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份爱温暖多少人的心  

2006-07-07 17: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份爱,温暖多少人的心
胡玥
满街的人都穿着半袖衫,就老马黑衣夹克像个偷车大侠打扮
丹东巡警五大队李兴松和副大队长李进雄骑着车子赶到家世界门口的时候,老马正被两个夜晚出来散步的群众扭着,旁边,一群人围观着。老马个子不高,黑瘦黑瘦的,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里边是一件绿色迷彩T恤,满头大汗,浑身湿透。李兴松和李进雄赶到的同时,五大队还有四名警察同时赶到,一群警察把老马围了,老马抬着没开锁的自行车的那只手仍死死地抓着自行车的后座不肯丢手。
抓住老马不放的群众说,从他掂上这辆自行车我就跟上他了,我一看这车就不是他的,我一看就知道他是偷车贼,我跟了他好一段了……
一看这车子,再看看老马,就知道这车子肯定是老马偷的!满街的人都穿着半袖衫,就老马黑衣夹克像个偷车大侠打扮,群众的眼睛能不是雪亮的吗!
李兴松看见老马的刹那间,有些兴奋,因为丹东一个时期以来偷盗自行车案频发,李兴松以为,也许那一系列的自行车被盗大案就隐在老马这根藤的后面呢!
把老马带回去审讯,问老马同伙是谁,老马一脸的沮丧,老马说没有同伙。问老马偷了几次了,老马更沮丧,老马说,第一次!
李兴松并不在意老马的回答,一般的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打击从轻处罚,都是先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警察从来没有见过一进门就交待同伙交待余罪的犯罪嫌疑人,在李兴松的眼里,老马这个犯罪嫌疑人当然也不例外。
李兴松按照审讯规定又问老马,你为什么要偷自行车?
老马的脸就开始有些抽慉,老马说,为了小孩……小孩想要辆自行车,没钱买,才……
没钱就偷?李兴松和李进雄都不信老马的话。
李兴松和李进雄一直试图从老马这儿打开深挖余罪的某种缺口,但最后,他们觉得老马好像什么都不肯告诉他们,所以,他们就按照法律程序给老马办了治安拘留三天的处罚,那一天于老马的一生来讲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而于李兴松和李世雄以及巡警五大队,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2005年8月26日。
接下来,李兴松和李世雄例行公务把老马送看守所。就在李兴松和李世雄给老马办完交接准备离老马而去的时候,老马哭了。老马哭着恳求道,你们,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孩子去?他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我想求你们帮我看一下去……我,我谢你们了!
其实就是老马不说,李进雄和李兴松也在私下里琢磨着想到老马家看一看,他们去看看的初衷一是证实一下老马说的是不是实话,他说他家就一个孩子,刚上初中,13岁,他不在,孩子就吃不上饭……问老马孩子妈呢。老马说,老婆在孩子半岁的时候因为家里穷跟他离婚走了……最重要的,李兴松还是有点不死心,他想,老马的家,也许还藏着许多被盗的自行车呢,他的一门心思是继续深挖犯罪。所以老马有恳求,他们也有一门心思,李兴松就让老马把家里的地址写详细了。
夜里落了一场雨。二日,他们跟贾大队请示后,决定去老马家走一趟。当时想那老马家只有一个孩子在家,穿上警服影响不好。所以李兴松和李进雄就换上便装。两人也不敢开车去,开车仍怕对孩子有影响。所以换好了便装的两个人坐上公交车,一路颠过去。通往老马家那条路正在大修,由于道不熟,两个人在泥泞的土路里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总算找到了老马家。
那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边低矮平房。房子破旧不堪,穿过一个门廊,里边是一个荒凉的小院。推开门进去一看,屋子光线黑惨惨的,眼睛得适应一会才能看清房子里的一切:一只大水缸就矗在一进门的靠墙处,一块黑乎乎的薄得几乎就要被切透了的菜板上放着一把菜刀和一个空的方便面袋……炕边上,坐着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正在念英语,见有人进来就站起身,疑惑地打量着他不认识的两个人,李兴松和李进雄都发现孩子的校服胳膊不够长腿也不够长,也就是孩子长了,而校服没有跟着长……
李兴松问孩子,你爸去哪儿了?
