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vhuyue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作家。已经出版《时间之夜》,侦探推理小说《危机四伏》《狭路相逢》悬疑恐惧小说《守身如玉》、悬疑推理小说《大吃一惊》、犯罪心理小说《大毒枭自白》等。

网易考拉推荐

师从滕矢初(一)  

2006-03-26 21: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侯玄小时候学陕西老汉背手走在黄土高坡上

师从滕矢初(一)

胡玥

我从阔大的玻璃窗朝外看,青藤爬在矮墙上,有几只鸟雀嬉耍于矮墙的青藤间。

我有时觉得儿子弹琴的手指儿就像外面那些淘气的鸟儿的嬉戏,它不停地,不间断地奏着一些枯燥的有时却是十分单调的重复音,那是一些练习:右手指法,或是左手指法,不得踩踏板……

我从春天听到夏天。

夏天,有一些蝶在窗外飞。有一些花大姐,它们从一朵花蕊爬到另一朵花蕊里,它们忙它们的。还有一些壁虎,它们藏在青藤里,一动不动,像墙上的一道缝隙,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有时就隐在我们忽视的这样的一种缝隙里,生活呈给人的一些惊奇和惊喜,有时,也埋藏在我们看不到的缝隙里……

我记得最初的那天,我带着儿子去拜见<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滕矢初老师的全部的情景。拜见的缘由有些特别,因为儿子迷恋钢琴已经到了痴迷不知回返的地步了。那时,我们居住在红星胡同18号,几步之遥就是繁华的王府井和东单大街。儿子放学回到家从不去逛街,他会坐在他那架心爱的钢琴处试奏他寻到的一个又一个谱子……如果碰到技术上的难关,他会绕过去,或是干脆就把人家的谱子给篡改成简易版的,然后,他把时间关到音乐的外面,他一个人在音乐里玩。

四合院里就我们一家人,它简直安静极了。深夜,钢琴的声音就被拢在院落里,四周那葱茂的树木一定成全了儿子的疯狂弹奏,也许,正是它们的茂密,才把那些彻夜里不停的钢琴的响声给阻在了我们一家人的这一个院落里,因为,直到我们搬离那个四合院,从不曾有左邻右舍的来敲门对儿子的钢琴声提出过抗议……

我怕儿子如此爱钢琴爱到疯了。我想,北京城就有数十万之众的钢琴学子学童们,我的儿子在这样一条拥挤不堪的道上行走实在是一场人生的大风险,所以,我跟众多的为人父母者的想法大不相同,我不希望他做这样的无意义的冒险,喜爱就已足够,不必只此华山一条道儿地奔人生的未来……然后,我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打击他的那份痴迷,我甚至威胁他如果他再超过夜里12点还不从钢琴那儿下来,我第二天就把他的钢琴卖给收破烂的那个老爷爷……

当我的所有的威胁都失灵后,我在绝望中想到了让我的林姐姐带着儿子去见滕矢初老师。

我明确地告诉儿子,我带他去见滕矢初老师的动机和目的。我说,我的话你不听,这回我要带着你去见见专家,如果专家也认定你在钢琴上没有什么发展前途,那么,你就死了将来要当一个钢琴演奏家这份心吧!

儿子这一回有些郁郁然,有些寡闷。带他去见滕矢初老师之前的那些日子,他一个人常常站在院子里看房顶上的那些自由自在的猫。我想,他一定偷偷地在问房顶上的邻家的那13只日夜常听他的钢琴且跟他厮熟的猫,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前途?

滕矢初老师终于见面了,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我说,侯玄,这回如果滕老师听完你弹的琴后要是感觉你不行,咱就从此改“邪”归正别再痴迷不悟啊!我的意思是他就踏踏实实学他的功课,别再把大量的时间全耗在弹钢琴这件事上。

儿子那时已坐在了琴凳上,他背着身说了一句话,儿子说,妈妈,也许我现在还不行,可是,如果我练到您这个岁数,我一定能够练成……

儿子的这句话让我的眼圈满含了泪水。我怕我的泪水掉下来,便扭头去看窗外,那时一只好看的红翅膀的鸟儿正从我的视线里飞离……

儿子给滕矢初老师弹了他自学的匈牙利狂想曲2,他把他对音乐的全部热情和热爱投进了音乐……

乐止处,琴房里有那么片刻的静。我听见了我的心脏的跳动。我等着滕矢初老师说话。这就犹如是一场判决,或许,这就决定了儿子一生是否继续走音乐这条路……那一天,滕矢初老师说的话,就像一场定格,我们的一生,都永不会再忘记。他说,侯玄在音乐的感觉上是一个极有天分的孩子,他将来不是个天才也是个人物。让我感动的是侯玄对音乐如此的痴迷和热爱,这一点是最难能可贵的,侯玄欠缺的是技术,技术我可以教他,但,音乐的感觉和音乐的天赋却不是老师能教出来的,还有,侯玄刚才的一句话让我感动,候玄你说你练到你妈妈这个年龄怎么也练成了,有这样的恒心和毅力,再加上你的音乐天赋,你不必等到你妈妈这个年龄……我不轻言收弟子,但是,侯玄我收了……

我再一次抬眼看窗外,我看见了自己泪光里的虹。虹很美,我实在没有理由不陪着儿子抵达他心之所向往的天堂:音乐!

还有如此识得他的恩师,我想,或许通向音乐圣殿的路比通向天堂的路还要难走,我坚信儿子他会走到底……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附:我儿子侯玄在音乐论坛上转发的一个帖子,(看后一笑!)

发贴心情 笑话方式的导向:著名作曲家的作曲风格
巴赫:音乐信手拈来 不带走一丝云彩

海顿:严肃点严肃点, 我这作曲那……

莫扎特:我有个秘密,我是天才,大家都嫉妒我

贝多芬:我的音乐才叫做音乐 但是除了音乐 它什么也不是……

伯辽兹:原来音乐也可以写的和老太太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阿……

舒伯特:我要感情 我要感情

肖邦,李斯特:同意楼上的

帕格尼尼:我拿小提琴玩死你

柴科夫斯基:来生一定要当女人

马勒:谁比我敢写???

理查施特劳斯:我写音乐是为了反恐……

肖斯塔科维奇:是报喜不报忧,还是报忧不报喜呢?还是有喜报喜有忧报忧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