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眼中的西藏警察:守望米拉山口  

2006-05-29 10:17:00|  分类: 我眼中的西藏警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秀妹妹、林妮娜姐姐、我。我们仨在米拉山口
我的右边是工布江达交警安德盛(左一为工布江达交警大队王春荣队长)
守望米拉山口
胡玥
有一些珍贵的东西,它们悄然落在你的生命里,像一些纯静的风湿润的雨,可是,它们又是易逝的,它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无法留住它们。
我常常会为曾与我的生命擦肩而过的许多东西伤心落泪。我知道我无力挽回什么,因为它们真的就像是永远逝去的那与我再也无缘的风和雨。我时常要陷进疼痛的记忆与怀念里。我想忘却那一切伤悲,而我最大的困难就是无法使自己忘掉旧有。如此,我便越来越多地选择了在路上的行走。
在路上,我会被异常于我的日常生活里的别样的阳光、雪山、水草、牧人、牛羊所牵扯和感染。异乡的夜晚虽孤独,可是,离伤痛有了一些距离,汲着这一线之陋野的距离,将那困了又困我的乏心的往夕暂时甩在我的路途以远……
此刻的我行走在海拔五千多米的米拉山口上,风马旗鲜鲜艳艳地飘在白雪皑皑里,风吹过我,雪粒子也吹过我,空气纯净得连一丝尘埃都不曾现。就在这一刻,我忽然明了了那个叫安德盛的警察和那个叫董永的警察内心的纯净和无尘……
从前,我不曾知道在这个雪域高原上还有这样两个名姓的警察的存在。我只是风中的一个过客,我的内心积攒了太多的俗世的纷扰和忧愁,我需要让这明澈的天空和空气洗净我,我不想背负着太多的沉重走剩下的路……
渐渐的,前方被黑夜裹挟着。为了驱散黑夜的寂寞,友人讲着路上听来和发生的故事。友人说,这样黑的夜里,你们一定不知路的两边那群山树木之中都隐藏着什么,我告诉你们有狼,还有熊。听故事的我们心下紧起来,不敢侧眼看窗外那无穷幻化着的黑。
友人背对着我们坐在前边,他说,有一个小战士,曾经经过这儿,先是一只狼,然后是一群狼,暗夜里把他困住了。小战士反复想,他要是冲出车门,他必被群狼分而食之,连骨头都找不到。而他不从车里下来,他就只有困守,结果是困死在车里。他选择了困死是因为他想总之可以保一个全尸……
狼最终退了。狼是在小战士变成了干尸以后陆续从路上退走的……
就在友人讲到此时,我们的车子轮胎有一声重重的响。我们全被吓住了。开车的罗宾潜意识地踩刹住车。车子停在暗黑处。我们沉浸在小战士被狼包围的那一份无奈和悲惨际遇之中无力回过神来,所以,谁也不敢下车去外面,讲故事的人自己也不敢。
这时,只听罗宾在暗夜里哧地一笑就拉开车门跳下去了。
我们也都义无反顾地跟着跳下去。我们不想让友人替我们去面对潜在的任何危险。无论潜在什么危险,大家一起面对日后若活着以便活得坦然。
幸好,没有狼,没有熊。胎也没事,可能是碰到了一块石头。
然后我们继续上路。
开了一程,罗宾说,就是在这个地段,几天前,我们的胎真出过事儿。我们是从林芝往拉萨赶,因为快天黑了,车速不由得快了起来,行到这儿的时候就被两个警察给拦住了,两个警察说,我们超速了,按章要罚我们。我们知道我们超速了,警察要罚我们我们也没得说,我们想,你们罚吧,罚完我们好赶快赶路程。可是,警察说要罚我们却并不急着开罚单,而是绕着我们的车转了一圈,然后,警察回到我们的面前说,你们走不了了!我们一听就急了,我们说,我们不就是超了点速吗,我们交了罚款你就该放我们走人。我们正在想据理力争时,其中那个年纪大的警察拉着我们转到后面的那个胎前说,你们的胎已经爆了,你们这样走下去要多危险有多危险!