孩子答,我爸爸给我买自行车去了!
什么时间去的?
昨天去的!
李兴松和李进雄都感觉心底的某一处被什么强烈地触痛了一下。给李兴松的第一感觉,刚抓住老马要破大案的那个兴奋劲一下子没影了,还破什么大案,就这么个家庭?多穷啊。上老马家的第二个目的,还想看看家里窝藏了多少辆自行车,别人丢的自行车是不是在他家能被找到……孩子说的,跟老马说的情况一样!老马没有骗他们。这时候,两个人再次分别打量了一下屋子,屋子里还有一台黑白电视机,炕上,只有一床被子一床褥子。孩子的脚上穿着一双破得不能再破的旧拖鞋,门口,摆放着一双被雨水泡湿了的露出破洞的鞋子……那双鞋子,和眼前的少年,不得不让李兴松和李进雄想起自己的童年往事……
小时候,李兴松生活在河南太康的平原乡村里。小学四年级的那个冬天的早晨,大雪厚厚地封了路,妈妈说,雪地里一个脚印都没有,这大的雪,没人出屋,你也别上学了。小兴松怕耽误课,从炕上爬起来就往屋门外面跑。家里穷,一双鞋子,雨雪的天气里舍不得穿,湿了洇了就没有第二双可换了。跑了几步,小兴松又返回到屋门口将鞋子脱了,然后,赤着脚,冰冷刺骨地奔跑在平原茫茫清冷的雪野里……
通往学校去的路是一条窄窄的乡村土道,土道的下坡处平日里横着两根水泥管子,而大雪深厚,管子早已被埋在大雪里,小兴松一路走得急,哪里还理会路上横着的管子啊,当他被实实地绊倒,顺着管子向着坡下的雪窝里滑的时候,他才想起了那两根管子……而那时,他小小的人儿已经被大雪深埋住了。
在深厚的雪里,他的两只小脚渐渐地就被冻麻木了,他知道,他要是不动弹,他的整个身子也会被冻麻木的,他便不停地在雪下面掀动自己的小身子,他极力地呼喊着,以期路过的人能发现他把深埋的雪里救出来……而他的呼喊在这个大雪覆盖的早晨没有回应,他没有力气喊下去了……
终于,他听见了有踏雪的脚步声朝他近前咯吱咯吱地走过来,可是,踏雪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来,却又由近及远地消失了……
那是他的班主任老师,看见一路上有小脚印印在雪里,也一路地往学校奔,怕到校的孩子没人管。可是,老师到了学校,发现一个孩子也没有,才着急着又返身回来,寻小脚印在什么地方中止了,消失不见了……
当老师把小兴松从雪里救出来的时候,他的棉袄已经被雪浸湿透了。他小小的人儿也整个地被浸在那大片的湿、冷、寒里。
他想哭,可是他哭不出来。那个雪天的清早,小兴松懂得了什么是无助,懂得无助的人,最渴望有人能够伸出救助的手!
他记得跟老马儿子一样的年纪,自己也上初一。
他考上的是乡重点中学:五里乡第二中学。学校离家10里地,他也渴望过一辆自行车,可是家里没有钱给他买自行车。他理解家里,一亩地小麦,打七八百斤,一斤才卖不到3毛钱。除去税,辛苦一年打下的粮食够一家人几张嘴吃饭就不错了,他们弟兄三个,都需要交学费,那学费就只有靠养鸡下蛋卖蛋钱,养猪杀猪卖猪肉的钱来维持。
父亲说,早点起来吧!
