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打击跨国毒品犯罪经典案例之记者采访手记二…  

2006-06-13 07: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毒贩胡育光,坚辞不做主角

胡玥

我就站在思茅看守所的那道铁门处,等着胡育光出来。南方的天空低低的,天空散布着令人看不透的一片阴晦,阴晦处好像聚集着一些雨,却又迟迟地下不来。脚鐐的声响,一声又一声地叩着人心里的空茫,我遁着那声响,看见监区的一扇门打开来,胡育光一出来就先抬头看看他头顶上的天空,他的目光在天空上停驻的时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远处看不见他目光里隐含着什么,或许也是一片阴晦或是空茫吧。

我们坐在一间办公室里,陪我一起采访的杨树华递给他一支烟,他欠身道了谢,然后使劲地猛抽几口,我没看见那些被吐出的烟雾,我想那些烟雾一定是被他一口接一口地吞下肚去了。我打量他,也就是40岁的光景,人保养的很滋润,即使一审已被判了死刑,看他的精神状态还是挺不错的。且一直面带微笑,那微笑也透着真诚和平实,看不出一点狡诈。若不是那身囚衣和脚镣,你很难把他跟330案里的毒贩联系在一起。

或许的确是他接受采访的次数多了,后来他告诉我中央台、云南台、还有思茅电视台都来采访过他,另外还有香港警方、泰国警方也来提审过他,所以他并不等我问他什么就直奔主题。他说,我这次呢纯粹是义气帮朋友。这之前的一切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不是主角,我只是一个小角色。也许是我从事的工作关系吧,我长期从事香港跟深圳的国内的运输,我是货运司机,天天跑深圳,我这个人也喜欢玩,所以就跟他们玩在一起,我本身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很早就有预谋,其实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职业,如果说我真的干这个职业,那么我根本就不要每天跑深圳开车。我是贪玩啦,就是说偶尔朋友交待让传个电话找个人啊什么的这样一个小角色。我在办案人员办案之中,也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了办案人员,本来有许多东西我可以不说,但是好多我都说了,但是,现在,他们居然把我判成了死刑,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主犯,供货人,要货人都不是我,我也不清楚,一棍子打下来,就让我们承担责任,因为主犯他们都在香港,在泰国,拿不到这些人惩罚就要我来做替罪羔,我觉得这不公平,虽然我涉嫌了过去,但毕竟我还是一个微小的角色。

我说,你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吗?他说我的老家是广东惠阳。我说噢,我去过惠州,那年采访冰毒案的时候去过。他赶快说,我不知道那个冰毒案。我小的时候一直都是在广州沙河先烈东小学读书,上学时我还是可以的,毕业了,我也是由于不满毕业分配,当时把我分到了服务行业做蛋糕,我不喜欢干这个工作。当时广东广州有很多南下偷渡的人,我就跟着人家偷渡到香港,那一年是79年,80年就封港了。刚到香港的时候还是挺幸苦的,香港那个社会讲究多劳多得,比较讲究效率,生活显得紧张一点,必须得拼命干才行,我从事的工作是把工厂的货送到飞机场或是码头,主要是转运。

79年是偷渡最厉害的,香港是个小地方,广州去的,大家很容易就碰到,又因为我是开车的,有时候碰上了就走到一起打打麻将,在香港最大的娱乐就是打麻将了,也很少到处跑,下午就到酒楼喝喝茶聊聊天,刚出去的时候大约是4000块钱一个月吧,后来一个月是1万多一点,生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我是87年结的婚,妻子是做美容的,大女儿15岁,小女儿12岁,都在读书。

我说你挺喜欢你的女儿的吧?女儿挺好的,跟父亲比较亲。

他点头,眼睛里开始有泪光,且沉默不语。

他说,我真的不像他们说的是有预谋的,只是偶尔参与。

我说我是这样想的,也许我说的话你会不爱听,比如我们现在有四个人坐在一起,我们三个人为什么没有去做这件事,而你呢,不管是别人把你偶然拉进去还是另有其它原因,你陷进去了,那么肯定还是有你自身的原因。

他说,这里面有每个人所处的社交圈的问题,社交圈里的人都干什么,对你是一个影响,自然就受到感染,再加上所谓的江湖义气,而且在香港就不讲什么政治啊,反正你能赚到钱就是你的本事,如果你很平淡地打一份工争一份工资,你挣一万块钱,还不如在国内挣三千,所以那里人和人之间也不讲什么政治面貌,只要有钱赚,大家在一起干什么都行。

我说你现在把你放在一个小角色里,那么你觉得你们这伙人里,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也就是你最熟悉的一个人是谁?

