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缉毒英雄陈新民的第一次卧底  

2006-05-09 13: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缉毒英雄陈新民的第一次卧底
胡 玥
河水幽深。无船,无人烟。山脉与山脉隐在冷黑里,一条河湍湍地流在两国的山脉间……
湍湍之中,有两个人影正深浅不知地趟河向对岸游走着……
没有人知道那是日后成为缉毒英雄的陈新民的第一次卧底,跟着他行走在一起的,是领着他去缅甸山中接头的线人……
这一年陈新民25岁,刚刚被招到缉毒队不久。
12月的冬夜,无星无月。陈新民望着远远近近茫茫的黑,心里无着无落无底……
河水齐胸深。刚下水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到刺骨的冰、冷、寒和锥心的痛,河道并不宽,而在冷的河水中每游走出一步都很艰难,那水仿佛是一层又一层兵力不断增加的敌人的无穷围困,衣物和身体的重也成为围困者的帮凶,没多久,他涉在水里的身子就已被冻的不支了,唯一还能有感知的就是上牙床跟下牙床那冰冷的嗑碰……
而河水的冷比起河岸上无遮挡的山风来还算是一种暖,因为风吹不透水。所以浸在水中的身子所陷仅是单纯的冷。当他们身在水中的时候只想快快地从水的冰冷里抽离,却没想抽离了水面的身子刚一着岸,于满身冰湿淋淋的陈新民和那线人来讲,山风是比冷箭还要毒密且无可抵挡的武器,它们不是穿过衣衫和肉体的那种痛,它们是钻心锥肺的无以为忍……
陈新民冻得直想骂娘。看那线人跟他冻得是一个熊样,他只好把邀他们于这鸟地方接头的鸟毒贩们的一腔怨气全咽回到肚子里……
接头的两个毒贩子藏在半山腰上的一个背风处。因为一路上都挣扎在冷里,所以,陈新民没有想过他在见到毒贩们的时候会是什么样……而就在他看见毒贩们的那个一刹那,原来的冷像一张皮,一下子被瞬间凝聚起来的惊、惧、怕,还有心虚给剥离得无影无踪。
害怕和心虚是发自内里的冷,那冷便是完全彻底无以为躲的冷。他是真的害怕呀,害怕什么他并不确知,害怕是因为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了真的毒贩们,害怕居于他对毒贩们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不了解,害怕还缘于未卜的生死……这是在异国他界呀,除了自己是可信的,剩下的谁他都不可信。他的身后,除了山,除了河,没有救援,没有一个自己的兄弟,如果他们查明他的身份,捻他死就像捻一个臭虫死……况且,他们仅是两个人吗?大山的腹地里里有多少他们的同伙?
他知道他的膝盖有些发软,腿脚有些不听使唤。那是因为双腿一直抖个不停。
当其中的那个矮个头的毒贩递给他烟的时候,他才知,他接烟的手也是抖的。接烟的手,差点因抖得不行而将烟掉到地上……
擦火点烟的时候,那火几次都灭了。
毒贩们也看见了他的抖……
而其实不用看,他感知自己叼烟的双唇也是抖的……
两个毒贩在暗黑中眼神有一份神交。仍是那个矮个头的,示意线人退后一步说话。
“妈的,这是什么老板?看着他妈就不像……看他那熊样儿?”
一步之外的陈新民把这话真切地听在耳里,他心急呀,怎么办?他想着他必须得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呀?他知道这个道上混的都不是白给的,都不是傻瓜,他若有一句话编的不圆,他此次之行就是有来无回。为什么编呢?为什么不可以实话实说呢?实话实说的好处就是不必怕编得有漏洞……
想到此,他冲黑影里的人说:“你还别他妈骂我熊样儿,妈的,我告诉你,我来这儿他妈的心特虚,特怕。他妈的刚才过那个河我本来就不敢过,是他硬把我拽着过来的,娘的那水特别的冷!一路这身上他妈抖得不行,再加上到这儿见你们,要跟你们在一块做买卖,我想他妈现在黑吃黑太多,哪有不怕死的?再加上我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楚,我现在跟你们呆一分钟我心里都怕都虚得不行,所以你们他妈看我抽烟抖?我是他妈的自己控制不住了,我是手发抖!我受不了,这买卖我不做了,我得走!”
