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世纪毒枭刘招华的生死谜途  

2006-07-04 15: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当然这个日子,也是刘招华的不能忘怀……
这一天的下午四点半钟,刘招华在桂林江荣华的红云烟酒店里看中央新闻频道时,突然发现公安部正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全国通缉他,而且是悬赏二十万要抓他同时还有其他四个人,但他不认识那另四个人,所以也没留意他们的姓名。刘招华说他看过新闻后,心里并不是太慌张,因为自己也总感觉这一天迟早会来……
看完新闻后,他就把在店里的江荣华叫到里屋,跟江荣华说了他被通缉的事,江荣华听后很紧张,刘招华劝他不要惊慌。他自己一直查看其他电视新闻,看是否还有播放。他看新闻的时候,江荣华很紧张,进进出出的,生怕有警察来抓他们……
到了当天下午5点半,他和江荣华以及店里的服务员一起吃完晚饭后,便又躲在电视屋里看电视,且不让服务员进去。
焦点访谈当晚一直都在播关于通缉他的事,看完这个节目后,他就一个人先离开了江荣华的红云酒店,走路到他的公司,他打电话让李华周杰和李小月他们都在家里等他,然后开着公司的大迪车直接回到漓江花园185号。
到家时,李华、周杰、周芳、李小月以及他的小儿子都在,他告诉他们他出了一点事,李小月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你不要多问,然后他拿了身份证和户口本,把李华、周杰叫出去,一起坐上他的车,直开到江荣华的店里。
在车上时,他告诉李华周杰有关他被通缉的事,两个人听后非常紧张,特别是周杰,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到了江荣华的店里后,他把他自己的手机、二百元钱以及一张字条留在店里交给一个服务员,他告诉那个服务员李小月第二天上午会来拿……
然后,他让江荣华也一起上车,几个人一起开车到江荣华租住的地方,秀峰区信义路一幢楼屋里,刘招华再次打开了电视……
当晚很多台都在播报通缉他的事。四个人一直看到25日凌晨2点多,才边看边聊边商量,刘招华说他个人的意思是不想拖累他们,大家最好是各逃各的。但因为李华未婚,且身上也没钱,所以刘招华问李华愿不愿意跟他走,李华说愿意。这样,他就让李华跟着他,周杰跟着江荣华,四个人分成二个组走……
大家商量二组自己想办法出逃,也不要问对方去哪里……
四个人在25号凌晨4点多一起出逃,并在阳朔分手……
刘招华说,出逃的时候,他身上仅有800元钱,加上留给李小月的200元共1000元钱,都是临走时从江荣华的店里借的……
李小月说,刘招华拿了身份证和户口本走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他……刘招华只是在晚上11点多钟打过一个电话,说过几天他就回来,让她照顾好儿子,并叫她到红云烟酒店拿一部手机和电话卡……
刘招华是不是如此就跟李小月告了别?李华有供说,刘招华回到漓江花园185号别墅后,曾跟李小月单独谈过半个小时话……
主审阿光曾试图了解这半个小时刘招华都跟李小月说了什么,那或许便是生离死别的人有关后事的某种交待?而问及刘招华时,刘招华坚辞他没有跟李小月有过半个小时的谈话……
问及李小月,李小月也避讳谈她跟刘招华有过半个小时的谈话,她在警方的审讯笔录上有过两次不同的回答记录,一说她是在别墅门口与刘招华匆匆见了一面,刘拿了身份证和户口本便走了……另一次的说法是,刘招华让她在屋子里等他,他回来让她给找身份证,因为孩子哭闹,他自己找出来然后拿着就走了……
那单独的半个小时是否存在过?刘招华是否真有人生的某些重大托给李小月?抑或就是李华的记忆有误?
