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爱多伦  

2006-08-08 14: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多伦
胡玥
周末,女友丽萌约我去多伦.丽萌是在手机里约我的,手机里的声音嘶嘶拉拉的,我一片模糊地听成去“多伦多”。多伦多不是加拿大吗?丽萌说你臭美,多伦是锡林郭勒盟离北京最近的一片草原。
丽萌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草原人,当我在十年前初识她时,记忆中呈给我的叠加画面是小时候被我读烂了的《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小人书。我以为那个长大了的龙梅和玉荣可能就是丽萌这个样子吧!
此后的许多年,她无数次向我描述草原的样子,终使我经久不衰地陶醉在她的语言的草原里,所以,从北京向草原进发,实际上就仿佛首先穿过的是丽萌为我铺就的语言的路面。
嗅到山野里树叶子和花草的清香,知道已远离了喧嚣的城市,在山路里自己也像树一样宁静,想起城市人每天在公共汽车里活像罐头里被竖挤着的沙丁鱼,真为自然中的树木而感动。
越过河北丰宁就到了多伦境地了。
人在草原上,身心都像被宁静浴过了似的,你自己仿佛就能感知你在繁华闹市中积聚的无以排泄的烦恼、忧愁、憎恶、怨恨,它们本来一直汹汹涌涌地折磨着你,现在顷刻之间便逃遁得无影无踪了。
绿地毯一般的半山坡上,蓝天白云映衬下的马匹独立、昂扬,它的白色或棕色的皮毛在无尘的天空下泛着亮泽的光鲜。它们恬淡、舒展、安祥。说老实话,我真想做这样一匹马。
草原上,大道一直伸向目力不及的远方。汽车在草原上总是一副形单影孤的架式。不断碰上牛、羊、马,它们可能吃饱喝足之后,想换个草以外的地方站一站,躺一躺,它们就选择了大道,总有一些牛像“思想者”那样将身体横陈在道中央,很深沉地看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车子无法逾越它。建国再怎样按喇叭,那牛仍深沉至极无动于衷。我们只好驱车至路沟里让过“对牛弹琴”那一幕。我感觉牛的姿态是很“主人”的。
后来我就发现,王雷和他的车也很主人地站在道中央,王雷是多伦县公安局的局长,他和我们握手后探头向后一边看一边问:胡玥那个老太太怎么没来?我说,啊,胡玥那个老太太就是我呀!他说哎呀,真对不起过去我读过你不少文章,以为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写的呢!
王雷高高大大,肤色黧黑,像一个典型的草原人。他接替建国充当了司机和向导的角色,他给我们所做的介绍俨然职业导游一般:多伦旧称“多伦诺尔”(系蒙语,意为七个湖。)县城驻地城关镇谷称“喇嘛庙”历史上曾是塞北政治宗教、贸易和交通中心,自古有“漠南商埠”之称,康熙三十年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曾在多伦与内外蒙48个王爷会盟。此后全国藏传佛教四大宗教领袖之一的章嘉呼图克图在此主持并成为漠南蒙古藏传佛教中心……
  我说我就知道吉鸿昌将军曾率察哈尔同盟军在这里进行过“收复多伦”战役对吧?
  王雷像多伦人一样赞许我竟然知道点多伦。后来才知道王雷其实跟我是河北老乡,他的老家跟我的老家还是邻县呢!
  王雷说晚餐咱们自己动手摘草原上的蘑菇、黄花、苦苦菜吧,待会我带你们去一个鸟岛捕点鱼和泥鳅,建国诱惑我们说,草原上吃的东西可多了,狼、老鼠,野雁,乌鸦……。我说听说狼肉是酸的吗?!王雷说狼肉好吃着呢。有一年冬天一个民警闹胃疼,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想弄个狼胃补补,俗话不是说吃啥补啥吗,他就叫几个人猎狼,那几个人蹲了一天一夜,终于猎到了一只,高兴地将狼就地剖了,扛了狼皮和狼身就回来了,一问狼胃呢,几个人全傻了,说:一兴奋把狼胃和肠子肝肺什么的统统扔冰河里喂鱼了。
  我几乎挺相信这个后来我才知道是编出来的故事,继而问老鼠肉怎样。建国说老鼠肉跟猫肉味差不多,而且咱草原上的老鼠没有鼠疫,绝对是没有污染的绿色食品。
  “尖椒炒乌鸦,美味呢!”建国调侃地又补了一句。
  我在内心比较了一下,这几样都不能令我愉快地下咽,我说咱就打一只野雁吃一吃吧!
  猎雁的故事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据专家考证,多伦这个地方在多少万年前曾被陨石砸成许多的坑,形成数不清的水泡,继而形成了47条河流。(这47条河流又汇成滦河,“引滦入津”工程里的滦河的源头就在多伦)。
多伦水多。有水的地方就有飞鸟,有栖息的雁群,鹤,野天鹅,野鸭子,我们在车上很热闹地寻找“靶子“,建国说他是神枪手,一枪就一只奔跑的兔子。他一边说一边很认真地用猎枪瞄准目标。可是他一枪射去令我们很失望,两只野雁拍拍翅膀就飞掉了。建国不等我埋怨就说:哎呀,刚才瞄准时闭错眼了!
  我说没事没事,下次别走眼就是了。
  二次射手换成王雷,建国说王局比我手神,看王局的。王局将枪比划了很久,一枪出去,鸟又惊飞了我说你打中没有?王雷局长笑笑说:打住后腿了。我说那它的后腿一受伤不就掉下来了吗?一车人笑,我忽然明白鸟是没有后腿的。
  第三次,我说这一次我自己亲自打。我先用望远镜扫瞄一场,发现野雁都是成双成对地偎依着,它们长着好看的羽毛,那美丽又柔弱的样子让我心生爱怜。这时只听王雷说:这些野雁就是“鸿雁传情”里的鸿雁,倘若你打死一对中的一只,另一只就每天来这儿守着,然后会在悲伤忧郁中死去……
  我举枪的手抖动不止。鸿雁凄绝的爱情令人心动,也令我忽然明白眼前的两个警察所谓的“闭错眼”和“打住后腿了”其实是一种借口。他们爱草原上和他们共生共存的鸟类。
  我想人类无论怎样变迁,人们仍崇尚惟美的忠贞不渝的爱情。当水鸟在我头项的上空盘桓的时候,当我告别了爱鸟爱草原的警察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他们:我爱多伦。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