他的这招“以实补虚”还真救了自己。那两个毒贩一听这“黑大个”说的都是大实话,话里也没什么破绽,倘或开始有疑惑,经他这么一说,也就不把他往是否是条子这档子事上想了,因为哪有警察像他这个熊样儿的?所以那个个子高一点的毒贩赶紧打圆场着说:“哎哟,你怕什么呀,告诉你,我们特讲交情!黑吃黑是我们这样的人干的吗?”
陈新民说,不行,那贼脸上也没写着贼字呀!不行,这样你说的话再好听,我现在这儿心虚着呢,我怕呀,我告诉你。咱别谈了,什么也别谈了,我走呀……
高个和矮个又捅捅线人暗示那线人也一块跟着做做工作,三个人一同围绕着陈新民,给他讲这道上怎么怎么地讲信誉,如何如何地讲交情……
陈新民知道已经打消了他们的疑虑,现在,他们在努力争取他,坚定他把买卖做下去的信心。他说,这样吧,我实在太累了,身上湿透了,全身发抖。咱们先生个火,烤烤吧!
矮个说,不能生。你看我们现在什么时间了?深夜了!哪有深夜里在深山里生火的?火一生,目标特别大!咱这不就成了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了吗?!
初出毛庐的陈新民对毒贩当年所说的这句话一直记忆深刻,道上的人,个个心细如丝,你必要修炼得比他们更心细才行。大事儿一般不会出仳露,出仳露的都是一些过不上心的小细节,而往往是小细节上出了差而毁了大事儿啊!
陈新民说,对,也是。他看了一眼线人,看见了那线人背上的背包,眼一亮说,哎,咱不是带着酒呢吗?快快,把咱那酒拿出来,妈的,喝酒!
陈新民从线人手里夺过酒瓶子咕咚咕咚就把半瓶子酒灌下了肚……
那酒是酒精勾兑的尖质酒,上头来得特快。陈新民感到内里有一股烧灼的热正将那冷一点一点地逼出体外,真是酒壮怂人胆啊,酒力烧得陈新民那刚刚还禁不住抖颤的胆里仿佛一下子生出了许多的豪气:X你妈的,不就是几个毒贩子吗?牛什么呀!他心里想,我他妈不也是条汉子吗!
这样想着,他感觉自己镇定了一些。刚才,大脑就像是进了一场水,大脑进水了,思想就都被水泡汤了,思维自然就不灵光了。镇定,使得被水浸泡了的大脑里的各种机件渐渐恢复正常运转,思维灵光了,话也说得有了底气:“有事,咱好好说。你们别看我他妈的现在这个熊样,是不是道上的,我还怀疑你们呢!”他开始反攻为守。
“今晚上呢,咱就是见个面,别的什么事儿咱也别谈。要谈,明天。咱明儿个,先吃饭,先聊天,我请你们吃饭然后再谈,好不好?”他看那两人面有犹疑,他觉得话不能说绝,要给个和缓的坡才行,所以,他紧跟着又调整着说:“不行的话,这样吧,咱时间先定一定,还有,我需要的数量,有吗?”
