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世纪毒枭刘招华的生死谜途  

2006-06-24 21: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次浮出“冰”面:地下制造冰毒的工厂被捣

 

我采访过当年经办陈阿章贩毒案的老缉毒警察薛建和。薛建和说当时的真实情况是:那个陈阿章也即陈文印并不是把毒品卖给他所说的台湾人,而是联系了一个长乐人。那个长乐人在偷渡的时候恰被边防警给抓获了,为了抵偷渡的罪,长乐人就举报了陈文印联系他贩毒这档子事。福州市公安局缉毒大队接此情报,就派了两名侦查员化装成买毒品的老板经长乐人引见跟陈文印和一个叫张明辉的人进行接触和谈判。交谈后定下1996年7月5日进行交易。按交易的规则,交易前卖方要先看一看买方是否有钱。当时冰毒的行情每公斤是三万元,陈文印要求先验资,警方为陈文印准备了六、七千美金。验资是由张明辉来完成的,地点选在平山大厦12层的一个房间里。临近中午,张明辉独自来验钞,验完后给陈文印打电话说,钱都看了!电话打完之后,张明辉说,因为是初次交易,先做五公斤!日后,你们要是还要,还有货,要多少有多少……
    扮成老板的两个侦查员提出就在房间里交易,张明辉请示陈文印,陈文印说,还是在外面交易吧,保险一些!
    后来,陈文印临时通知交易地点在福州工业展览中心酒店门口(现在的福建经贸汇展中心),所有的外围侦查员便紧急往工业展览中心门口移动。
    薛建和说当时他们只是看到陈文印是由五四大街那个方向过来的,坐的车也不是的士,如果是的士,司机就会讲明陈文印是从哪里坐车过来的,也就不难查到冰毒是从哪儿取的。事后才知陈文印是找了张明辉的一个亲戚开车来的……
    陈文印是将五公斤的冰毒装在一个方便面的纸箱内带过去的。毒品在,钱在,人在,扮成老板的侦查员很快给外围发出了信号。
   陈文印被抓。张明辉一看情势不好撒腿就逃,在翻越栏杆的时候,被警方捉回。
   薛建和主审张明辉时问张明辉知道不知道毒品是从哪里来的,张明辉说,我是被陈文印给拖来的。我跟陈文印都住平潭一带,是好朋友,平常做一些杂七杂八的生意,这一次陈文印说要做一宗大的生意,把我拉来,给我的主要任务就是验钱的真假,别的我什么都不知,好像据陈文印讲,毒品是从一个姓潘的台湾人那里买来的……
审陈文印时,陈文印一口咬定毒品是从潘姓的台湾人手里买来的。薛建和问陈文印怎么跟这个台湾人联系,陈文印说,我联系不到啊,都是他联系我!
薛建和说陈文印你在讲假话,是台湾人要卖,而后找你,而后呢你联系到买主。你联系到买主之后你肯定要联系台湾人,告诉他你看到了钱,人家要买多少东西……你怎么能说你联系不到台湾人呢?
依据张明辉在交易前所说“你们要是还要,还有货,要多少有多少……”的话来判断,薛建和直觉感知毒源一定不是如陈文印和张明辉所说那么简单。
而由于两人拒不交待,毒源这一层无法深入地追究下去,又由于是打现行的案子,两个人很快就被刑事拘留。在送往看守所的路上,陈文印和张明辉看上去一点压力也没有,甚而还能隔着薛建和他们几个侦查员谈笑风生……
当然薛建和后来弄明白了陈文印和张明辉的那份放松,源于他们相信后面有人保他们。他们自以为后边的那个人也即刘招华跟法院的关系熟络,托托人找找关系,他们顶多被判个几年就会出去……因为此后,有个很神秘的人的确曾往薛建和的家里打电话找他探问陈阿章案子的情况。薛建和问那人是谁,那人不肯告诉他。薛建和便告诉那人案子已移交给法院……
后来还有一个熟人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在7月5日抓了一个人?
他问怎么啦?
那人说有人托问问……
许多年里,薛建和对隐在打电话人背后的人始终心有疑惑,他不知那人会不会正是刘招华……
而在当时,薛建和在给陈阿章他们办入看手续的时候,看到他们还在笑,他就很不客气地跟陈文印他们说:你们不要笑,事情还没有完,货到底从哪里来的你们还没有交待,笑到最后那才是真正的笑!
这话虽然不是薛建和的独创,但,在这个时候,用在这样两个人的身上,是再恰如其分不过了。
后来,。薛建和就听社会上流传了一种说法,说陈阿章他们这个案子有人在背后说情,可能判不了多重……
当陈文印和张明辉在这一年的年末,也即1996年12月底接到一审的死刑判决时,两个人一下子就傻在了那里:他们终于明白谁也不是他们救命的稻草!他们更不愿以死去保一根与他们不相干的稻草!
求生的本能使得两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主动坦白检举冰毒不是从潘姓台湾人那里拿的,而是从福建省立医院内一个叫吴晓东的人那里拿的。而货主是吴晓东的姐夫刘招华…
福州警方于1997年1月6日晚9点,在福州市古楼区温泉路14号省立医院宿舍12幢403单元抓获了刘招华的小舅子吴晓东(男,1968年9月5日出生,福建福安市人,福建省立医院工作人员)。
吴晓东交代说,1996年5月底的一天,他的姐夫刘招华将一个装有15公斤“冰”毒(甲基苯丙胺)的蓝色旅行包存放在他的资料室内(位于省立医院影像楼四层),并告诉他,包内装的是“冰”毒,由陈文印去联系买主,联系到买主后,陈文印会直接到他这儿取“货”……
事发后约一个星期,刘招华打电话给他,告知陈文印出事了,叫他将剩余的“冰”毒处理掉。他按刘招华的交代,就在当天夜间,将剩余的10公斤“冰”毒塞进泥巴里揉搓后,从省立医院住院部病房大楼的垃圾通道扔掉了……
   1月7日凌晨,福州市刑警支队组织力量赶赴福安市赛岐镇,在宁德地区公安处和福安市公安局的配合下,于1月9日凌晨约六时许,冲击了位于赛岐镇苏洋村和溪里村交界处刘招华开设的地下制造“冰”毒的工厂……
我行走着的那条路,就是当年他们行走过的同一条路……
厂内自然是空无一人。
在厂房内,侦查员查获搅拌机、发电机、化学测试器具等一大批试验、制造“冰”毒的设备、用具;在厂房和车库内查获大批用于试验、制造“冰”毒的化学配剂;在刘招华的卧室内搜到刘招华购买的有关化工方面的业务书籍和“冰”毒生产工艺流水图、配方以及购买生产设备和化学配剂的单据若干……
这就是刘招华的首次浮出“冰”面。

