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伤逝的心  

2006-08-22 10: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逝的心

胡玥

秋天的叶子。秋天的叶子已随风而逝。随风而逝的,还有一位叫张宏飞的年轻警察不再的青春和年华。而我知这世间有许多不逝的东西,比如记忆,比如怀念,比如不舍和牵挂……

   宏飞走的时候年仅27岁,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他牺牲的那条路叫槐北路。那条路我每天都要走。上班下班。

   路的两边是经年的老槐树。人生有四季,树也有。春天,槐花的香,香飘一座城市。一座城市里的人心都如槐花一般的宁静和洁白。夏天,它们的枝叶交叉着,像天使绿色的翅膀,挡风,挡雨,也挡烈日。许多年里,我都是以平静的心走过这条路,一岁一岁的青春,就像树叶荣了,树叶又枯了。年对岁的覆盖,就如落叶对落叶的覆盖。那覆盖全无声息,全无色彩。

   可是,一条路,因为一个年轻的生命而变得与以往不同。一条路,成为一座城市对一位年仅27岁警察青春的纪念。

   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那一天,199694日。上午10点多钟,石家庄市公安局防暴警察支队一大队九班班长张宏飞带领他的两个战友着便衣在槐北中路菜市场进行打击现行摸排线索工作。上午11点左右,他发现六名嫌疑人乘红色夏利出租车来到菜市场,他立即布置进行跟踪。那几名男青年在菜市场转了两圈之后,没有寻到作案机会,就乘出租车向东驶去。张宏飞和战友们一行几个人骑自行车跟至富强大街和槐北路交叉口时,发现六名男青年其中一人提一棕色“大哥大”包准备再乘另外的出租车逃窜,张宏飞示意战友们包抄围堵,几名嫌疑人见状立即四散逃去,张宏飞就紧紧地盯住了那个拎棕色“大哥大”包的男青年,男青年见无路可逃,便从其右侧裤兜中掏出一把尺余长的匕首,恶狠狠地向追来的张宏飞反手刺去……

   张宏飞,他不知道自己的胸前已是大片大片的鲜血了!树叶在落,一片又一片。太阳很高,太阳渐渐地又变低了。他的手已捉住了那个犯罪嫌疑人的后衣领了,其实再容他跨一步,就一步……

   他感觉一把锋利的刀刃直刺进心脏,一口气凝在喉结,不出不进,他想把那口气吐出来,他想借那口气将那个犯罪嫌疑人生擒活捉,他踉踉跄跄地追出两步,山一样伟岸的汉子禁不住血流如注,猝然倒下了……

   那个时候,我和张宏飞同在一个城市,在石家庄市公安局和石家庄市电视台合办的《治安纵横》节目里,做电视专栏节目主持人。而在那相同的时刻里,我和节目组的摄像师,就在离那个现场不远的地方刚刚作完一档节目的采访。当我们驱车走过槐北路时,正看见宏飞的战友们抬着他往马路对面的医院里跑……

   血,殷殷的,雨滴一般渗落在无数人的脚步和叶片里。

   我看见他伸开臂膀,他的牙关抖抖地想咬住自己的一块肌肤以缓解心痛。他的战友紧紧地攥着他的手,泪眼模糊地说:“快,快给他一块布,让他咬着点,宏飞,坚持住呵,咬紧牙关!”

   河北省医科院附属医院。

   护士、大夫、主任、院长,人影婆娑。

   那是一间狭小的换药病房,狭小得连抢救的医生和护士转身的空儿都没有。而伤势的紧急已容不得辗转地再奔手术室、急救室了。

   我看见了他被打开的胸膛,血喷涌着、淤积着,医生说,他被刺伤的部位是右心房。

   右心房与上下腔的静脉相连,它接受除肺部以外从全身其它部位流回来的血,而那时流回来的血再也无法从通路流入心室循环往复,因为心房与心室之间带瓣膜的通路早已被血块堵塞住了。

   心脏是生命的中心,血液是生命的源泉,心脏被刺穿了,血液不能循环了,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没有人肯承认那样一个事实。

   献血的人流像一片又一片瞬间长出来的茂密的林子,是那个秋天里另一种永恒的风景。抢救室外面那狭长的廊道,站着他的战友们,我当时真的相信,张宏飞他会醒转过来慢慢地睁开眼睛微笑着轻唤一声他的战友们的名字!

   可是,为什么不抢救了呢?他?好了?

   一个人哭了,又一个人哭了。一群人哭了,又一群人也哭了。

   我看着那张年轻的脸,因为无法相信,也因为不能明白,我的眼泪被深切的伤心所隔,竟不能流出来。

   不能流出来的泪,它们以一种强大的凝聚力集聚在我的心里。那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悲伤。

我看到了宏飞年近七旬的老父亲了。在水泄不通的人流里,那是自动给老人闪开的一条道儿:时光凝重。时光,令老人的脚步迟重华发微颤。他看见了他的小儿子,像睡熟了的样子。他轻轻地在小儿子的额头上亲了亲,轻轻的,生怕惊醒了小儿子的梦似的。

那一天,老父亲见到了许许多多的领导还有许许多多的宏飞的战友们,所有的目光都带着万分的担忧和牵挂注视着白发苍苍的老父亲。

老人没有哭。

可是,我看见了老人将伤悲隐忍了又隐忍,良久,他才开口,他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能挺得住,自打我把宏飞送到防暴队当警察的那天起,我就做好了思想准备,我当了30年兵,什么样的场合都见识过了,我能想得通,三儿(宏飞的小名)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献身的,也算是死得其所,我这个当父亲的应当为他感到光荣……”

我分明听到了老人语言里的哽咽,他失去了他最心爱的儿子,他看着儿子出生,看着儿子长大,可是,他连想都没想过儿子有一天却先一步离开了他,黄泉路上,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一言难尽的人生,这是无法言说的生命的大悲苦啊……

他对领导说:谢谢各位领导,你们这么忙还来看望三儿;

他对医生说:谢谢各位大夫,你们尽力了,你们受累了;

他对年轻的警察们说:孩子们呵,多保重,我愿你们一生平安,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老人没有哭。我知道在这突临的巨大的生命伤悲里,他忘记了哭也忘记了流泪。

在那个青年警察离去的最初的那些日子里,我常常去看望老人家。

他们家的后面有一个空旷无人的体育场。老人常常一个人独坐在晚秋的风中,我会默默地陪着老人坐在空旷和寂辽了。很久以后,老人就像我的一个亲人一样了,老人也把我当成他的一个亲人,那时我说,我知道您心里难过,现在没人,您就当我是您的女儿,您哭出来我就放心了!

老人的泪,就像决堤的海。老人真的悲声地哭起来。

我也哭了。我再也无法止住心里的泪。

秋雨在老人的悲恸里不知几时下起来,那真是一场透彻心底的伤悲啊!

自那以后,我看着老人一天一天好起来。

中秋,公安局的局长带着他的家人来和老人一起过团圆节;宏飞的战友们也来了!老人哭着跟我说,小胡姑娘,你说得对,我什么也没有失去,那些小伙子们,他们待我,就跟宏飞一样!

那以后,每天,我仍要走那条路。每次,我都会在那个年青警察倒下的地方伫立良久。

我是多么期望一个人能像一棵树一样啊!

我知道,槐花谢了还开,树叶落了又长。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