陈新民以为,既然他是老板、买方,他就得说话硬一点,掌握主动,不能让对方牵着他的鼻子走。
按事先通络的,讲好毒品的交易数量是25斤,关键的问题是叫价。这犹如演一场戏,只能演好,不能演砸了。陈新民是第一次,他并不懂得毒品买卖的行情,虽然怎么谈事先有人都给他教好了,他的角色就是从底价的1500元开始叫,最高不能超过4000元,最后,是每一件3000元谈定……
3000元,是他死死咬定和坚持的。可是,谈的这个过程不能让对方感到丝毫的怀疑,你的语气,你的表情,你的每一句话都不能让对方察觉到有“事先过滤”的痕迹……
叫价的时候,陈新民不由自主就进入了角色。他不是演,而是真的进入……他忽然发现,他先天便有跟这些人周旋和打交道的潜在的智慧和聪明,他有驾驭和掌控局面的能力……他甚至发现他即很投入也很有干好这件事的激情,他在激情的那一刻忽然觉得他真是天生干缉毒警的一块料……
价叫定了后,他又一副老道的口气说,如果说,要是我看了你们的货,质量好,我还可以给你们在这个基础上往上再加……
价敲定了,毒贩们得先看现钱。
第二天,按事先说定的,在一个小乡镇,陈新民带着他的马仔进到一家小吃店,马仔手里拎着一个小皮箱,箱子里是10元、5元、2元、1元数量不等的钱,2元、1元的居多,被放在箱子的底下,10元和5元的都摆在了箱子的浮头……
一箱钱,大概有七八万的样子。看也是象征性地给他们看看,箱子打开,就那么一大摞,看一下行了,别想再看。更别想下手到底下探究竟,迅速将箱子盖拢,顺手就递于马仔,赶快把钱收走了,撤退。
他告诉毒贩,买25斤的钱绰绰有余,还有,我还准备钱去。准备买更多数量的钱去……怎么着,钱也看了,该我看看货了吧?
陈新民感觉他一提看货,才发现那群人贼呀,个个老手。
一个人说看看吧!
几个人便会意要看什么。
几个人到附近一个村子里去买小公鸡,干叫的那种小公鸡。会咕咕干叫,后尾上还能“欧欧”出一个声的那种。也就是刚会发情的小公鸡。看鸡卦。
把鸡杀了之后,去骨,先看看鸡头,把鸡头上的毛一点一点地拨开,看看鸡头,然后看看鸡脚,把鸡脚上的骨头刮开,鸡脚上的骨头是很讲究的,每只鸡的鸡脚上的骨头都有鸡眼,看鸡卦的人要看那眼的排序……
最后是看鸡屁股,那叫鸡翘。把鸡翘拨开,看是否完好,完好,且像船,再把鸡头上的那个脐插在鸡屁股上,把鸡骨头排列好,看看吉不吉利,顺不顺,路通不通……
看鸡卦的人最后综合这么一看,不对,不通。
钱路,财运不通。陈新民心里打鼓鼓,不能久耗于此,先撤吧,不要再谈了,回去再总结吧。毒贩们是很信鸡卦的。
陈新民这心里急呀,但他装作镇定地说,行啦,财路不通,走吧!往后再说。我们认识了,往后,如果有缘分的话,咱们走成好哥们!
陈新民这一说要走,看卦的人没出声,而看钱的那个人却说,怎么没有哇?我琢磨着不对呀!怎么他妈叫财路不通?怎么不通了?你怎么看的你?
看钱的人有些急,他是看见了钱,他想做成。
陈新民说算了,别说了,我觉得这次也不顺,我心里也没底,咱下次再说吧!
陈新民越是做出决意想走的架式,那个看了钱的毒贩便越发的向要做成这笔买卖方面动摇。陈新民看出他的意思,越发地给添堵着说,我说,你们还讲迷信,跟你们这帮人做买卖,心里不爽!你们他妈不像道上的哥们!做起事来粘粘糊糊的……
这几句这么一说,没想更坚定毒贩们干成这笔买卖的决心了。
看卦的圆滑,他也得给那毒贩一个台阶才行,所以,他也装作犹疑的样子说,也可能鸡不对?
另外的人就附和着说,对呀,也可能是鸡没挑对!这个鸡可能走水了!
陈新民看他们这样一说也跟着说,是啊,你们呀,不是我说你们,这做买卖,做生意是靠自己的脑袋,怎么能靠一只鸡呢?!这人有没有本事是靠人,怎么能靠鸡呢!操,我就感觉到你们是他们的瞎折腾!我对你们没兴趣,我呀,走吧!