学校6点钟出早操,他是学生会主席,早操时负责清点人数。
他四点多钟起床。一路小跑着。乡村的土路坑洼不平,他时常把脚给崴了,崴了也不敢耽搁,崴了也要一瘸一拐地接着跑……
每天早晨,他都是跑得汗湿湿地到学校,待出完操坐进教室,汗的热气散尽之后,湿气在衣服里便像是结成了铁冷铁冷的冰,他每天都得忍受着那铁冷。三年,他就是这样跑来又跑去……毕业的时候,他以全县第二名的高分考入了县一中,父亲去见他的老师,嗫嚅着跟老师说,娃娃的学费缓些日子交行不……
那个礼拜天,姥姥的生日。他借了同学的自行车带着妈妈去给姥姥祝寿,他在外面与同学聊天,姨家的孩子出来说,我看见你妈跟姥姥哭呢,说是你的学费交不上,姥姥说,不行就几个姨给凑凑吧!他知道几个姨家也都有小孩子在上学,生活也都过得紧巴巴的。
他不想让父母亲为他上学的学费为难。他的两个弟弟学习也都挺好,他不念了还能减轻一下父母的负担,保住弟弟们有学上有书读。他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并不敢跟父母说,正赶上那一年乡里征兵,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就去了。
征兵的是西藏拉萨的一个武警军官,肩上扛着一溜大花。李兴松羡慕得不得了。那个军官走过来,看着这群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问,你们里头,哪个学习最好啊?
跟李兴松一起来的同学就高声喊:李兴松!
军官走近李兴松,看着这个身板结实样子憨厚朴实的乡下小伙儿,心里由衷地喜欢。他说,小李啊,你跟我到西藏去当武警吧!
李兴松看见那人肩上扛着那么多的杠杠还有那么大的大花儿,满心的羡慕,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官!那人说,你去了,好好干,你也会扛跟我一样的杠杠和花儿。他说,行!
最终是父母不同意让他去西藏。他跟他的一个愿意去西藏的同学调换了一下,就这样他从军来到东北!转业到了丹东巡警五大队……
李进雄,河南南阳人。小时家里穷,每年春天就没有吃的了,他要跟着父亲推着小车到二十多里地以外的一个村里去买地瓜干,那儿有片丘岭区,地瓜干要比南阳便宜两三毛,就为那两三毛钱,父亲带着他要走一天的路,买一百斤薯干拉回来卖,赚不了几块钱,但,几块钱对乡下人来说也是个大钱啊……
两个都是从农村里出来的警察,看着老马的儿子,心酸极了。
这时候,老马的儿子天真地问,叔叔你们怎么认识我爸爸的?
李兴松听孩子这一问,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转了,他强压下泪水,笑着临时在肚子里编词儿骗老马的儿子说,我们俩是你爸在干活的工地上认识的工友,沈阳那边有个好活,挺大的工程!我们来是想找你爸看看能不能干,你爸要是能干的话,他那边安排好回来,把你这边安顿好,给你把自行车买好,你好好上学了他再去干。如果不好,他过几天就回来了!
李进雄发现李兴松的话说到后边开始有些哽咽就赶紧接过话问,孩子你现在都缺什么东西?
老马的儿子有些羞怯地说,我还没有书包,我爸爸还没给我交学费。还有我没有干的鞋子……
李兴松说你这脚长得可真不小了,穿多大号的鞋?
老马儿子说,42号。
李进雄问如果自行车你爸爸还没买回来你怎么上学?
老马的儿子说,我爸爸说他会给我买回来的,学校太远,我得等我爸爸回来买了自行车才能上学……
从老马家出来,李兴松就拨通了贾大队的手机,他的声音里全是哽咽,他说,贾大队,咱们就不该把老马关起来!我是说,咱们,不该抓老马!车子又没丢……
在看守所里的老马不知,他碰上了这样一群善良而极富同情心的警察实在是他人生的一份幸运啊
大队长贾润泽听出电话那头的李兴松情绪有些激动。车子又没丢?这潜在的意思贾润泽听出来了,就是车子没丢,把人放了就得了?老马偷自行车是被当场抓获,人赃俱在,怎么会有不该抓不该关一说呢?更又怎么会有把人放了就得了这种……他们一定碰到为难和伤心的事了,要不,他们不会在半道上就情绪激动地给他打电话,那语气就是对他有瞞怨,他说,你们先回来吧,回到队上我听你们说说怎么个情况,然后再商量好不好?他的语气极温和极平缓,他尽力想使他的队员们情绪稳定地回到队上。
听李兴松和李进雄讲老马和老马儿子的事儿,贾润泽说不清内心有怎样的一种复杂的潮涌,心底的泪水是一层又一层的,他努力让那些泪水不同着李兴松他们掉下来。贾润泽小时候的生活也很清苦,父母都是老师,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日子过得很节俭……自己的儿子跟老马的儿子同岁,也是在同一天上学,他刚给儿子花了九千块钱择了一个学校……这是他这个当父亲给儿子做到的;而同样身为父亲的老马也是为了儿子去念书、就为了一辆自行车,不得已去偷……将心比心,都是儿子,都是父亲啊……他甚至在心里恨铁不成钢地想骂老马一顿,这个老马啊,你要是说一声……可是他分明知道,老马要是不偷自行车,他们跟老马,怎么可能遇呢?那老马又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找到警察诉他生活的这点无奈呢!
