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唐山啊唐山  

2006-07-23 14: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长春采访刚刚回来,问候所有博友!
7·28,唐山地震三十周年,仅以此文祭悼在大地震中死去的二十四万亡灵!
唐山啊唐山
1蝴蝶
在去唐山之前,我们在遥远的陕西坡底也住了一段时间的简易抗震棚。那是用帆布搭成的一些大房子,晚上,几十个人住在临时用木板搭成的通铺上,大人们相隔着互相说着话搭着腔,小孩子们更是从一个床铺上跳到另一个床铺上打闹个不停,及至很深的夜里才能消停。其实,家家住的房子都是土坯垒成的,真闹了地震也会无碍,可是,人都是惜命的,余震的流言不停在传播着,人心慌慌地每天都以为余震真的要来了!
而唐山离坡底有多远啊!
而我随父母就是从这遥不相干的坡底奔到了唐山。
1978年,唐山震后两年。唐山的街面上仍像一座荒无人烟的弃城。一夜间死了二十四万人的一座城市仿佛仍陷在孤寡无助里。
援唐的大军和各种援建的队伍在余震中陆续驻进唐山也仍无法改变一座城市的孤寡无助。
我妈医院的驻地在唐山的大西边。一排又一排的简易工棚刚刚盖好,房子里还透着泥巴和麦秸的潮湿味。马路的斜对面是罐头厂。罐头厂的斜对面,在绿树环绕中还深藏着一个大池塘,池塘里的水浑黑且泛着难以名状的臭气。
到唐山的时候正是六月,我们见识了传闻里的巨大的蚊子和苍蝇。远在坡底的时候,人们传说唐山的蚊子和苍蝇是喝着死人的血长成的,蚊子如苍蝇那么大,苍蝇如马蜂那么大……以致许多人不敢报名加入援唐的队伍。爸是河北人,自17岁离家,一直转战于大西北的山山岭岭间,他做梦都想有一天能转战到离故乡近点再近点的地方工作。唐山,若不是陷在震后的困境中,爸的单位很难从大西北开拔到唐山这样的地方,所以爸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虽说蚊子和苍蝇并非如传闻中的那么大,但它们的可怕却甚于传闻。我们的灶火就搭在门外边,烧火做饭的时候,你并不知苍蝇们都躲藏在什么地方,可是,当饭熟了,你揭开锅,苍蝇们黑压压地神兵天降一般扑进冒着饭香的锅里,好像它们从来就不怕以身殉职,它们个个都是英雄豪杰!而更多的它们的战友们则抢占了你的头上和后背以及棚顶的所有地方,你挥之不去,赶也赶不走,它们好像神定了一般誓与你比出高低……
夜里,你支的蚊帐全当没支,巨大的蚊子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就钻进来,它们在你的耳边像轰炸机一样一轮又一轮地袭击你,你击退一拨,新一拨还没等你歇口气的机会便又开始向你发动进攻,一夜,你连招架之力都丧失殆尽,你不得不在万般的困苦中睡过去,任它叮你咬你,你真得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那副德性才行……
二日,蚊帐上是密密麻麻的吸了你血的红肚子蚊子,它们胖得动弹不得,你一撩帐子,即刻就会有超重的蚊子掉下来把自己摔得粉身碎骨……
那个时候,是我最称心如意的时候,它们真是贪得无厌罪有应得啊……
医院的东边有一条土路通向南边的河沿庄。土路的两侧开着奇异的鲜花,那些花朵都是血一般莹莹地红,阳光照耀里的花朵好像血光里的一片又一片流动,有无数的白色的蝴蝶密密飘飞于花丛路间……你简直不知它们一群一群是从哪里生出来的,你行走在土路上,蝴蝶们就厚厚密密地包围着你,你走过它们,它们却根本就没有离开你,它们像某种幽灵一直跟随着你……
一个人走在土路上,白色的蝴蝶令人莫名地心生恐惧。因为它们常常又在你猛然的回转身里鬼影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在蝴蝶和花丛间走了好长时间。我上学是必经这条土路的。我的新同桌占芬就住在河沿庄里。我们相熟之后,她常常陪着我穿过她住的村庄一同走在开满鲜花飘满蝴蝶的土路上跟我回家。
远远的,那些花朵就像是红色的河道,而白色的蝴蝶却又像是红色河道里涌动着的水流,那涌动没有流向,而是淤塞似的那种涌动。占芬每次都脸色苍白小跑着迅速逃离蝴蝶花丛……
她一跑我就越发恐惧。我大声地喊,占芬你干嘛要跑呀!
占芬在走进医院的大门里后,朝蝴蝶花丛的小路再望上一眼,气喘嘘嘘又神秘莫测地附在我的耳边悄声说,你们家住的这一片是万人坑……
我立即就毛骨悚然起来。后背好像有万千的看不见的毛刺刺冷冰冰的手从肌肤上划过……
占芬并不管我陷在怎样的毛骨悚然里,她仿佛深陷在往昔那可怕的回忆里,目光有些发直地说,你哪里知道,地震的时候,死的人有多少?死人多的堆成山,火化厂烧不过来,埋更埋不过来,又是大夏天,到处都是尸体的腐臭,没办法,城里的大卡车就一大卡车一大卡车地往城外拉,城外,挖了三个万人坑,这里算一个……
埋人的时候都是在夜里,推下一层死人,封一层水泥,再推下一层死人,再封一层水泥……
我惊惧地问,你是说,我们的房子就建在万人坑上?
占芬说,你不要大声嚷嚷,被人听见了传出去多不好,我们这的人都不让说,你们外地来的,哪儿就知道万人坑的事儿呢,不过那万人坑挖得很深,埋完人又被水泥封了好多层,再添上土,种上地,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的,可是,你看这一带的庄稼长得是不是比别的地方的庄稼显得粗壮油绿?那绿近乎黑绿了,你还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再看那些花朵和蝴蝶,以前,这儿从没有长过这么红的花朵还有不知从哪儿生出的这些蝴蝶……
自那之后,我一个人不敢再走那条土路。每次都是占芬陪我回家。占芬瘦瘦小小的,胆子却比我大,但是,占芬也不敢天黑以后一个人回家,她必要在天黑之前穿过那条土路往家跑。每次,我还得把她送到大门口,眼望着她跑出开满艳红鲜花的土路,一直跑进河沿庄,我便也慌慌地一边后退着一边闪身进到大院里……
我想我这人一生都胆小,可能就是在那个时期被吓破了胆。我一个人不敢独自呆在家中,生怕从地底下冒出成百上千的鬼魂来挟迫着我跟他们一同下到地下……我也不敢一个人上公厕,医院的公厕在大院的最西边,西边便是荒郊野外,荒郊野外又将游荡着多少无家可归的鬼魂啊,风常常呼呼地拍打着外面的荆巴墙随便的一个鬼魂的手就可以把一个小孩子拉走……
我恐惧的时候就不停地往嘴里填塞食物,我妈并没有意识到我正陷在深度的恐惧里无力自拔,我妈以为我在长个儿,所以吃得多。我把自己吃得圆圆的胖胖的,那是我一生最胖的一个时期,也是我为无意居住在地下的死人之上深感恐惧所付出的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