事是什么?
徐伟低下头,认真想了一下说,要说记忆最深的事儿就是不愿意读书,我念到初中,什么也学不进去,我父母对我的管教非常严,我三十岁的时候,我爸还揍我呢,我今天走到这一步,跟别人全没关系啊……
我问徐伟,你自己认为你是从哪一步陷进去的(指黑社会)?
徐伟说,首先是没有文化。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好好学习,有文化怎么也不会卷进“社会”里,有文化没文化肯定想法思维不一样,我早都意识到没文化不行,可是闯荡这么多年,学不进去了……你看梦想中国吗,现在进第六名的是我姨家的孩子……
我注意徐伟跟我说梦想中国、说到他姨家进到了第六名的小表妹时,脸上流露出的由衷的自豪和羡慕。我借机问徐伟:徐伟,早年,或是你小的时候有过没有过什么梦想、理想什么的?
这一回轮到徐伟笑。徐伟的笑是一种很自我嘲讽的笑,他说我早年的理想太小了,就是我自己有台小车,能搬到县城就不错了!我母亲是下乡知青,她是榆树的,我的户口一直就在榆树!
我听说你后来开过许多好车,什么宝马,奔驰啊,榆树街面上见不到的好车,你徐伟都开过的……
徐伟听我说,点头承认,然后是一声轻叹:唉,我的今天,都是自己作的,一步一步的……
我注意到了徐伟在前面的语言表达上只说“社会”,而不肯在那个“社会”的前面加上“黑”字,当然我们都明了他指的“社会”。
徐伟沉默了一会之后说,你不是问我从哪一步陷进去的吗?我就是到榆树之后。我到榆树之前在乡政府开车,后来自己承包了一阵,到榆树之后,我本来干的挺好的,在经济技术协作委员会的劳动服务公司,可是榆树“社会”上的人欺负我村旮旯里来的,见面就跟我要钱,歧视我,当时我就有一种逆反心理,我就跟他们打仗,打乱仗,慢慢就打出了名气。有了名气就开始有人找我平点事儿,有时候碰上当事的双方都找,慢慢就陷进去了……
后来,我25岁时,我爸到榆树,我有意收敛自己,我离开榆树到沈阳做买卖,就是躲着我爸,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就是我爸,无论从富家,到九台到榆树,他在工作上特别有能力,也挺有政绩的。都是因为我把我爸给牵进来了……我爸到榆树,人家就告我,告我爸,我27岁在逃,31岁又回到榆树,我想我做点买卖,做点粮食买卖……我爸又去九台代市长,后来又把我爸给免了,三讲吧,当时有一伙人告他。我心知,告他也是因为我……
我是97年回榆树做的买卖,紧接着就是刘民死,这事把我给卷进去了,直到现在……2000年,我开始吸毒,那一年,我到广州做生意,在广州又被人骗了一千万……
我听说你去澳门赌过钱?
就是在广州被骗的那一年,我去澳门赌,一次就输了一千万,九百万是借朋友的,至今未还……
要说吧,对我打击最大最刺激我的是我妹妹的死。我妹妹是2003年被杀,杀后还被碎尸,在盘锦。我去认领的尸体,做了DNA,是我妹。为什么被杀?钱。我知道谁杀的,其中还有我一个亲人,我舅。他也死了,我怀疑是杀人灭口。现在我进来了就没办法了,这个案子就不知什么时候能破了,这个案子你不知道?公安部都挂号的案子!我原来只吸摇头丸,自我妹被碎尸,我害怕,我把我大孩子弄到大连,把小孩子也弄到外地,我怕他们害我的孩子……
我抽麻谷抽得不行了。其实我开始的时候只是吃摇头丸,现在东北吸毒的人太多了,咱们禁毒都是抓三道四道甚至五道六道贩子,可是大毒枭抓不到,我妹妹死后我吸食的厉害,精神都崩溃了,我爸我妈拿我没办法直把我往四平精神病院送……在号里,我跟年轻的说,你们别沾这些,毒品这东西谁沾谁倒霉。
我说,对了,徐伟,我在榆树试图找到你的两个孩子,尤其是当我听说你,你的父亲、母亲,你的妻子还有你的弟弟,你们这一家子全进来了,那两个孩子,一个二十岁,一个十二岁对吧?他们这个年龄真的是挺令人担心的,做为父亲,你当年倘若为你的孩子的今天着想一下,你真不该选择这样的一条路……
你去我们家了?你见到我儿子了吗?
我说,你们家是那幢红色小楼的二层吧?你们家里没人,我们找了好多地方也没找到你的儿子,我其实就是想嘱咐你的儿子一定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别走歪路……
徐伟听我说没见到他的儿子目光有些暗淡。他低声说,我进来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我自己比谁都明白,我心里明白最后给我定什么罪,我做的事我认,走到今天,检讨自己,不赖别人,我爸虽管我严,可是孩儿大不由娘了,我爸的今天跟我有关系,我心里最明白,不管当多大官,在权力和儿女亲情面前选择的时候,他选择儿女,我最后悔是我把亲人牵进来了,不管我爸是什么事,但我心里明白,跟我有关系,这一切后悔都没有用了。我心里现在最怕的是孩子,一旦他们变成了我多可怕……我写过一封信给他们,我说爸爸走到今天,跟别人无关,你们心里不要有报复心理,也不要对社会不满,我特别怕别有用心的人一架哄他们日后瞎闹……
想到了儿子的徐伟脸上显出了焦虑,他急迫地说,你能不能见到长春的或是省里的领导?你能不能帮帮我说句话,或是你把我的这一层意思写到稿里,我真的想恳求政府能视我的母亲或我的老婆罪行的轻重允许取保出一个好照顾一下两个流散着的孩子,走到今天,我已经废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像我一样走错路,我的大儿子脾气不好,小的挺乖,我小孩长得挺好看的,跟我长的不一样,孩子无辜啊……
有那么一刻,我看见的徐伟正从一个黑社会老大向着一个正要负起责任的父亲的角色转化,只是,这转化于徐伟,于徐伟的儿子来讲来得太迟太迟了……