刘招华虽然躲过了命运中的这第一劫,但他清楚地知道:
从此以后的岁月,他的每一天,都是从生走向那个死……

 

其实于我,于7.28专案的所有侦查员,以及关注7.28案子的许多人来说,最想解开的谜却是在第一次事发的前后时间里,刘招华在哪儿?在干什么?怎么出逃的?逃到了哪里?
第二天,也即2005年3月12日下午,当我在福建省看守所的特审室里见到刘招华后,这一切的一切都已不再是谜。
而刘招华告之我的一切,却再一次令我感到了震惊。
刘招华说,事发之前,他跟陈阿章一起住在福州的华侨大厦商谈这第一次的毒品交易。正在商谈的过程中,他的家人通知他,他大哥的儿子不知什么原因死了,让他赶回去……
因孩子是死在游泳池里,大家都猜说是电击而死。而刘招华亲手为侄儿洗身装裹穿衣,他一直不信侄儿是电击而死……
侄儿死后也就一两天,他还在操持侄儿的后事,就听说陈阿章被抓了……
刘招华在跟我讲述这一节的时候,我的心里竟闪过很宿命的一念:以刘招华的心性,他肯定要坐阵福州亲自指挥和操纵陈阿章他们的这第一次毒品交易的。而他的侄儿,也许真是在冥冥之中以死唤他回去才使他躲过命运之中的这第一劫……
刘招华向我述说的时候,嘴角一直挂着一丝笑。我其实是难以理解那笑的力量是从何而来的。
刘招华说,陈阿章被抓后,我相信陈阿章是不会把我供出来的,所以我一直很坦然地在福安处理我哥小孩的后事,可谁想过了几天,我姐刘月春的女儿又被车撞死了……
也就是在十天之内,我身边发生了三件大事:一是我哥儿子的死;二是我毒案案发;三是我姐女儿死。我处理完侄儿、侄女的后事后,又把前一段时间购买的制造钢锅的设备准备搭建起来,制造成钢锅。因为福安有很多的造船厂,所以,制造钢锅并不难,当我建造完六个300升容积的钢锅后,我就没有按原计划大量生产冰毒 ,而是一直在观望阿章案件的进展……
其实刘招华在跟我讲述这一段的时候,我的心里袭着阵阵的寒意,任晚辈亲人相继所遭的横祸,也无法阻遏刘招华制冰的欲念和脚步啊!制冰这件事,在刘招华的心里真的是可以盖过所有:亲情、爱情、友情,一切都不如制冰在他心中的地位……
刘招华接下去跟我说,到了1996年11月26日,陈阿章的案件开始审判,并被一审判了死,我还到庭上去听……听说被判了死刑后,我就担心阿章可能会把我供出来。
12月28日,阿章妻子告诉我阿章已经把我供出来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后,还以为她想敲诈我,但同时我也真的担心起来。到了1996年12月31日,我就从福安离开,带了原来做生意赚的近20万,先是在福州铁道大厦住了两个晚上,我试着打电话到福安工厂里,但没人接。我就知道出事了。到了1997年1月2日,我就离开福州,独自一个人前往古田的雪峰寺,在寺庙里我呆了五天,我之所以选择雪峰寺,是因为我父亲,我哥哥的儿子以及我姐姐女儿的骨灰都存放在这寺庙里,我在这呆了五天也是想陪他们……
刘招华在雪峰寺的五天,是度生,也是度死。
他完全明白,雪峰寺,是生和死的一个转场,从此以后的岁月,他的每一天,都是从生走向那个死……
刘招华始终表白他对自己走上制冰这条路从未生过悔意,而我坚信,在雪峰寺,在面对还在他年少时(11岁)就离他而去的父亲的骨灰时,他泣过,也悔过……而因人生道路的错不可更,他只好一路走下去了……
他说,他这一生,惟一崇拜和崇敬的人就是父亲。
我问刘招华崇拜他父亲什么?
刘招华说,我父亲这人做人很宽容也很善良,父亲的第一个老婆跟长工通奸被父亲发现,父亲非但没有惩罚她,反而亲自为她和那长工完了婚……以后的岁月里,父亲娶了我母亲,但对那两人也一直很友善……