他更理解了他的队友,这两个都曾在贫穷里苦挣苦熬过来的警察对老马和老马的儿子所充满的万分同情。他说,这样吧,咱们先帮老马的儿子把上学这个眼跟前的难关度过去……
在看守所里的老马不知,他碰上了这样一群善良而极富同情心的警察实在是他人生的一份幸运啊。李兴松,李进雄都争着抢着要用自己的钱给老马的儿子买辆自行车,这也是贾润泽想做的,贾润泽说,咱们仨,总不能一人买一辆自行车送给老马的儿子吧!这样吧,咱们开个全体会,商量一下老马儿子上学的问题。
那一天,贾大队讲了做人要有五心:爱心、诚心、决心,耐心,恒心。五心之首是爱心,爱心,是我们做人的最基本,做人首先要有爱人之心,爱别人就是爱自己,爱已才能爱社会爱国家爱人民,爱,人和人感情上最真的一种东西,歌中唱得好,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片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现在老马这件事,儿子等着上学,咱们每人不用多捐,就捐十块钱,咱就先帮老马度过这一关……贾润泽反复想了这件事,他之所以没有当着大伙儿的面多捐,就是想让大伙都献出自己的一份关爱,通过这件事,也是对大伙做人保有良善的一种激励。而另一个没领头多捐的原因是,他还不太了解老马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兴松和李进雄一直惦记着一个人在家的老马的儿子,他们顾不上休息就去给老马的儿子买了书包和鞋子先送去。他们跟老马的儿子说,这是你爸爸给你买的书包和鞋子还有吃的,让我们顺道帮着先捎给你……
老马的儿子问,我爸爸买了自行车了吗?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李兴松迟疑了一下说,你爸爸过两天就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就把自行车给你带回来!
他们从老马家出来,心里就横了一件更难办的事儿,那就是能不能让老马赶在儿子上学前提前回家。李兴松说,咱这处罚吧,比如拘他个十五天,咱就不管了,他出来还是没有自行车,他若再尝到偷车子的甜头,他还是会重犯,这就达不到处罚的目的了,处罚不就是为了教育挽救人家做个好人吗?可是,如果咱把人家拘了,他不能在孩子上学前出来,因此影响了孩子的上学,他会怎么样呢?他会怨恨咱们,若要是他的孩子最终知道了他爸爸的真实去向……
他们急急地回队上跟贾大队商量有没有变通的办法。
贾大队说,我也在想这件事,这样吧,为了不影响孩子,咱们给领导报告一下,听听领导的意见,当然咱们尽最大的努力最好能让老马在小孩上学前回到家……
他们都明白,于法理来讲,抓老马并没有什么不该,可是,想到老马的充满了单纯而又美好想法的儿子,那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在家中等着老马给自己买辆自行车回去,却不知爸爸因为没钱而当了偷车贼!老马的儿子要是知道了这实情,一向跟老马相依为命,以老马为生命的全部天空的孩子,他还能以纯静再面对他的父亲老马吗?在他的内心,他会怎样看待这件事,他会不会因为生活的这样一份无奈而记恨老马拟或是因为缘起于自己跟爸爸要那辆自行车而使爸爸老马陷进了这境地,他的思想、感情从此受到最深重的伤害而陷进无以为挽的内疚和自卑里?孩子这一生,又怎么能心无挂碍健康地成长下去啊!