陈新民的这一番话正是起到了欲擒故纵的效果,毒贩拽住他,更不让他走了。
几个人在一旁低声商量,讲好了当晚就交货。
陈新民说,真的?你们可想好了,咱们要做点事,也是为了日子过好点。赚钱是一方面,大家也都得在安全上。你们不安全我也不安全,我不安全,你们也不安全。一定要城保证大家的安全上,还要把钱赚到手,你们再好好琢磨琢磨……
几个人就紧着说,没事没事,就今个半夜吧,你过河,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陈新民一想,叫我过河到那边去接货,我可就回不来了。他坚辞到,不行,天这么冷,我这身体这么不好,再来个水土不附,汆稀拉肚子,我不过去,我过去也拿不过来,你们送过来吧……
最后定下:凌晨五点,以手电为信号。那边亮三下,陈新民这边亮三下。
夜里,设了个埋伏圈。
凌晨五点钟,河水清冷。那边有水声,手电筒摇了三下,陈新民也摇了三下,一个人冻得嗑嗑发抖地游过来。
游过来的这人,两手空空。
陈新民说,你他妈怎么空着手来?
那人发抖着说,得再看看钱。
陈新民让他看钱。看了,又给那边发了信号。
左等没人来,右等,还是没人来。晨风扎骨的凉。陈新民说,他妈的再不来,天就亮了,谁也跑不了。
很长时间过了,还是没人来,那小子冻得浑身筛抖。紧挨着陈新民吸烟。
陈新民说,他妈的你没看天快亮了,我不等了,我得走了!
那小子狠狠地把烟一扔,折头回去叫人拿货。
原来,那边一个年纪大的,一个年轻的,年纪大的肯定过不来,年轻的又把脚给划破了,下不了水。
那人把货一接手,哗哗地搅着水又过来了。
陈新民拿着火柴棍挑出一点出来,一烧,闻着那味,挺香。是特别的那种味道。
而且,很快,很平稳的,没有其它响声的烧完了。
划火柴的其实是给自己人发的一个信号,告诉布圈的人该动手了。
可是,陈新民划了火柴,一烧,旁边却没有动静。
他都冷死了。
那个人也冷死了,他急着从陈新民的手里抢过钱就要走了。
那一个时刻,货在陈新民手里,钱在那个人怀里,那个人,他抱住那个钱箱子,只要一涉河就走了。
陈新民急中生智拖住那人说,不行,你这货是多少?我感觉你这货不对呀?
那人说,哎呀,妈的,昨天晚上他们拿去了五斤,现在是20斤……
你奶奶的,你想蒙我?他妈的你太贼了你!你得让我把那五斤的钱撤出来呀!我还得检查一下,这里面是不是全是真的?
那小子说,全是真的,这不蒙你。
陈新民说,不行,我看看呀,你别他妈的把牛屎给我包一包来你也充他妈的是货,那怎么能行?
又把毒品掏出来,又划着火柴,又烧。这时候,陈新民终于看见远处有人一边跑一边喊:不许动……
那人听见喊,泥鳅一般扔下钱入水跑了……
陈新民冲着喊不许动的人愤怒地喊,你们怎么搞的?发半天信号受了半宿冻你们就是不出来,出来还懒洋洋地喊什么不许动!不许动什么逑呀?这他妈的要人命的!
年轻的陈新民在凌晨五点多钟的光景里咆哮过。那时候初生牛犊,那时候血气方刚,但,那时候真的是没有经验啊。整个缉毒队都是新的。新的人,新鲜的面孔,新的队伍……
他们热血沸腾激情澎湃地把自己的青春投入到缉毒这项伟大的事业之中,青春的一次次历练就是日后他们走向成熟成为共和国一名光荣的缉毒英雄的必由之路……
这许多年过去了,陈新民从来没有给人讲过第一次卧底的故事,而这个第一次是他的缉毒生涯的开端和始点,他总能想起站在那个河岸上的自己:那一天,他其实也没有咆哮的理由,因为计划虽然严丝不怠,可是,所有执行任务的人都没想到,12月的冬日的凌晨,河岸上有雾,雾浓浓密密,划手柴的那个亮光很难穿透大雾传给自己的战友们……
他的战友们也是估摸着差不多了吧?怎么这么久还没动静?陈新民不会出危险吧?他们没有看见他发的信号,他们是估摸着冲进包围圈的……
许许多多年过去了,陈新民和他的战友们一直生死相依.

 

 

陈新民  曾任云南省保山地区施甸县公安局缉毒队长、副局长,保山地区公安处缉毒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云南省公安厅缉毒处副处长。现任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被公安部、中宣部等单位评为“中国十大杰出民警”.1992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二级英模,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