刘招华还告诉我说,虽然父亲离逝的早,虽然父亲并没有在他成长的岁月中给予过他什么启迪和教诲,但,儿子对父亲的崇敬和崇拜是骨血之中的自然的延绵,是天性里的一种使然。他说,他之所以选择福安赛岐镇苏洋村和溪里交界处那个地方建别墅和工厂,是因为那块地原是属于祖父、祖父传给父亲、后来被共产党给没收充公了……他买回来即是为了纪念父亲,也是希望冥冥之中父亲能给他一份佑护……
我没敢跟招华说,乡人所言那是一片阴地……而我确实一直想知道刘招华是怎么度过童年的,因为我坚信,童年是我们人生血脉中的血脉,它们对我们的长大有着潜在的影响。
当我问及刘招华童年经历的时候,他显然不愿意述说任何有关童年的往事。而办案人曾和我介绍说,刘招华的父亲去世以后,刘招华曾跟他的大哥大嫂过,他的大嫂待他挺不好的……
那么刘招华日后走上制冰路,赚了也有不少的钱,却从未给家人寄过一分一厘,是否跟童年留在心里的伤害有关?
刘招华不给我以证实。他说,其实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就是生活。我不认为一个人的童年跟他的长大和日后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我说,那你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从来都不支援给家里一些呢?
刘招华说,我贩毒的钱,我干嘛要给我的家人呢?他们也不需要我这样的钱……
然而,他接着却给我讲了一个与他的童年不相关的故事,他说,平潭那儿有一个郑姓男人,有三个儿子,他分别给这三个儿子起名叫郑爱国、郑爱民、郑爱党,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人把他给儿子起的这三个名子连起来一读却是:爱----国----民-----党。共产党说他反动,于是就被共产党给毙了!
我说,那是特定历史发生的事,你只能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待历史上已发生的事……
刘招华说,可是,巧得很,他的儿子郑爱党严打时也被捎上了,那时我刚当法警,郑爱党便是我执行的第一个死刑犯……
我说刘招华,其实你给我讲的故事恰恰证明一个人的成长跟童年是有关系的,假如郑爱党的父亲没有因特定历史造成的冤枉而被枪毙,郑爱党的父亲或许会把他教育成有用之材而不至走上犯罪道路……
刘招华说,我以为那就是一个人的命……
我发现刘招华是一个很喜欢鬼辨的人,当他无路辩驳你时,他就用宿命来堵你。
而且,刘招华也的确宿命。
刘招华后来为自己取过八九个假名字,大部分的假名里都有个“林”或是“森”字,如陈桂森、刘林森、刘森、李森青、李青森、刘林彬、刘林权、刘林杨……
外人很难猜想得出刘招华是居于什么样的考虑对“林”和“森”字那么情有独衷,这也是警方一直猜不透的谜。而这谜底一经刘招华说透,我们便都恍然大悟。
刘招华说,这有什么难懂的,我父亲叫刘光森,我是为了纪念我父亲呐!
包括刘招华后来选择桂林作为躲藏地,也皆因“桂林”两个字里既含着“林”也含着“木”……
而阿光那天在核实刘招华一共做了几个假身份证时,他不忘鬼辨地跟阿光说,哪里是假身份证,阿光,我那都是真的真身份证!你看,那都是通过你们公安机关的正当渠道办出来的……
阿光说,刘招华,你因该说,除了刘招华那一张,剩下的都是真的假身份证才准确……你一个一个地跟我说,你的这些“真的假身份证”都是通过谁办出来的?
这我可记不得了!
刘招华,你总是到关键的时候就什么都记不得了是不是?要是我阿光给你办的,你早就把我吐出来了对不对?
刘招华大笑着说,要是阿光你给我办的,我今天就不会坐到这里了……