不能让孩子知道老马的一切,若是知道了,日后,老马没法儿再在孩子面前做父亲,而孩子,也无法再在同学老师和社会面前挺直了腰板健康地做人啊!
无论是于贾润泽,还是于李兴松、李进雄乃至整个巡警五大队来说,其实,将老马交送到看守所,他们就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和任务。老马偷自行车实在是他们巡警生涯里遭遇到的小得不能再小的一桩小案子,案子结了就结了。而现在,连他们自己也没想到,他们对于老马以及老马儿子潜在的人生命运的关怀和关注远远超过了那个案子本身。
为了让那个在贫困中生活着的孩子健康地成长,他们决定要一直用善良的谎言替老马隐瞒一份实情,甚至,从一开始,他们竟然就把自己说成是老马的工友,警察与偷车的,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工友”呢?他们以老马工友的身份一趟一趟地去看老马的儿子,给老马的儿子捐钱买书包买鞋子……现在,他们又多方的努力和奔波,竭尽全力要把被他们亲手抓住又亲自送到看守所的老马再提前半天放出来……他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谁也不曾多想什么,在贾润泽和李兴松李进雄以及五大队每一个队员的心里,他们是心怀了最最平凡而又素朴的善良和爱心的,他们都是我们这个社会大众的平民化里的一员,他们对平民大众的一份贫苦深有体会,所以他们才能感同身受,像草根对草根的了解和体会一样,他们深知这大众阶层里贫苦一层中更需社会伸出关爱的手臂帮上一把啊!
是的,在老马和老马的儿子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样的一群警察,这样的一群善良境地里的好人,他们无私地伸出了他们的手臂!
在他们的努力下,老马被允许提前半天释放。
在老马被释放前,李兴松和李进雄受贾润泽和五大队全体的委托又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替老马的儿子去选一辆自行车。他们几乎转遍了丹东的所有销售自行车的门市,因为他们即要考虑价钱,还要考虑自行车的质量,太好的,价钱太贵,农村的土路没必要,而且也怕好车子被贼惦记上那老马的儿子骑不长再丢了!便宜的又怕价低质次,骑上之后再三天两头的修自行车,更会影响了孩子的学习,况且,老马哪儿有那么多修理自行车的钱啊!所以,这辆自行车,他们比给自己家里买还要细上加细格外精心地挑以对得起那个渴望着一辆自行车的孩子!最后,他们看中了一辆飞鸽牌的自行车,价钱合适质量也不错,他们愉快而又满意地把它买了回去……
然后,他们去看守所接老马出来。
老马一点也不知他在号里的这几天,外面都发生着什么,五大队的警察们都为他在做着什么。当他听李兴松跟他说老马,走吧!他有些迷惑以及不解,他说,不对呀,还有半天呢?
李进雄说,哎,你出来吧!你儿等着你明天还要上学……
你们到俺家去了?老马目光之中仍是一片迷惑,他有些不信。
李兴松说,去了!
俺儿怎么样?你们去了?你们真的去了?俺真的没想到,俺说了那一句话你们就真去了!我还想着俺儿吃没吃上饭呢!老马的目光里满含了对儿的万分的思念和牵挂
李进雄说,儿子挺好,还有你给他做的米饭没吃完,儿子自己还会做蛋炒饭呢!
老马听见李进雄说儿子还会做蛋炒饭泪水一子就淌下来。那泪花里也满含了对面前的警察由衷的感激,只是,他还是有些不信,仿佛一场梦一般。
他说,那,那我就走着回去了!
李进雄说,你跟我们回队上一下,我们待会儿用车把你送回去,大队那边替你给你儿买了一辆自行车,一起捎回去,还有大家伙儿给你儿捐的300块钱,你拿回去好给你儿交学费!