如果他们真的有爱,我但愿他们真有过一个生离死别单独在一起的半个小时,因为半个小时之后,不管一个人的人生和另一个人的人生是怎么聚的,他们都将从此散去……
那散,便是永远的散了……
李小月说, 25日早上她买了一份当地的南国早报,才知道公安机关在通缉刘招华……
然后,她和儿子在外吃饭,又发现家的附近有很多当地警察……
她身上除了手镯、戒指和一块劳力士表什么都没带,但她不敢再回去……
她去了江荣华的“红云烟酒店”,取了刘招华留给她的钱、手机和纸条,她把手机卡装到手机里试了一下才知道那张卡是刘招华在桂林用的……
她其实对刘招华把自己的手机留给她是怀有过一丝犹疑的,但她没有往深里想,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啊!她想刘招华自顾自地飞了就不会再回来,她便和周芳(真名丁永芳,丁智文的妻子)各带着孩子乘当晚9时20分的客车逃往深圳,并在周芳弟弟的帮助下,在深圳制作了一张名为“陈小云”的假身份证。
去一个宾馆住下后,李小月去街上买东西时因钱太少怕不够用,就到一家当铺把手镯和金戒指当掉了。
手镯是纯白金的,买的时候花了5000元。黄金戒指面上带有好看的波浪图案,是她很喜欢的。它们曾经系结着她的“婚姻”和“幸福”,她原以为它们是一场实实在在,现在,它们竟是这般地离她而去……
两样东西一共当了4500元钱。后来周芳的弟弟又带她到了另一当铺,把劳力士手表也当掉了,当了三万块钱……
那块劳力士表是那年她生女儿,刘招华托陈炳锡花十万元钱从香港买回来送给她的……当时一共买回来两块,她跟刘招华各一块……
当时的他们肯定没有想到,两块那么贵重的劳力士最终都是以很低贱的价格跌进被当掉的命运……
27日下午,李小月和周芳从深圳乘大客车逃回福鼎(28日凌晨5时许到达)……
李小月说之所以选择福鼎,是因为周芳建议说去福鼎离福安比较近,先到福鼎看一下,如果没什么情况,然后再去福安……
而其实我一直猜测这不是一场毫无目的的逃离。在李小月,刘招华可能真的无所交待,她确实是不知的。而刘招华很可能跟周杰有过什么交待,表面上他跟李小月是“各自飞了”,而其实,周芳的引领着李小月的回福鼎,难道不是刘招华在桂林临逃走时的一种托付吗?因为即使他全然不怜惜李小月,可是,他还有一个一直跟着他长的可爱的小儿子。虽然他口口声声地表达“儿孙自有儿孙福”,然而那毕竟也是他的骨血的一个延绵,我根本不以为刘招华是他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一份冷血……因为福鼎离福安是很近的,倘若李小月有应付不了的事体,那个孩子就可以被就近送回福安赛岐镇老家……那里,还有他的亲人们……他太明白他的亲人们,无论他最终怎么样,他们是不会拒绝抚养他的儿子的……
果然,她们在福鼎的公寓里住下没两天,孩子就生病了。孩子烧得小脸红红的,蔫蔫的,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样子。李小月心疼不已,却又不敢带孩子去医院看病……
她偷偷去街上的小药店买了一些药给孩子吃,但烧还是退不下来。她真的不知小孩子跟着她还将遭受什么样的罪,她也不能就这么让一个小孩子硬挺着啊!她就想回福安找刘招华的家人帮她照顾小孩……
她动身去福安的时候,周芳带着小孩跟她别过便走了,她不知周芳去了哪里……
而我更以为,当周芳确知了李小月将投奔刘招华的老家时,似乎她此行的任务业已完成,那么,她跟周杰事先是否有约定?我一点也不相信周杰就任周芳带着小孩无着无落的游走着……
他们,应该是有某种约定的!
 
李小月鼓足勇气更压低了声音问人家:就是那个大毒枭,他的家是几号?