而我从刘招华的那些带“木”或是“林”的假名字的宿命里,也仿佛窥到了刘招华虚弱处的某一点。
其实人都是虚弱的,虚弱是人性中共通的弱点。即使刘招华自始至终笑说他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但他深谙,活着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保佑得了他,在他异常强化自己强盛的表面后面,深掩着的其实是一颗孤绝而恐惧的心魂:他也惟有将一颗孤绝的心魂寄托于阴世里的亲人再无任何的依托了……
1月7日,也就是福州警方直捣刘招华的冰工厂的那个日子,刘招华已动身前往广东普宁……
我一直以为,有时候,人和人的遇,就像雨水跟土地,土地跟种子,种子跟雨水浸泡过的泥土的关系一样,人心里的种子会在适宜它们生长的机遇里滋生出相默契的芽子,虽然此前它们所汲人生的风雨和所经世事的历练大不相同,但他们将各自存贮在生命体里的能量互相的加以揉合、弥补、转化、利用、再生,然后彼此长成连它们自己都难以想象出的一株和另一株极为奇异的植物……
化学上的硝酸和盐酸,其实它们分别都属很强的酸了。然而,当他们按一定比例混合到一起的时候,它们就成为最强的酸--王水。
刘招华一直致力于研究化学合成,而在普宁,他跟旧友陈炳锡的遇,其实也像化学反应方程式中的两种奇异物质的遇一样,彼此催生而成的竟是无人可以替代的世界头号毒枭!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