他说这很难讲,因为我们这些人不是天天在一起的,有空了打麻将就走到一起。就拿这个案子来讲,那个“陈大哥”,他是泰国人,人很好,很讲义气。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另一个人我叫他“友哥”,是在香港后期认识的,他是一个歌厅看场的,也是社会上混的那种人,当时我们经常在一起。当初,我从香港跑广州,顺手的时候我就帮他们走走私带点东西,都是很小的事,往车上一扔,因为我们天天进出,不是每一天都被检查,大家关系就处得好一点。后来,他叫我给他找朋友让我帮他干这个事,我说我没有这个人选,他就自己找他自己的朋友,然后让我把他的号码送过深圳,交给他的朋友,至于后来他是怎么安排的那是他自己的事。

那他是怎么跟你谈的?我问。

也没怎么谈,他就说,我有些东西能不能找人帮帮手啊?因为我自己并不是不干这个就不能生活,我当时一个月开车的时候差不多有三万块钱的收入,生活还是不错的,我也不是很勉强非要去干这个事的,也就是举手之劳。

我说,那他当时说这东西找人帮忙,这个东西你还是明白的?

他说,这个东西他根本不会讲明的,江湖上都有一个规矩,从来不会提这些事情,比较明白的就是冒险的意思。因为不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也不去问,因为这些东西自己少知道一些更好。总有一天也许会出事,所谓江湖险恶,江湖危险的事情总是有的,一般的我们也习惯了,不多问多管。

那么你自己还是应该明白你这次是怎么进来的?

他说,根本就没有明确讲啊。他们是怎么来的,来多少,我们根本不清楚,因为我们根本不是主要人物,他们也知道你是哪个角色,你只能知道那个角色位置的东西。别的东西你绝对不可能知道。

你以前没想过有一天会翻水吗?

想过是想过,可是按照香港的法律,像我们这种中介的角色是不会被判死刑的。因为我没有接触这些东西,没有亲身去摸它碰它。

那么你这个中介的角色在做什么?

我这个也不叫什么角色,并不是像电视上的那种黑社会呀。就是大家能玩到一起,什么话题都可以说,能赚到钱的,都想冒冒险,自己认为自己要做的那件事不至于那么严重,反正就这么干了。他们要干多少事先都不会告诉你。

那你怎么保证你的利益?

都是朋友吗,也没有刻意说要多少。我根本不知道这么大的案子,还是香港警方来提问我我才知道的。

香港警方怎么说?

他们来了解事情的经过问我知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有多少数量,事实我是真的不知道量有多少。案件的过程中就是香港的“友哥”让我帮他找个人选帮帮忙,我没有,他就自己找人选,然后他交给我一个电话,让我过去深圳交给那个人,我就把条子交给了那人,就这样。

那个“友哥”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知道他的真名实姓吗?

他就是帮人看看场子收收钱。香港人从来不问真实姓名。香港地区跟国内不同,国内一见面就会说有空到家里喝茶吃饭啊,香港就从不邀请人去家里,如果他不给你家里电话,你不可以去要的,这好像形成了一种规矩。

如果你没有看过案卷的卷宗,你会相信胡育光的话。可是,我明白,在等待最后的判决前,人心里遍布着的,是一根又一根自以为是的救命稻草。

因为胡育光笑着说,他希望有奇迹的发生。所以我没有再问他案子上的事。你会从我在文后所附的口供里了解到胡育光在案件中的另一面,或许那才是他真正的角色吧!

不谈案子的胡育光显得轻松了许多,他告诉我说:我在澳大利亚的时候一个朋友是基督徒,我开车送他去教堂,不能总在外面等,就也进去,后来慢慢的我也开始信教,我后来在香港的一个教堂受的礼,大概四年了吧,当然我不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要是虔诚了就不会去做坏事了。

他还告诉我说:在号里,有一个女孩,大学生,贩毒,帮人家带了700多克。她本来是考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没考上,被录了第二志愿,她不愿去,就一人出来打工,人家让她带东西,给她3000元钱,一次就被抓了。关到我的隔壁。晚上的时候,她隔着墙跟我把她的情况都说了,我就劝劝她,我喜欢跟她们吹牛,我这个人挺乐观的……后来,一审判决下来的那天,她们听见我带着脚蹽回来,就知道我被判了死刑,她们全哭了……

我说,你见过那个女孩吗?

他说,关着门时是看不见的。我们平常干剥剥咖啡豆的活儿,出门拿咖啡豆的时候从门缝里可以看一眼,挺好的一个女孩,她走的时候,特别叫干事允许她跟我告别……

他还告诉我,他上学的时候,暗恋过一个女孩,很平常的一个女孩,后来去了美国……

我相信他后来跟我说的话,都是人性里的真情。

最后他问我:你还要见我的同案吗?

我说是王祖光吗?

下篇敬请关注:毒贩王祖光:枉然不供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