赛岐镇前进街85号,就是刘招华的家了。
一条古旧古旧的街巷,细窄且深长。
抬首望天,天空仿佛是被那离得很近的两侧房屋给挤压成一道窄的缝隙……
刘招华便是在这窄得天空的缝隙里度过童年、少年和有限的青春时光的……
街邻的房屋也都是紧紧地挨着且高低错落着,木楼梯是后来搭建的,高高的,转好几个弯,一格一格地攀,一格一格地发出木质的回响,抬眼还可看见瓦灰瓦灰的屋顶上偶或有那么一两只呆鸟的孤立……远近的天空里,是交错盘缠着的电线和电线杆的林立……香火的香便是这时丝丝缕缕地飘荡开来,弥漫在空气中……原来中堂的过厅里都摆着香供着观音……
走着走着,一转身,天就黑下来了……
  记不得爬了三层还是四层,在最北边的一个门口站定,推门而入,屋子比外面还显黑。我的身后,《经济半小时》的摄像师将机头上的灯突然间的亮开,屋子的黑一下子就被驱散了。小孩子的哭声便从床的一隅锐利而又揪心地发出来:不要,不要开灯,关上灯吧!关上……
  那个小孩子就是刘招华的尚不满三岁的小儿子。
  坐在被窝里紧紧拥着小孩子的女人就是刘招华的姐姐刘春华。
  小孩子玉白玉白的小脸,因为大声的哭便又胀起一层红晕出来,小孩子哭得很伤心伤气,间杂着不断的咳声,但他的小手紧紧地搂着刘春华的脖颈,将小脸亲亲地贴在刘春华胸前,那个小小的人儿知道除了把他丢到这儿的妈妈,姑姑就是他惟一可以倚靠的亲人啊……
  小孩子的哭声令人心躁躁的。事前,经济半小时的编导小周托为代为提问一下刘招华的姐姐,我不忍心开口问话,我甚至希望摄像师阿才赶紧关闭那盏灯,让小孩子不再哭下去……
  灯一关,小孩子立时就安静了。然而当我跟刘春华,我们一问一答开始说话的时候,那小孩子便又一边哭着一边去捂刘春华的嘴说,不要说,不要说……
  我心里的惊立时盖过了伤悲和怜悯,那么小的一个小孩子,害怕光,害怕亮,害怕说出口的话……甚至刘春华在跟我说话的时候顺手开开灯,小孩子也不能忍受,他复又哭起来,从刘春华的怀里挣出小手,欲将灯关掉……
我将灯帮他关了,他又很安静地躺进刘春华的怀里。那么小的孩子好像心知很多事……我不知那是天性里的东西,还是受了刘招华的影响?我甚至怀疑小孩子也受了刘招华生存这一课目的训练,当然这念头一冒出来就被立时否定了,哪里有当父亲的如此残酷?刘招华的舔犊情深还是有的。因为刘招华还是最深爱这个小儿子的,只有这个小孩子是从一出生就跟着他长……
李小月告诉我说,小孩子也最亲刘招华,家里有一个座儿,平常谁坐都没关系,但,只要刘招华一回家,小孩子就会把别人拉起来,让他的爸爸坐在那儿,他幸福快乐地坐在爸爸的腿上……
在他小小的心里,他的爸爸至高无上……
然而,一下子,小孩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再也看不见了他的爸爸和妈妈……
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都是他小小生命里的全部亲人啊……
 
李小月从来没到过刘招华的老家。她抱着生病的小儿子站在街上的时候,是踌躇了又踌躇的……后来,她在一个棉花店门口站定,小心而又低声问小店的主人,刘招华的家在哪儿住?她以为刘招华这名字一定会把人家吓坏了。
可是,棉花店的主人却摇摇头,脸上显出对这个名字的陌生和茫然,李小月哪里知道,倘若她问“曹弟”家在哪儿,棉花店的主人是一定知道的,“刘招华”这大号打小的时候街上几乎就没人叫过……
看着孩子烧得呼吸急促,李小月不想让她的探问扩大给更多的人,多一个人知道她的打探,她跟孩子便多一份不安全感……所以,她再一次鼓足勇气更压低了声音问人家,就是那个大毒枭,他的家是几号?
那人恍然明白她要找谁了。他用手一指说,85号,就是大毒枭的家!现在是他的姐姐刘春华住……
躺在李小月怀里的小孩子听得懂“大毒枭”这个词吗?
他并不知“大毒枭”跟他有什么关系吧……?
我但愿小孩子在那样的一刻是睡熟了。我但愿这人生的一幕别像种子掉落在他幼小的心田里,并在他的记忆里经年的长大……
李小月不敢走近85号。她前后左右地看着街上的行人,深怕碰上警察……
街上行人稀落,她看见远处有一个像是外地模样的妇女,她便走过去,求那妇女帮她把这个小孩子送到85号交给一个叫刘春华的人,她看她不肯,便塞给她一百元钱……
接过一百元钱的妇女这才肯接小孩子。
孩子从李小月手中脱离出去的时候,她的泪哗哗地淌下来。小孩子自出生还从未离开过她啊!她也未离开过小儿子!
妇女抱着她的小孩子一步一步地远离了她,她真的是万箭般穿心啊!