假如此案没有”惊动了中纪委”

我在长春看守所采访徐伟时,徐伟有一段话让我至今记忆深刻,他说,我爸的今天跟我有关系,我心里最明白,不管他当多大官,在权、法和儿女亲情面前选择的时候,他选择儿女,这是人之常情……他只能这么选择。我最后悔是我把亲人牵进来了,不管我爸是什么事,但我心里明白,跟我有关系,是我把他牵累进来的……
这不能不说是黑社会老大徐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里最真最痛也是最后的一场悔。曾经让他感到可以夸耀显摆甚至能赐给他以各种种样能量的父亲手中的那一份权势的光环突然漆黑一团时,他有点找不到感觉了……也或许他还心存一点侥幸,倘若他把错都担了,是不是可以救他的父亲于“危难”之中?因为父亲的确是他多年以来惟一的救命稻草和执仗……
而假如徐伟的父亲一直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平民百姓,他有能力安排大儿子徐伟当榆树市供热公司副经理;把次子徐鹏调入榆树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随后又提拔为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的确是先有徐凤山的重权在握,后有的把黑社会坐大的儿子徐伟……
那么徐伟为什么能为害一方、横行10年?有人给出答案是他有一个时任吉林省榆树市人大副主任的父亲徐凤山,他是“依仗父亲权势”。
可是,要把徐伟杀人、抢劫、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强迫交易等等罪行,都归结为“依仗父亲权势”,却无论如何难以令人信服:就算徐凤山是榆树市的一把手,上面还有长春市、吉林省……
因此,徐伟作恶10年,“依仗父亲权势”不应是最后的答案。
有时政评论界人士分析:
    第一,当地的党组织和政府到哪儿去了?“近10年间,徐氏父子在榆树无人不知,凡是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人,轻则血本无归,倾家荡产,背井离乡,重则致伤致残,含冤丧命。”当地的市委、市政府是不知道,还是真的由着徐氏无法无天?如此,还谈什么保一方平安?还讲什么建设和谐社会,又有什么执政能力?
第二,当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榆树市法院审理徐伟团伙成员罗天志一案时,徐伟与身着警服的弟弟徐鹏带领20多名团伙成员在法庭上摔杯子、辱骂法警,致使庭审中断,榆树的国家机器到哪儿去了?为什么就不能依法采取措施?公安、检察、法院、监狱、法庭这些国家机器都不能保护人民,就因为有一个人大副主任挡了道,国家机器就成了“豆腐渣”?
    第三,榆树市人大到哪里去了?就是因为有一个人大副主任,人大也就无法行使权力了?从权力上说,人大的主任还是市委书记,怎么就没法对付一个涉黑的副主任和他的儿子?
    案子的最后突破用时下的“行话”是“惊动了中纪委和公安部”。这再次使我们不安和悲观。难道说,如果不是中纪委和公安部介入,地方各级政府都没有办法解决一个市人大副主任庇护的黑恶势力?
    什么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按照有关法规对涉黑犯罪的定义解释就是,犯罪团伙必须要有官员充当保护伞、存在官黑勾结的现象。这些年来,我们依法对涉黑犯罪出重拳,但久打不死,黑社会性质犯罪层出不穷,有些地方上官黑勾结十分严重。徐氏涉黑家族横行榆树市10年,榆树市一些下属政府部门的领导不仅要听他的指挥,有时甚至还要遭到徐伟的殴打和侮辱,足见我们一些地方执法的漏洞,足见地方党组织的软弱无力,足见反腐败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绝非危言耸听。
  哪里有黑恶势力,哪里就有腐败、哪里就有“关系网”和“保护伞”。事实已反复证明,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在一些方地从萌芽到生根再到盘根错节,长期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左右着当地的“天空”,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其找到了“保护伞”。而这“保护伞”就在党内,就在握有权力的领导干部内。
 打黑除恶的关键是深挖和打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而深挖“保护伞”,关键是要从严治党、惩治腐败,“坚决同消极腐败现象作斗争”(《党章》中党员义务第六条)。
    好在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随着正义力量的彰显,徐伟涉黑犯罪团伙共有26人落入法网。徐氏家族这个涉案金额达数千万元、集杀人、抢劫、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强迫交易于一身的黑恶势力团伙,在横行吉林榆树市十几年后,终于就此宣告覆灭。
 目前,徐伟、徐鹏兄弟已经由长春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徐凤山的违法犯罪行为也正在审理过程中。他们终将就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罚,而对于榆树市众多深受其害的人们来说,要平复徐氏家族这十年来所造成的伤害,恐怕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本专题的采访得到下列单位和同行的大力帮助和支持,在此一并感谢!他们是:
吉林省公安厅人民公安报记者站站长张涤非
长春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李博夫
长春市公安局宣传处副处长杨云兴
长春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赵立群
长春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办案民警王亮
长春市公安局宣传处姜延铎
长春市公安局宣传处刘英和
长春市公安局宣传处刘杰
榆树市公安局
恩育乡派出所

  评论这张
 
阅读(79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