我们都被那个爆胎吓呆在那儿了。
这时两个警察从他们的车里拿出了换胎的各样工具。山口的风夹着雪粒子不停地刮过我们。我们瑟瑟地站在风雪中,两个警察就像风中的两棵默然无声的大树,他们对风雪好像全然无动于衷,他们专心给我们换胎,其中年纪大的那个警察在操作中不小心指甲盖被铁器给掀掉了,他一定很痛,风又这么大,这么冷,可是他一声不哼。血顺着他手里的工具流淌下来,流到地上、雪里……
罗宾说到这里的时候嗓子有些哽咽。我的心里有丝丝缕缕的痛并夹杂着丝丝缕缕的感动…
罗宾后来还说,那天,警察帮我们换好了备胎,并没罚我们,而是嘱咐我们路上开车慢点,就放我们走了……
这一路,我无法再忘记那两个警察。甚至住在八一镇的那个晚上,那两个警察在雪地里帮着罗宾换胎的情景就像默片电影一遍又一遍闪动……在这样偏远的山路上,那两个警察连名姓都没有留下,他们还帮助过多少过往的车辆和行人?有一点我坚信,他们决不仅止做过这一件好事,更多的好事都不被我们知道。他们也一定是不为别人是否知道而做着他们想做的一切。正因为如此,我才感动。
我跟罗宾说我要找到他们,我想见见那两个警察。
罗宾说,不瞞你说,此来,我也是想找到他们,因为离开他们之后,一路走下去,一路,越想,越是感动,我真想当面再说一声谢谢。
我们一路回转,一路打探出那一路段属于工布江达交警大队。
到了工布江达交警队的大门口,才突然想这一天是星期天,我们要找的警察他们会在吗?
大门口有一个女的在值班,罗宾跟她一描述帮他换胎的两个警察的模样,女人就说,你是说安德盛和董永吧!董永休班,安正好在!
安,一个高高大大的汉族小伙子。他看你的时候,目光里充满了善良和温存。他的微笑有些腼腆,但举手投足都是知性而礼遇的。我问他,那天,为什么没罚罗宾他们就放他们走了?安笑着说,我想,帮他们换了胎,放他们安全地行走,比罚了他们,让他们不安全地行走,我们宁愿选择不罚。这不罚,远比罚还有效,他们会明白和懂得我们不是故意要跟他们作对的,我们警察,是真心帮他们,帮每一个过路人都能平安地来再平安地离去……
跟安聊天,我才知安是一个人在工布江达当交警。安的家在拉萨。安娶了一个拉萨的藏族女子。安说他之所以安身立命于工布江达是因为父亲。父亲曾是这一带有名的筑路工程师,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是死在了从米拉山口下来的路上……
安说,他和师傅董永其实主要是处理事故。但是,他们从来都不是在家里等待事故的发生。他们常常在路上。他们在路上并不是出于罚谁的目的,他们认真仔细地检查和观察过往的车辆、车况,及时发现潜在的危险,将事故消灭在萌芽中。他们内心都喜欢把事故消灭在萌芽中这句话。他们不希望任何一辆车子有潜在的危险。他们在路上,更多的是一种暗示和警醒,一般过路的车辆和司机,只要看见他们的警车在路上行走,都会自动降下车子行进的速度。
重过米拉山口的时候,重过安的父亲逝去的那个地点的时候,我是理解安的全部情感的。选择了在路上的安,除了对父亲生命永逝不再的一种永恒守望之外,更多的,安是把每一个过路人都当成自己的一个亲人,他默默地不为人知不求回报地完成着对每一个过路人平安的守望……
那一天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见到董永。安说董永回八一镇的家休班去了。我真遗憾我们也曾住在八一镇,但却与董永擦肩而过了……人生有许多的擦肩而过,我们甚至不知道董永长什么样。
夜色里的米拉雪山净美极了。它们泊在星光里,也是与我们的一场擦肩而过。那些星子们,尽管我们不认得它们是谁,但它们明亮的光辉正洒在我们行走的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