可是,她不能再抱回她的小孩,她的小孩在发烧,她相信刘招华的姐姐会善待这个从未谋过面的小侄儿……
她是确认了小孩子确已交给了刘春华才肯离去的……
然而,她再无别的去处,就到赛岐一家旅馆住下来。
可是她的心里无时无刻不牵念着儿子,她知道她去见儿子是危险的,警察或许随时随地都会将她抓走……
但想念儿子压倒了一切。
最终,她又回到了前进街85号,跟儿子,跟刘招华的姐姐刘春华住到一起……

李小月是在被押到福建省看守所时,在大门口见到也被抓获的刘招华的……
刘春华是知道弟弟刘招华的再次被通缉的,而且是全国范围的悬赏通缉。通缉令贴满了大街小巷……警察也曾来问过有关弟弟刘招华的情况,李小月若常住下去肯定会出事,所以她对李小月说,你把儿子留到我这儿,你到我女儿刘冰冰的家里去躲藏一段吧……
平日里,邻居们经常到刘春华家打麻将。2005年1月中旬的一天,刘春华跟邻居围坐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警察又来了。
那一天,赶上她手气极衰,小孩子在里屋不停地哭闹,恰再赶上警察上门,她的心情遭到不能再遭。
不知是警察循着麻将声进来的,还是循到小孩子的哭声,抑或就是顺便再次探问有没有她弟弟刘招华的消息……反正警察进屋后就对小孩子的哭声很感兴趣,警察问,谁的小孩子在哭?
她正没好气,听见问,就像吃了枪药,脱口便说,你们不是老来找大毒枭吗,他就是大毒枭的儿子!
日后,刘春华绝对地为她的这一句脱口而出而深感后悔。
而即使当时她不说,邻居们也全心照不宣,总有一天有人会说出去的,她对自己,对她的弟弟刘招华,对刘招华的这一个孩子,陷到如此的境地是又心疼又气恼又无可奈何,甚至连找一个发泄的孔道都没有。那一天,她竟把警察当作了发泄的孔道:因为她也烦透了警察……
警察把她跟孩子都带到了公安局,问她是谁把孩子送回来的,她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警察说陌生的女人给你送一个孩子回来,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个孩子就是刘招华的孩子呢?
刘春华说,这个小孩子长得跟刘招华小的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问都不要问,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肯定是刘招华的儿子!
警察并没有逼着她说出李小月,警察也没有逼问她更多的什么,她当然不能告诉李小月就在她女儿家躲着呢,警察只是做了一份笔录就放她跟孩子走了……
刘春华一回到家就赶紧给女儿刘冰冰打了电话,告诉女儿公安局已传唤了她,如果李小月再住在那儿恐怕也得出事,不如让在霞浦上班的女婿阮锦平将李小月接到霞浦……
霞浦那里还没有贴通缉令。李小月说她在阮锦平那里住了大约5、6天,阮锦平因怕受连累便暗示她搬走……
她上街去买菜的时候,看到霞浦环岛大酒店有贴招工广告,她就以“陈小云”的名字去应聘,因为以前就是做酒店的服务员,所以一应骋就被骋上了。
1月25日,她就搬到环岛大酒店职工宿舍里去住……
李小月当然不会知道,在霞浦的街上,在她住地的附近,在她上班的酒店周围,还有她经过的早点的小摊旁,正有一双又一双眼睛盯视着她……
还有许许多多的夜晚,她睡着了的时候,那一双又一双值夜班的眼睛都是醒着的,他们哪里敢让她在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啊……
直到3月5日她被抓……
她也不知她是跟刘招华在同一时间被抓的。她是在被押到福建省看守所时,在大门口见到也被抓获的刘招华的……
他们不远不近地站在彼此的视线里……
在被警察带开的时候,她回头良久地想多看一眼她用整个青春情怀爱着的这个男人,她爱他的帅气,爱他的幽默,爱他的对她的关爱和体贴,还爱他过人的聪敏和智慧……如果他没有制冰,该有多好……
爱他,所以跟定他。爱有时是全无理智全无道理全无是非的……
所以在最初的审讯里,她仍是抱着保护她爱的那个男人的心,不肯多说什么……
审讯她的女警察林妙,也跟着阿光一起审讯了刘招华。她实在看不过李小月被刘招华一直以来蒙在鼓里的那份痴和傻,所以她决定要把刘招华真实的一部分揭开来给李小月看。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