老马啊,哪里能想到自己的天空上怎么突然就布满了这么多这么多良善的星辰啊!他自己好像一出生就活在穷苦里,从小到大,没有得到过什么关爱,好像他这样的人,生来就是受苦来的,生来就是被人歧视和瞧不起,就连自己的儿子也跟着自己受苦。老婆就是无法忍受这一份苦日子而跟他离婚的,离婚之后,老婆占了他惟一的房子,他抱着襁褓中的儿子在外租了一间低廉的出租房,就是再苦再累,他也决心把儿子养大成人。他靠在工地上打工挣些钱抚养儿子,这些年,他靠打工积攒了一些钱,后来他承包了一个活计,又找了几个朋友跟他一起干,想挣下钱供儿子上初中和高中,结果他的那几个朋友出工不出力却一分钱不少拿,他付完朋友的钱自己的口袋里只剩下90元钱……
他就是揣着这90元回到家时,儿说要辆自行车。他知道他这个当父亲的应该给儿买一辆自行车。可是,他囊中羞涩啊。囊中羞涩也只能自己涩在心里不能跟儿说,他答应去给儿买自行车就走出了家门……
那一天,他在丹东的大大小小的自行车门市里转,没有任何一辆自行车是90元能买到手的。他就去二手车市场转,二手车市场的车子他怕骑不住老得去修理,转来转去就转到了天黑。他走到天黑的江边,风吹着这个一天都没有吃一口饭的汉子,他就有些恍然。这时,他沿着条胡同就度到了一处繁华街市,他的对面是一个西餐快餐店,他站在那里的时候正好看见几个跟他的儿子一般大小的中学生模样的孩子们每人骑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停在快餐店门口。
他看着他们相拥着进到了快餐店。
他看着他们大口大口地吃着盘中的美餐。那时候,他的胃开始痉挛,他想起了一天在家里等着他买回自行车的一定也什么都没吃的儿,儿跟这些孩子一般大,为什么人家的儿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而自己的儿就该受那份苦呢?长这么大,儿还没进过这样的餐店里吃上一次……还有他们的自行车,一辆比一辆好看。想到自行车,他的目光就有些迷离,他盯着自行车看啊看,他看了好久,他也不知怎么决定要去偷人家孩子的一辆自行车的,当时他在想,这些人家的孩子,生活都挺富裕,他们丢了一辆自行车也不会太伤着什么,他们的家人还有钱会给他们买第二辆,他们也不会因为没了这一辆自行车就上不了学,而我儿,他没有这样一辆自行车就真的上不了学啊!
想到在家满心渴望能有一辆自行车的儿,老马的胃就不再痉挛了,他站直了身子,一步一步地向着马路对面他盯了好久的那辆自行车走过去……
小时候,他妈常跟他说,人穷志不能短。他那一时刻一点也没想起这句话。他的一生,就短在这里了!
可是,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偷了自行车警察却这么善待他。这个心憨语拙的汉子受得起穷,受得起苦受得起别人的白眼和不屑,就是受不得别人待他的这一份爱和好啊!老马想对警察表达自己的感动,可是,他早已在那里泣不成声了。他对一个又一个他面前的警察说,我再也不犯错了,我再犯一点错我就对不起五大队的警察,对不起社会啊!
李兴松在送老马回家的时候,发现老马给他们指的这条道比他们原来走的那条道远。他看老马,老马的就低下头躲闪他的目光。李兴松就意会了老马的心思,老马虽说看上去人憨憨的,但啥事心里有数。老马在合计着如果警察直接给他送家门口,那他得怎么跟他儿和看见他从警察的车里走下来的人解释这一幕呢?可是他又不能明着说你们就别把我送家门口了,那样不显得他不知好歹吗?
李兴松叫车停下,然后,拍拍老马的肩说,老马啊,我们就把你放在这了,你自己把车子骑回家吧!你儿要是问起你,你就说出外看了一个活计,还记着跟你儿说,我们是你的工友……
老马的泪哗哗地流淌不止。他推上车子,不知再说什么好,他默默地,一步一回头地跟待他恩重如山的警察们道着别……
 
 
请看下篇:采访后记:《是什么令我如此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